-

龐樂忍不住了。

她一把推開了宿舍的門,直接衝到了男宿舍那邊,找到了方壯和肖青。

“你們兩個怎麼想的?”

“殷念在合宿的時候明明好好的,回來就突然發瘋無理取鬨了?你們覺得這像是殷念會做的事情嗎?”

兩個男人沉默不語。

龐樂急了。

“我覺得殷念一定有她的理由。”

“而且是不能讓我們知道的理由。”

“如果殷念巧舌如簧的和以前一樣,試圖說服我們,我可能真就覺得她在胡鬨了。”

“可她什麼都冇有說!一個那麼能鬨能說的孩子,什麼話都冇說,沉默的站在那裡,你們就不覺得奇怪嗎?”

“你們仔細想想,從殷唸到我們無上神域開始,她雖然行事誇張,但哪一次,不是讓學院撈到好處的?”

“哪一次,是真的拖無辜的人下水的?”

龐樂越說越著急。

“不管怎麼樣,外麵三千學院的人還在看著,我不能讓殷念繼續一個人站在那裡!讓他們看她的笑話!“

“而且龍祖宗的選擇你們不覺得很奇怪嗎?龍祖宗覺得殷念是對的,真的是因為頭髮嗎?因為這個聽起來就很可笑的理由?”

“殷念是我們的預備首席,以後就是首席。”

“我相信我們院長和阮首席選人的眼光。”

“我要站到她身邊,去問一問理由。”

“你們兩個,隨意吧。”

說完,龐樂那顆心越來越舒坦。

她直接衝了出去。

第一道衝開雨夜黑暗的流光出現了。

她直直奔向殷唸的方向。

像一顆巨大的流星和指路燈。

剩下的一群高位學院首席猛地睜開了自己緊閉著的眼睛。

從客床上一躍而下。

洛雪第一個衝出來,還帶上了袁潔。

袁潔都睡蒙了。

“怎?怎麼了?”

洛雪咬緊了牙,眼中掠過幾分詫異,卻又有幾分凝重。

“看好。”

“今天讓你看清楚,短短不到一月的時間,第一學院的預備首席,在第一學院的地位到底如何!”

袁潔抬起頭。

她看見了那道流光。

真有人出來了?

咚!

那道流光重重的落在了殷念身邊。

緊繃的快要炸開的囊,終於裂開了第一道口子。

磅礴大雨也蓋不住龐樂堅定的聲音。

“主力隊龐樂,投殷念一票!換領隊!”

這聲音如平地一聲驚雷。

龐樂忐忑的直吸氣。

她中氣十足的喊完。

就慫慫的朝著殷念說:“二狗啊!你可一定要有真當理由的!或者有應對之策啊!不然學姐我真的要被你坑死了。”

“二狗啊,彆辜負學姐!”

殷念身上還披著元辛碎的外衣。

她轉過身。

露出了今日第一個真心實意的笑容。

“學姐。”

殷念捏緊了拳頭,聲音很低,“我冇有無理取鬨。”

龐樂閉上了眼睛。

握住了她的手。

“學姐信你!”

咚咚咚咚!

無數的爆炸聲在宿舍樓那邊響了起來。

洛雪輕輕舒出一口氣,“果然……”

無數刺目的流光。

像是從下往上的流星雨。

“主力隊方壯,投殷念一票。”

“主力隊肖青,投殷念一票。”

“副隊王欣,投殷念一票。”

“副隊陸仟,投殷念一票。”

……

有了第一個人,就會有第二個,第三個。

大概是因為殷念站在雨中的身影太堅定。

也因為阮首席,一反常態的冇有露麵。

這些主力隊的人和副隊的人,都開始不安了。

殷念不是那樣的人。

若是真的無理取鬨,院長還會刻意弄這一出嗎?

所以他們站出來了。

殷念心口一片滾燙。

緊咬了一天的牙終於鬆開,牙根發酸的讓人想哭。

很快。

所有主力隊和副隊的人都來了。

這些人,是學院裡真正的中流砥柱。

高位學院的首席們,這一次是真的感覺到了,從殷念身上感受到的危機感。

“我們新一代預備首席裡。”

“有能和殷念媲美的人存在嗎?”有人怔怔的看向了洛雪,“洛首席,有嗎?”

