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龍!”毛毓麵色一變。

這老龍可是實打實的金靈師巔峰!

老龍用尾巴將殷念直接勾了起來。

然後怒吼了一聲,一爪子就將離的最近的一棟學院大樓給推倒了。

毛毓眼睛都變得一片血紅。

“你們!你們這是看我九尾宗的精銳長老都不在!”

毛毓身後八條尾巴舒展開來。

“我今日非要……”

話冇說完。

阮琴的聲音就從半空中響了起來。

“何必動氣,是你們學院的人無禮在先,我們合該找回麵子,不然第一學院臉麵何存?”m.

老龍身後。

又出現了不少金靈師。

隻比這邊的人數多,半點不帶虛的。

比拚總人數當然是尚不及九尾宗。

可誰讓今日九尾宗人不齊呢?

阮琴見九尾宗的方向似乎不斷有人趕過來。

又見殷念好好的站著。

便笑了笑說:“行了,我們自己的學生我們帶回去了,毛毓長老,可彆說我不給你們九尾宗麵子。”

是給你們宗門麵子。

至於學院……嗬,你們這臨時湊出來的學院,還不配被第一學院的院長放在眼中。

說完。

阮琴也不管這些人是什麼神情。

帶著人就走。

元辛碎麵無表情的看了毛毓一眼,也跟著轉身就走,身上玄色披風隨風翻卷,卷出裡麵壓著的暗紅底麵,像是撕裂黑夜的血矛。

毛毓剛想追上去。

卻被幾個長老摁住了肩膀,“他們不重要,重要的是庫房裡麵的東西,去追!”

就這樣。

九尾學院終於完美的錯過了正確答案。

而這邊的動靜逐漸的平息掉後。

後山將所有恭桶都希望的老嫗清洗完自己的手。

露出了一個笑容。

回到學院的殷念看見了已經在自家呆著的幾個小崽子。

除了吞吞和小苗之外。

辣辣他們三個崽渾身浴血。

看起來身上壓根兒冇一塊好肉。

“辣辣,百變,蝸蝸……”

殷念臉色瞬間變得蒼白,急忙蹲下伸手要去扶這三小隻。

“彆動他們。”

阮傾妘從門外走了進來,“它們在蛻變進階的邊緣,撐過去便好了。”

說完。

阮傾妘還看了殷念一眼。

“你的靈獸真是有樣學樣,連拿命換境界的樣子都和你一個模樣。”

殷念神情蒼白。

一言不發。

阮琴則是看向了元辛碎笑著說:“元神既然過來了,就免得我去找你。”

元辛碎皺眉。

阮琴找他有什麼事?

“有一事相求。”

“元神可否借一步說話?”

元辛碎看了一眼守在三個崽崽身邊的殷念,點了點頭。

伸手在殷念腦袋上輕輕一壓,“彆擔心。”

“有事就來找我。”

說完纔跟著阮琴一起走了。

阮傾妘也在殷念身邊坐了下來。

“恭喜啊殷念。”

她三個崽都受傷了,有什麼好恭喜的?

一瞬間殷念愛覺得這人在諷刺她,瞬間臉色就變了。

可下一刻阮傾妘就說:“不用去一個個的單挑了。”

“新的比賽規則,不論那個學院的首席和預備首席都要參加這一次的學院大賽。”

殷念一愣。

阮傾妘接著說:“而且在我們正式比賽之前,三千學院的主力隊和副隊,都要聚在一起。”

殷念順口一接:“聚在一起乾什麼?先預賽打一架不成?”

阮傾妘眼中閃過了一抹怪異,“不。”

“合宿。”

“而且是那種絕對不能吵架打架的合宿。”

“如果哪一方繃不住了,犯了規,便直接喪失資格。”

殷念:“什麼東西?”她以為自己的耳朵出現問題了。

“誰定的規則?”殷念站起身,臉上帶著濃濃的質疑:“哪個腦子不好使的弄出這麼個缺德規則?我們那三千個學院是能和和美美的一起合宿的關係嗎?”

阮傾妘看向殷念,“九尾學院提出來的。”

殷念眼神一凝,“陰謀!絕對有陰謀!這一次學院大賽說什麼我們第一學院都不能參加!”

阮傾妘微微一笑,從袖子裡拿出了一個長長的清單。

刷拉一下抖下來。

那長度能繞著大廳來個重疊三圈。

“這裡麵這些,都是今年所有學院能分配到的獎勵,按照排名比例來拿這些資源。”

“是往年的十倍,多出來的這些,全都是九尾學院交出來的,合宿便是提出來的要求,如若我們同意了,”

殷念看了一眼這清單。

最終目光定格在某一處上,心尖狠狠顫了顫。

手都有些激動的發抖了。

阮傾妘臉上嚴肅的神情冇有絲毫變化,“雖然東西多了,但九尾學院一定要我們合宿必定是有緣由的,可這一次的合宿我們卻是一定要參加的,畢竟這麼多的資源,為了學院中的學……”

“這麼多好東西,當然要拿!”

誰知道殷念突然將清單往桌麵上一拍!

“我知道的,首席,彆說這麼多了,我懂!”

“作為學院的一份子,我當然願意為學院和學院全體學生拋頭顱,灑熱血!”

阮傾妘:“……”

“這裡頭這些東西,不都是為咱們第一學院量身定製的嗎?”

“去!必須去!”

“九尾學院這麼善解人意的學院我真的第一次見!感恩的心,感謝九尾。”殷念在自己的心口做作的畫了一個圈圈。

阮傾妘:“……”

殷念總是讓她無言以對。

殷念激動的說完。

目光則是再一次落到了那一份清單上。

都是珍寶。

可殷念看中的隻有一件。

星鬥法衣。

這東西隻能用三次。

一次時效兩個時辰。

卻能完全遮掩掉自己的氣息。

如果她想進九尾宗查清楚蘇降那丟失的天賦和氣運,還有……還有見到她生母的話。

這一樣東西是必定需要的。

有了這個,她就能偷偷潛入進去了。

“可合宿的事情……”

阮傾妘看向了殷念,“你多……。”

“知道了,我會注意的。”殷念忙不迭的說:“首席,你不要擔心我。”

阮傾妘沉了一張臉,“不!我是讓你收斂點!”

殷念:“……”

“你彆一天到晚的想著坑彆人,給我們第一學院留點臉吧!”

殷念:“……”

而就在這時。

三隻崽崽有動靜了。

而比它們身上的異變更快發生變化的。

是殷唸的鳳元。

鳳元在源源不斷的反饋她力量。

二星青靈師!

突破!

殷念臉上露出了笑容。

真爭氣啊。

她的三個崽。

現在都能帶著她一起變強了呢。

隻是殷唸的笑還冇完全展露出來。

便聽見了外麵吵吵嚷嚷的聲音。

“你們說什麼?”

“你們要離開第一學院?去九尾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