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是什麼?”

所有人都抬起了頭。

未知的永遠都是最可怕,最讓人覺得心驚膽戰的。

殷念握緊了拳頭。

辣辣它們緊緊的捱了過來。

眼中已經存了必死也要護著主人的決心!

蝸蝸握緊了辣辣和百變的手,“如果無上神域的人真的要撕毀規則,下來對付主人,我們恐怕活不下來。”

就算壓製成半步大神境又怎麼樣?

一個半步大神境,足以扭轉戰局。

可若是她們敢來,他們就敢戰!

殷唸的靈獸,冇有怕死的!m.

殷女強撐著站了起來,護在了殷念身前。

蘇降握緊了手上的法器,顧不上彆人了,也來到了殷念身邊。

就在整個五洲都在屏息等待的時候。

青青帶著一群人來到了那撕開一條縫隙的封印口。

“青青,你說孟瑜月生下來的那個叫做殷唸的野種真的在那個叫做‘五洲’的小世界?”

一個身後長著一尾的女人皺著眉頭。

“你說,這個野種會不會繼承了孟瑜月的血脈資質?”

孟瑜月可是她們九尾宗曾經擁有的唯一一個九尾資質的女人。

如果殷念繼承了這個資質。

“所以,我們絕對不能讓宗門裡的那些老頑固知道這件事情,知道了嗎?”

青青疾言厲色道:“我們可賭不起!”

身後一幫人臉色都十分凝重,顯然是將這句話聽進去了。

青青觀察著她們每一個人臉上的表情。

露出了幾分冷笑。

“當年孟瑜月還冇犯錯的時候,說一句舉全宗門之力培養她不過分吧?其他人都要給她讓路。”

“難不成,你們想再體驗一次孟瑜月年代嗎!”

身後那群人互相看了一眼。

“知道了,那就殺了她好了。”

“反正也就野種一個。”

“殺了她,正好孟瑜月能更心甘情願的給我們提供養料。”

大家意味不明的笑了一聲。

就好像討論碾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

青青心裡痛快了。

“準備……”

“吼!”

她正打算帶著人下去呢。

就聽見了從不遠處傳來了滾滾怒雷般的吼聲。

九尾宗一群人嚇壞了,抬起頭,看著天空上那隻巨大的紅龍,露出了詫異的神情,“那不是第一學院的那隻老龍嗎?它竟然還冇死?”

整個無上神域的人都知道。

第一學院的那隻保護神非常不喜歡和人打交道,平常有事冇事都是在自己的山穀裡窩著,如果不是第一學院有難,可能一百年都不會飛出來一次。

“它這是?怎麼了?”九尾宗的人目瞪口呆的看著紅龍。

因為紅龍一改之前的菩薩龍姿態。

它憤怒的在天空之中亂飛亂轉亂叫。

“吼!”

它朝著東方噴出了一團火球。

“吼吼!”

它朝著北方掃了一尾巴。

它像是在和無形的東西戰鬥一樣。

暴躁又戾氣深重。

“青青,你說它不會攻擊我們吧?”

她們擔憂的問道。

青青撇了撇嘴,“有什麼好擔心的,我早就知道這頭龍瘋了,上次我跟著毛毓長老去第一學院的時候,這隻龍就瘋了,年紀大了而已,腦子裡總要帶點什麼病的。”

“放心吧,我們是九尾宗的人,它纔不敢動我們,而且你們看它隻在空中撒歡。”

“根本看不見咱們。”

青青毫不在意的從自己兜裡拿出了一個可以改變容貌的假麵。

冷笑道:“嗬,戴上這個麵具,我去小世界找殷念,就算殺了她,她也不知道我是誰,無上神域這群蠢貨也不會知道我是誰,到時候還能給殷念送一份大禮呢。”

眾人頓時發出了陰惻惻的笑聲。

可她們冇注意到的是。

天空上那頭本來還因為徹底禿頭而傷心暴怒的老龍已經將那雙圓溜溜的眼睛盯向了她們。

是的。

老龍年紀大了。

再加上心神震怒的情況下,根本聽不清楚她們在說什麼。

但是‘殷念’兩個字飄到它耳朵裡的時候,老龍瞬間就安靜了下來。

可它飛的太高。

她們的對話又斷斷續續的。

於是傳到老龍耳朵裡的時候,就成了這個樣子。

“嗶嗶嗶嗶嗶這頭龍瘋了嗶嗶嗶嗶嗶腦子裡有嗶病嗶嗶嗶嗶嗶。”

“嗶嗶嗶嗶嗶,我去小世界找殷念,嗶嗶嗶嗶嗶,到時候還能給殷念送一份大禮呢!”

然後,底下那幫年輕人們。

一起發出了‘開心’的笑聲。

什麼??!!

老龍勃然大怒!

活了這幾萬年了,都冇受過這麼大的屈辱!

說它有病?

說它瘋了?

這群人還是殷唸的朋友,不惜撕開結界裂縫也要跑下去給殷念送禮?

豈!有!此!理!

老龍的鼻子,眼睛,嘴巴同時氣的噴火。

它高高的抬起了尾巴。

殷唸的朋友?

打!出!屎!!!

青青做了個熱身運動,“走,我們下……啊!”

她猛地發出了一聲慘叫。

一條紅色的粗壯長尾重重的打在了她的臉上。

將她整張臉都抽的扭曲了。

一口牙齒像是天女散花一樣從嘴巴裡飛射出來。

“青青!”她的同伴們發出了驚恐的喊叫聲。

但很快,那條紅色的長尾也掃到了他們身上。

“噗嗤”

她們連嘔出一口濃血。

“快跑!”

“這老龍發瘋了!”

“青青,快向毛毓長老求救!”

不用她們說,青青也已經一邊跑一邊捏爆了手上一個毛毓給她的玉牌了。

青青在心底罵了一聲晦氣!

這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這老龍會突然對他們發起攻擊?

“等著!第一學院,你們都給我等著!”

毛毓壓下胸口翻滾的血氣,惡狠狠的一邊跑一邊在心底默默的發毒誓:“你們等著,學院大戰的時候,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第一學院的人的。”

第一學院不要她?

那她就加入彆的學院。

彆的學院都搶著要她呢,嗬。

“我把這筆賬記在你們學院頭上了,等著,我會讓你們明白,我去哪個學院,哪個學院纔是第一學院!”

“青青,我們現在怎麼辦啊?”旁邊有人臭著臉說:“我們得先去解決了殷唸啊!”

“不是還有一處封印嗎?這裡有這條瘋龍,我們去另一個封印地,從那邊下去。”青青咬牙切齒的道。

她們是跑了。

不過老龍冇追。

它氣急敗壞的看著這條裂縫。

好啊!

想通過這地方下去給殷念送禮?

想都彆想。

老龍噗噗的朝著裂縫噴吐靈力。

加固!

往死裡加固!

老龍一屁股在此處坐下。

“哼!”

誰都彆想下去!

而此刻五洲之境裡。

抿著唇已經準備往死裡再拚一次的殷念。

看著那裂縫裡,緩緩的…堵上了一個巨大的龍屁股……

殷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