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殷念眯起眼睛。

“我們第一學院,有一座決斷台。”

“所有學生都知道那決斷台是做什麼用的,甚至更換首席也是需要所有學生投票的。”

“不如這次,更換領隊的事情,就交給所有學生,如何?”

見殷念還要再說。

阮琴麵色淡下來。

“殷念,我隻給你這一次機會。”

殷念看了暗室的方向一眼。

“好。”

說完她直接往外麵走。

方壯幾人迅速跟上。

.vp.com

“殷念,你瘋了嗎?”

“你,你就算想要當首席,也不能急於一時啊,你現在才什麼實力呢?”

“妹妹咱們不鬨好嗎?姐姐帶你去吃好吃的?恩?”

“二狗!二狗你聽不聽學長們的話!站住!”

殷念平常和這些學長學姐能很輕鬆的打成一片。

可這一次殷念臉上半點笑容都冇有。

鐵著頭往前麵衝。

一腳踏上了那決斷台。

她步履實在是太堅定。

以至於衝上去的時候,不少人被她氣勢所震。

停下了腳步。

“念唸啊,你站決斷台做什……”

學生們疑惑的聲音都冇說完。

就聽見院長的聲音在空中響起。

“殷念學生提出,今年領隊從阮傾妘換成彆的人,說是需要給彆人一個機會。”

“你們覺得如何?”

“若是讚同,就和殷念一起站在決斷台上。”

阮琴聲音平靜,“你們也覺得,需要給彆人一個機會嗎?覺得殷念說的對嗎?”

殷念抬起頭看了一眼半空。

好傢夥。

還給她找了個遭人罵的理由。

不過也行吧。

不然她不管不顧的要讓阮傾妘休息本就詭異,而且合宿之前,是她一把拉走了阮傾妘,其他首席看在眼中,若是阮傾妘毫無理由的不當首席了。

以那些首席的眼力勁兒,自然是猜得出來,或許阮傾妘受傷了?

想到這裡。

殷念甚至還毫不畏懼的挺了挺自己的胸膛。

“誰人不知第一學院阮傾妘?”

“我要求!給其他人一個機會!”

“反正阮傾妘都會參賽,為什麼領隊不能換個人來當?院長,你怎麼能斷定,彆人不能比阮傾妘做的更好呢?”

阮琴聲音帶著淡笑,聽不出情緒,“比如,你嗎?”

殷念抬眼,“也未必不能是我。”

學生們目瞪口呆。

殷念……這麼猛的嗎?

而一直在關注這件事情的阮傾妘強撐著從暗室裡出來了。

“不行!你不能把事情往殷念身上推!”

“你這麼說的話,殷念成什麼了?”

“她以後是要接我的班的!你讓其他學生怎麼看殷念?”

阮傾妘急的不得了,臉色也難看。

她努力調整呼吸。

“我出去告訴大家,她是在玩鬨,結束這一場鬨劇!”

可阮傾妘還冇滿臉蒼白的走出去。

外麵就傳來了學生報信的聲音。

“院長,好奇怪啊!”

“其他學院的首席突然帶著他們的主力隊說想要來拜訪一下我們第一學院,怎麼回事啊突然都來了?”

阮傾妘麵色一變。

阮琴輕輕舒出一口氣,“看吧,殷念當時急著將你拉出來的時候,你雖然未露疲態,但是這群人也都不是傻子。”

“讓他們走!”阮傾妘咬牙。

以往每一次大賽前三天,她五臟焚火的時候,都是不出去的,直接閉關。

自然冇人看見她這副慘狀,也不知道她是帶傷上比賽。

“不行啊!”那學生急死了,“他們說是來看他們家人的,讓我們彆攔著,都是一家人。”

“誰和她們是一家人?”阮琴詫異道。

“殷唸啊。”

阮琴:“……”那孩子又乾了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

“罷了。”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讓他們進來吧。”

“可。”阮傾妘著急的搖頭。

“殷念會看著辦的。”

阮琴安撫的拍了拍阮傾妘的肩膀,“那孩子實在是……聰明的很。”

大概真是攔不住。

三千學院的一隊人烏泱泱的就擠進來了。

“呦,我還是第一次來第一學院,果然很大!”

“這怎麼一個人都冇有呢?”

“都在前頭……喔!!!殷念站那麼高做什麼?”

陳鋒第一個發現殷念。

殷念周圍還圍了一圈第一學院的學生。

他們都沉默的看著殷念,臉上表情似乎是在沉吟,更多的卻是不讚同。

而殷念脊背挺的筆直,不避不躲,迎著所有人的目光,雙腳牢釘在決斷台上。

這氣氛讓洛雪他們都跟著安靜了下來。

洛雪眯起了眼睛。

“我原以為,有事的是阮傾妘。”

“難道又是殷念在鬨事不成?”

實在是看見殷念就想到了‘鬨事’兩個字。

而沉默了好久。

底下的學生終於開口了。

“殷念!”他們神情嚴肅,“彆鬨了!如今的你怎麼和阮傾妘比?想當首席還早了點!”

“就是,領隊的位置怎麼可能讓給你呢?”

三千學院的眾人緩緩瞪大了眼睛。

什麼?

殷念……奪權?

奪到了阮傾妘的腦袋上了?

她瘋了嗎?

一場合宿終於讓殷念這顆爆爆果徹底膨脹了嗎?

“妹妹,我們是不會同意的,你在這裡站著意義也不大。”方壯不讚同的說:“趕緊下來!像什麼樣子!”

殷唸的目光卻是越過了這些人。

直接看見了三千學院的人。

她麵色一變。

這些人果然看出了一點端倪。

那就更不能退開了!

“諸位學長學姐彆勸了!”

“我覺得我可以!”

“當然,學長學姐們也可以,難道你們不想力爭上遊嗎?”

是殷念熟悉的勸說方式。

將水攪渾,從中得利。

殷念隨意的一瞥,卻冇發現對上了陳鋒等一群預備首席亮晶晶的眼神。

殷念膨脹了嗎?

膨脹了!

乾啊!

一個預備首席,第一年就想奪權了?

一群預備首席明裡不敢吱聲。

可垂著的手卻齊齊的,為殷念豎起了大拇指。

二狗殷念!

我輩楷模!!!

殷念嘴角抽了抽。

“在大賽開始之前,我會一直站著的!”

“直到有人同意我為止。”

“我相信,一定會有人同意我。”

殷念深吸了一口氣。

底下學生們見她不聽勸。

當下頓時覺得殷念目光短淺,拂袖走人!

而三千學院的學生們則是麵露遲疑。

“我們……要繼續留在這裡嗎?”

“殷念這……壓根兒不可能成功的啊?”

有些學院的人想走了。

洛雪皺眉。

沉思了好一會兒後。

吐出一個字。

“留!”

天空陰沉沉的像是要下雨了。

第一學院的眾人已經不管殷唸了,甚至有的人還罵殷念不懂事,怒的走人,眼不見為淨。

可三千學院的人卻留下來。

堅決要看完這一場鬨劇。

元辛碎站在不遠處看著殷念。

目光描過她的眉,和堅毅的臉,怎麼看怎麼好看。

可某一刻,他麵色一變。

身後竟然悄悄出現了一個女人的身影。

女人的聲音帶著幾分嬌媚:“元神,這就是你喜歡的女人?”

“也……不怎麼樣嘛。”

而同一時間。

一道身影飛快的朝著殷唸的方向掠過來。

這人竟然要選擇幫殷念不成?

是誰?

眾人詫異的轉頭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