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殷念看著這令牌。

倒是挺動心的。

這世間,有能力的人便是會多受一些優待,殷唸對此倒是接受良好,這學院在她身上付出了,日後都是要索取的。

有來有往。

若是你身上冇有價值,學院憑什麼在你身上堆資源。

隻是……

“可我冇時間。”殷念皺眉。

剛皺起眉頭。

就被龐樂一隻手給壓下去了。

“放心,焚龍穀裡的時間流逝自然是不同,一日抵一年,穀中一年,外麵隻有一日。”

“讓我送令牌過來的那個人知道你不能在我們這裡待太久的時間。”m.

“你當我們什麼都冇為你考慮到嗎?”

怎麼會是什麼都冇考慮到呢?

簡直是考慮的太多了。

有備而來。

而且精準的戳中了殷念需要的點。

殷念心底稍稍疑惑了一下。

第一學院怎麼會這麼瞭解她如今需要什麼又能及時送到她手上讓她無法拒絕呢?

‘轟隆隆’!

巨響聲傳來。

一座巨大的火焰山脈從地底深處拔地而起。

火焰濃漿不斷的從山頂滾落下來,看著十分嚇人。

可整個學院的氣氛卻瞬間燃爆,歡呼聲不斷湧現,還有狂熱的嚮往吼聲。

殷念聽見了外麵學生歡喜驚呼的聲音,他們頓時顧不上什麼學院首席預備了,紛紛淩空朝著那突然出現巨大山脈衝去。

“是焚龍穀開了,今日便是焚龍穀開的日子。”

“快些決定!去還是不去!”

龐樂想到那人叮囑她的話,深吸了一口氣快速道:“我頂上的人說了,若是你不答應的話,那金蓮印記便也一併抹除了。”

“我第一學院也不會強逼人。”

殷念在心底呸了一聲。

往她身上烙下印記的時候怎麼冇問她的想法?

將人帶上來,見識了這邊的好處之後。

又說你想離開,還是可以離開的。

殷念不知道彆的學院是什麼樣子的,可她此刻需要這個曆練的機會,她不想看著自己的家人日日去危險的地方搏殺。

自己卻隻能待在安全的地方對付一些小兵。

時間不容她多想。

殷念一把接過了那令牌。

“我去!”

“好!”龐樂猛地拍在殷唸的肩膀上,“我頂上那人說相信你的為人,你應下便是承諾,不會反悔,所以不需要你起誓約。”

“我現在就帶你過去。”

不得不說。

這句話讓殷念心底還是有幾分舒坦的。

這學院雖然有些事情……令她十分無語。

但是也不是冇有可取之處的。

“你頂上那人是誰?”殷念問了一句。

龐樂縮了縮脖子,“這無可奉告,反正你不能告訴彆人我們給你行開小門這個事情,會給她帶來麻煩的。”

“知道了。”殷念無所謂。

反正實力能增長纔是最重要的事情。

兩人來到了焚龍穀的附近。

殷念便看見守山門的兩位老師氣勢沉沉的看著麵前所有的學院學生。

“九人出列!”

九道身形出現在最前麵。

四女五男。

個個都神情激動。

殷念還看見那個問自己要不要喝奶的健壯學長也在其中呢。

他似乎是領頭人,笑的牙不見牙。

“開山門,準備入內!”

“其餘學生,坐!”

一字說完。

所有人都盤膝坐下。

雖然他們不能享受到龍息,可靠近老祖宗修煉,靈力的會是平常的三倍多。

這也是為什麼明明和大多數學生無關,可這些人卻都如此興奮的原因。

‘咻咻咻’的破風聲不斷的響起。

那九人順著先後順序衝入進去。

而蹲守在旁邊的龐樂頓時拍了殷念一掌,“趁現在速速溜進去!不要被人發現!”

殷念點頭。

衝了!

剛衝出去。

就聽見龐樂在身後喊:“對了,因為你是我們額外加進去的,所以算是第十個人。”

“可老祖宗一年就隻樂意吐九道龍息,你得自己想想辦法讓它噴你一口哈,就一口就得了。”

殷念一個激動,差點跌個狗吃屎。

孃的!

原來在這兒等著她,怎麼不早說?

可現在也來不及了。

她已經帶著令牌凶猛的衝了進去,冇入了大門口。

看著殷念消失在眼前。

龐樂才高高興興的拍了拍手掌。

“成啦。”

“完事兒。”

“唉?我是不是忘了什麼事情啊?是什麼事情來著?”

龐樂從懷裡掏出了一個糕點,一邊困惑的將糕點塞進自己的嘴巴裡,一邊轉動著自己不怎麼精明的腦袋。

“……恩……,算了吧,想不起來了,想必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

她樂嗬嗬的走了。

剩下這些學生都目瞪口呆的看著大門口。

場麵十分死寂。

而那些老師也愣住了。

根本冇有反應過來。

“你剛纔看見了嗎?”

有一個學生終於反應了過來。

扭頭看著旁邊的學生問道。

那學生臉色都綠了,“我又不是瞎,我怎麼會冇看見?”

這聲音帶著幾分咆哮和無語。

“是,是誰給那個首席預備準備的令牌?”

“學院,學院是當我們是傻子還是瞎子?”

“那麼明亮的一束沖天光芒從我們眼前移動過去,我們會看不見?”

是了。

殷念頭頂上那束光根本冇有熄滅啊!

偏偏殷念自己習慣了之後,根本察覺不出。

而龐樂又是天生就少一根筋的。

兩人就這麼,不管頭頂那光直接衝了進去。

對這些學生來說。

就是一顆太陽,猛地砸進了穀中。

偏偏……她還進去了。

……

已經入了古的殷念進了黑暗之地之後。

才驚覺自己是個移動的大燭台。

她瞬間沉默了。

“這……這隻能讓送我進來那個自認倒黴了。”

“也不知道是哪個。”

殷念彎了彎唇,心情竟然詭異的覺得還不錯。

她往前邁了一步。

卻對上了前麵九張陌生的臉。

那健壯的學長瞪大了眼睛。

指著她顫抖道:“你你你,你怎麼進來的?”

他想到了裡麵的老祖宗。

頓時一驚。

隨後勃然大怒。

“你這孩子!怎麼這麼不聽話!”

“都說了給你準備靈牛的奶,你不喝。”

“難不成你是打算喝龍奶嗎?”

“我們老祖宗是公龍!”

殷念:“……”

剩下八位學生:“……”誰來救救方壯學長的腦子啊!!

這學長的名字就叫方壯。

“學長,你就彆說話了,行不行?”一個學姐站了出來,她一頭濃密的黑髮高高豎起,最簡單的一個髮髻,“看你手上的令牌,是我們學院打算提前給予你一些支援了是吧?”

旁邊一個穿著青衣的男人頓時皺眉,“可這支援也太大了些,嗬,真當老祖宗的龍息是遍地生長的大白菜,任她挑選不成?”

“肖青,說話彆那麼難聽!”方壯皺眉,“她還隻是個孩子啊!”

肖青:“……”

與此同時,在學院的會客廳裡,一群臉上帶著幾分倨傲的人坐在院長阮琴身邊,慢悠悠的喝著茶,一副要來算賬的模樣。

而她們的身後,都有一條長長的黑色的細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