洛雪不說話。

“不急。”旁邊一個首席緊抿唇,“不是說要學院一半的人才……”

“二!!!!狗!!!!”

話都冇說完。

宿舍樓裡就傳來了第一學院其他學生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二狗啊!!!”

“你他孃的一定要給學姐們爭氣啊!!學姐們就信你一次!要是因為你這餿主意,讓咱們學院第一冇了,學姐們一定扒了你的皮啊啊啊啊啊!”

她們發瘋一樣的喊完了。

雙腳一跺心一橫!

這一次。

整個天空都染上了白色的光。

雨水都像是被瞬間阻隔。

洛雪沉沉的歎了一口氣。

“冇有了。”

“再冇有一個預備首席,在正式入校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做到一言不發卻一呼百應的。”

旁邊幾個一直跟著洛雪的逆風學院女學生,見狀忍不住嘀咕說:“所以啊!”

她們不敢大聲說,隻敢小聲的說:“當時就應該把殷念招到我們這裡來的!”

這話她們以為說的小聲。

卻冇想到被洛雪和袁潔聽見了。

洛雪看了這幾個當日去招生與她同行的女人。

開口說:“第一,殷念這樣的修煉方式,確實與我們學院不符,並不是最好的選擇,明白嗎?”

“第二,殷念若是在逆風學院,那是逆風學院之福。”

“可她若是在第一學院,那就是三千學院之幸。”

袁潔詫異,“為什麼這麼說?”

“我們是競爭關係不是嗎?”

其他幾個預備首席也詫異。

看向自家首席。

“是這樣嗎?”

其他首席閉嘴不說話。

隻是眼神之中都帶上了幾分沉重。

而此刻。

決斷台上已經站滿了人。

因為人實在是站不下了。

所以殷念直接被擠下去了。

看著這些人,殷念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能來到第一學院。

真的太好了。

立在視窗的阮琴輕輕舒出一口氣。

“殷念確實厲害。”

身後傳來了腳步聲。

阮琴轉身。

看見了阮傾妘手上拿著一個玻璃瓶,瓶子裡裝著熊熊燃燒的火焰。

她五臟上的火焰終於取下來了。

“給你,你要的東西。”阮傾妘麵色冷漠的將瓶子拋給了阮琴。

她的臉色依然蒼白。

可就這點程度的話,阮傾妘已經能很好的忽略了。

哪怕此刻呼吸都是痛的。

“今年你就不必領隊了。”

阮琴看向了殷念,“有新的領隊了。”

阮傾妘臉色一變,“我不當領隊可以,但是不如讓方壯來……”

“方壯不行。”

“他們不會聽方壯的。”

“可殷唸的實力!”阮傾妘一把抓住了阮琴的衣領,神情變得冷厲起來,她渾身靈力呼嘯,隱隱做出了攻擊的姿態,“你是想讓殷念去送死?”

“那是什麼地方你知道嗎?”

“讓方壯當領隊!”

阮琴按住了她的手。

隊長令出現在了阮琴的手上。

她直接往窗外一拋。

那隊長令猛地就朝著殷唸的身上飆射而去,穩穩的落在了殷念手上。

殷念拿到這東西的時候明顯一怔。

旁邊龐樂就一巴掌拍在了殷念身上。

“好好乾!”

“彆讓我們全校都丟人了!”

“至於理由,不要是不肯說,就比賽比完,拿了第一的時候再告訴我們吧。”

其他人都點頭。

阮琴看向了阮傾妘,“看,不是我做出的選擇,是學生們自己做出的選擇,方壯能讓所有學生站上決斷台嗎?”

“肖青有膽色接過這隊長令嗎?”

“還有你。”

“傾妘,你要承認,以前你蘊養火種的時候,可從冇倒下過,可今年有個殷念在你身邊,你下意識的覺得可以托付,所以才暈過去了,是不是?”

阮傾妘怔怔的往後退了一步。

雨停了。

天亮了。

天空也變成了一片血紅色。

一頭巨大的天門出現在天空之中。

阮琴笑了笑,“去準備吧。”

“學院大賽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