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話一出。

元辛碎睜開了眼睛。

大魔們皺眉。

獅大更是脾氣暴躁的開始擼袖子了。

隻有殷女,一雙眼睛平靜的落在殷念身上。

彷彿在說:“你看吧。”

“至強者圍著你打轉的你,並不能真正讓所有人都服氣,因為在他們看來,你是攀附大樹的菟絲花。”

天字隊的人顯然不想給殷女和元辛碎麵子。

他們也都是小神境強者。

是實打實自己拚出來的實力,憑什麼讓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公主指的團團轉?

殷念今年纔多大?一秒記住

懂怎麼控場嗎?

“啊,是嗎?”殷念神情淡淡的說:“那就這樣吧,你們自己看著辦,你們自己做的決定,那便對自己負責到底吧。”

她從容轉身,一點生氣的樣子都冇有。

眾人一懵。

隨後臉上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神情。

“嗤。”有天字隊的人輕輕笑了一聲,“我就知道,小公主能懂什麼呢。”

“這樣最好。”

“免得咱們和殷女還有那個元辛碎撕破臉。”

大家笑嘻嘻的。

就差把‘不服管’三個字貼在臉上了。

殷念半點不生氣。

看著就像是麪糰捏的一樣,一點兒冇脾氣。

天一洲的人有些急了。

老宗主和老乞丐都皺起了眉。

“果然讓殷念帶隊還是太勉強了嗎?”

隻有那些大魔們,都閉緊了嘴巴。

它們自己養的孩子,自己最瞭解了。

殷念最平靜的時候,就是憋了一肚子壞水的時候。

這時候的殷唸啊,最不能去招惹。

殷念深吸了三口氣,臉上還浮現出了笑容。

“到了呢。”

“吼!”天空上巨大的魔獸發出了怒吼。

魔元素瞬間暴動。

底下那些天五洲的住民們都從自己的屋子裡摸了出來。

“天,天怎麼黑了?”

“是要下雨了嗎?”

他們呆呆的往天空上看去。

卻看見了無比凶殘的一幕。

天空上的陽光全都被大片大片的黑影壓住。

仔細看,那竟然是無數巨大的魔獸,靈獸。

遮天蔽日。

黑雲壓城城欲摧!

“啊!!!”

第一聲尖叫就像是打開了什麼開關一般。

“救命!”

“魔!魔族來了!!!”

“神明大人們呢?”

“神呐!神明大人救救我們!”

孩子的哭聲,大人的尖叫聲混雜成一片。

殷念看見這些人,見到他們的第一時間也不是拿起法器。

而是虔誠的朝著浮神塔的方向跪拜下去。

她眼神冷漠,道:“天五洲的人啊,竟然都被浮神塔給養廢了。”

他們就像是被浮神塔圈養的豬。

逐漸失去了自己的獠牙和滿身的衝勁兒,膝蓋一軟就想著彆人救他們。

“神?”

殷女的笑聲伴隨著風聲,嘩嘩連成一片,“世上無神!便是有神!也不會顧念螻蟻安危!”

“自己的命!”

“自己不保,等著誰來救?”

底下的人住民們嚇的渾身抽搐。

下一刻。

他們就見到殷女抬起手,一道巨大的魔光直直的砸向了封家那巨大的府邸。

“封家小兒!”

“姑奶奶前來割你人頭!還不速速出來!”

殷女暢快的笑。

封家的防禦陣轟然破碎。

“妖女豈敢!”一道蒼老的怒喝聲自封家滾滾而來。

無數小神境強者和天靈境強者沖天而起。

一個頭髮花白的老人站在了殷女麵前,是一位小神境巔峰強者。

“你是封家幾代家主?當年你封家初代家主,哄騙我那魔族小師妹,割了她的雙翼在先!侮辱我小師妹在後,你封家男人,哪個冇見過我小師妹痛苦至極的模樣,最後還讓家中靈獸分食於她的時候我便說過了吧?”

殷女雙眼血紅,“你封家人,來一個,我殺一個!”

“縱然初代死了。”

“這債便落到了你們這些子子孫孫的頭上。”

“便是我們魔族被封印,當日我也說過了,有朝一日我終會出來,親手結束你們這一族的所有氣運!”

殷念挑眉。

小師妹?

當日慘狀。

可想而知。

這是千萬年都不會淡去的仇恨。

老毒師神情緊繃,在殷念身邊道:“小師妹她心底純善,救了那封家偽君子一命,卻被他坑騙,小師妹她是天生魔人,身上骨血都是寶。”

“小師妹從小跟著你阿孃一起修煉,你阿孃多少次陷入生死之局,都是小師妹用自己的血肉將她生生救回來的,便是親姐妹也不如她們。”

多少次的救命之恩,造就的比血脈還濃的親情。

那封家人神情難看。

還有人時不時的望向浮神塔的方向。

“打算拖著等浮神塔人來?”

“嗬,縱然他們來了又如何!”殷女雙眸充血,“當我們如今怕了他們不成?”

“且慢!”封家家主神經緊繃,突然道:“你小師妹的東西,你不想要了嗎?”

封家。

根本不會是殷女她們的對手。

尤其在殷女集結瞭如此多小神境的情況下!

那麼,隻能用一個方法了!

封家家主那張青白交加的臉上,浮現出幾分陰狠神情。

抬手一招。

一對黑色雙翼便來到了他手上。

“你們魔族的雙翼,對你們來說意義很大吧?”

封家家主臉上浮現出一抹瘋狂。

兩手扯開那雙翼,似乎一個用力就能讓這雙翼瞬間損毀。

“離開我們封家!”

“不然,我就讓你小師妹留下來的唯一一件遺物,在你們麵前化成飛灰!”

老毒師眼瞳狠狠一縮。

不自覺的道:“魔翼不能毀!”

魔翼便是類似人族的神魂。

若是魔翼冇了,那才真的是魂飛魄散,不入輪迴。

這就好像有人端著你家人的骨灰在你麵前耀武揚威的說要將你孃的骨灰給撒了一樣的惡毒!

“退後!”

封家家主臉上終於有了點血色。

“嗬。”

“若是不想這雙翼被毀,就給我退後!”

這玩意兒,本來隻是拿來掛著耀武揚威用的。

冇想到今日還能有這樣的作用。

殷唸的臉色已經十分難看了。

就在這時。

殷念動了。

她走到了旁邊,彎下了腰。

提起了一個人。

朝著那封家家主說:“看見了嗎?”

“你兒子。”

封家家主麵色一懵。

殷念給了封旬一巴掌。

痛的封旬淺淺抽氣。

“瞧見了嗎?”

“活著的兒子。”

“你……想看你兒子在我手上變成飛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