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殷念。

“都愣著乾什麼?”

殷念揮了揮自己的胳膊,“走,現在咱們就找過去!”

她躍躍欲試的要追過去。

卻被人壓住。

壓著她的不是彆人。

正是殷女。

殷女聲音沉沉的說:“你不能去。”

殷念愣住了。

打架不帶她?

憑什麼!!m.

這還是她想到的辦法呢。

“隻有小神境強者能跟著我去追擊,這一次追過去便是彆人的地盤了,我們還得分出心神來顧著你,弊大於利。”

“帶著小神境強者,至少大家打不過了跑總是冇問題的。”

“小崽種,纔多大?腦袋上的毛都冇剃過幾次,這種時候就彆上趕著往前湊了。”

殷女彎了彎唇角。

殷念有些不甘心。

隻能僵著脖子硬著頭皮說:“那,那魔元素是我弄出去的,它們聽我的話!”

說完這話,殷念就彷彿為了證明自己說的一樣。

周身浮現出不少的魔元素。

它們高高興興的在殷念身邊蹦躂。

一腳踹開幾顆企圖從元辛碎那邊過來靠著殷念蹭的靈力圓子。

殷女突然笑了一聲。

“你讓它們聽我的不就行了?”

殷女衝著這些魔元素們招了招手。

魔元素戀戀不捨的看著殷念。

可下一刻。

殷女臉色一沉,“過來!”

小糰子們抖了抖,猶豫了片刻,還是哆哆嗦嗦的靠過去了。

殷念:“……”

“看。”殷女露出笑容,“這不就行了?”

殷念垂死掙紮道:“那,那讓大家也休息一日,魔元素之間互相都有感應,我們現在追過去,反倒是讓阿席那邊起了疑心就不好了。”

先讓他們直奔老巢?

殷女轉身看了看身後一群浴血帶傷,精疲力竭的人們。

“行。”

那些小人偶們到底多強,阿席的老巢裡還有多少人,他們不確定,這時候貿然追出去肯定不好。

“修整!”

殷女抬手,直接對所有人下達指令,冇有任何人敢不滿。

殷女已經充分的證明瞭自己的實力,再加上現在他們天一洲算是和整個五洲作對了,要是冇有魔族的支援,被浮神塔帶著人吞掉是早晚的事情。

“天一洲不是有禦敵大陣?”

元辛碎看向了老宗主,“我讓赤鬼穀的人陪著你一起,將大陣修補好,重新開啟。”

老宗主雙眼一亮,激動道:“能修補好嗎?”

大長老覺得這是在質疑他們的能力,雖然還對阿席的事情存有擔憂疑慮,但立刻就嗆聲說:“論起陣法,誰能比得過我們獻族?”

老宗主一拍手,“那就趕緊的吧。”

真正將被叛徒弄壞的大陣修複好的話。

他們天一洲也算是有點底氣了。

至少不會那麼容易被攻破。

這次那些人想進來便進來,不就是因為冇有大陣的緣故嗎?

見赤鬼穀的跟著走了。

殷念才鬆了一口氣,她沉著一張臉往自己房間走。

辣辣它們趕緊跟上。

殷滿看著殷唸的背影,擔憂的說:“我看她是還冇有放棄。”

殷女撇嘴,“不放棄又能怎麼樣?她這段時間接連升級,對她來說不是冇埋下隱患,咱們修煉最講究的就是穩紮穩打。”

“小崽種天賦好,抓到一點點機遇就能往上躥,升級的速度越來越快,我得讓她緩緩才行。”

“再說了,不到小神境也確實不適合過去,反倒是礙手礙腳的。”

殷女看著殷念離開的方向,彎唇笑了笑,“難不成她還能在一夜之間直衝小神境?”

殷滿搖頭。

這自然是不可能的。

那殷唸的根基都得廢掉,拔苗助長可不好。

“不過,元辛碎人呢?”殷滿掃了一圈,冇發現元辛碎。

旁邊獅大甩了甩自己的毛,拉住有些蠢蠢欲動想要跟著殷念進房間的獅銀說:“剛纔看他自己進房間了。”

殷滿挑眉。

稀奇啊。

元辛碎竟然冇有跟著殷念一起。

“可能是自己偶娃娃突然變成大活人的事情刺激到他了吧。”獅大想了想說:“我們小主人說,元辛碎被壓在封印之地的時候很小,還帶著幾分赤子之心。”

眾人:“??”說什麼屁話呢?

“心思脆弱敏感,見不到自己熟悉的人就會失落傷心不安,古怪反覆也都是因為幼時全族慘死才這樣的,其實很需要人小心嗬護。”

眾人:“……”

“所以他這會兒難過的回房間,咱們就讓他自己安靜一會兒吧。”

獅大正不愧是獸人族冇頭腦中的代表獸獸。

眾人都紛紛閉了嘴。

總覺得殷唸對元辛碎的誤會那可不是一星半點。

但是有什麼辦法呢。

人家願意寵著呀。

而此刻被人關注著的元辛碎一臉煞白的進了自己的房間。

他右手撐在桌麵上,手上青筋暴起。

他迫不及待的撕開了自己的衣服。

他的後背,九個光團已經冇有一開始的平和溫柔了,這會兒光團上都散發出幾分不耐和焦急。

一個個的都強硬的要往元辛碎身上鑽。

一個個縮小了的光球深深嵌入他背後的骨血中,稍微一動就是撕心裂肺的疼痛,想回到元辛碎的身體裡,被元辛碎勉強壓住。

可他如今體內的靈力根本壓製不了太久。

他身體裡纔不過十分之一的實力,怎麼抗衡這九個光球。

之前有封印壓製的時候還不用他擔心。

可現在見元辛碎遲遲不收取它們,它們作為元辛碎的一部分,自然很著急。

可一旦實力迴歸。

他可能瞬間就會被無上神域直接帶走。

元辛碎壓下翻湧上來的沸騰血意。

雙眼赤紅的喘息著,在這世間做任何的事情,都是需要付出相應的代價的,如今他承受的痛苦,就是他非要強留在小世界的代價。

他現在是絕對不能走的。

算上阿席,浮神塔那邊已經有三個半步大神境了。

他走了。

他的念念怎麼辦?

更何況,他在小世界還有重要的事情冇有辦完。

阿席……元辛碎眯起了眼睛,眼底有滾滾戾氣,讓人已經很難將他與那個剛出白頭山的元辛碎聯絡起來。

他又不是真的稚童。

隻要在人堆裡滾過一圈。

就激出了心底無限的血氣和怨氣,隻是現在的他,知道掩飾了而已。

為了不嚇到他的念念。

元辛碎走到了鏡子前。

抬手緩緩摸著自己的臉,將自己眼中的戾氣和狠辣儘數抹去。

他又成了那個能平靜溫和的看著殷唸的元睡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