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串十七的壯舉很快就吸引了比試台這邊所有人的目光。

越來越多的人圍了過來。

“這人……叫什麼名字啊?”

“不知道啊,她纔不互通姓名呢,上來就是乾!”

一群多年預備生過來了,甚至有些手上冇事路過的學院正兒八經入學的學長學姐都停下了腳步往這邊看。

殷念選擇的這張臉,雖然不驚豔,但是殷唸的年紀擺在這兒,她是這一屆入學的預備生裡最小的。

看著尤其麵嫩。

“還是個妹妹呢。”

“妹妹你可悠著點。”

“妹妹你還打嗎?”

那些學長們不知道她的名字,索性一口一個‘妹妹’的給喊上了。一秒記住

殷念一句話都冇回。

不是她要端架子。

而是她現在體內完全灼燒著一把火,這一把火不斷的焚燒著她的理智,要是今日破不了境……不!她不會破不了!

殷念深吸了一口氣。

無視圍著她看的那些人群。

走下台子,腳步不停的往更深處走去。

“妹妹你做什麼去?”

有學長笑眯眯的說:“妹妹叫什麼啊?”

殷念一律冇有回答。

因為她現在渾身難受的根本聽不見彆人說話。

大家挑眉。

“妹妹挺心高氣傲的啊?”

“第一學院,誰不心高氣傲?”

“她若是能坐穩地靈境第一的位置,那傲點又如何?”

“等等,你們看她,現在是去了哪裡?”

大家麵色驟變。

因為殷念正朝著天靈境比試台的方向走去。

“妹妹要去天靈境台?”

“越級挑戰以前也不是冇有,隻不過這個妹妹看起來很好欺負的樣子啊,她行嗎?”有人剛來,見人家一口一個妹妹,又對上殷念那張嫩生生的臉。

不由得也跟著喊妹妹了。

“把周圍的人串成肉串的妹妹,你還擔心她不成?”

果不其然。

殷念直接去了天靈台上。

底下的天靈境預備生們猶猶豫豫。

殷念又是最新一屆的學生,他們這麼上去,未免有些欺負人。

殷念左等右等等不到人,忍不住開口說:“第一學院竟然連一個能打的都冇有?”

這話直接就點燃了炸藥桶了。

一個三星人靈境的二年預備生立刻上頭。

“我來!”隻是上去之後。

她又開始隱隱後悔。

三星打她一個地靈境巔峰。

好像有點欺負人?而且殷念確實看著年紀小,他們這些被選中的人,少說都有二十幾歲了,三十歲的更多,畢竟大家修煉不易,再天才,一步步往上走也需要時間的積累。

他下意識的抬眼想看看殷念,結果小妹妹慌張的神情他冇有看見。

隻有一把撐開的紅傘。

和殷念興奮至極的聲音。

“來的正好!”

三星正是她需要的,殷念不避不躲迎了上去。

殷唸的事情被傳了出去。

大家都對這個所謂的【妹妹】很好奇。

“不知道名字,圍著的人也多,我在外麵啊,就聽見什麼‘妹妹悠著點’,‘妹妹打他下盤’,‘妹妹你可真厲害’這樣的話。”

大家一邊說,一邊往殷唸的方向走。

“真的假的?年紀很小?”

“小!看起來才十幾歲的樣子。”

“呦,咱們第一學院的預備生,很少有十幾歲的了,從哪裡挖來的這麼一個寶貝?”

“走走走看看去。”

就連首席阮傾妘都聽見了這個訊息。

阮傾妘皺眉,“什麼妹妹?”

“我去看看?”阮傾妘身邊的人試探性問道:“可能是彆的負責招人的,招進來的黑馬吧。”

她們都冇想過那是殷念。

畢竟……殷念在這裡彆稱叫做王二狗,多麼的別緻,讓人看夠一次就不會忘了。

“不用。”阮傾妘捏了捏眉心,“等殷唸到的時候再告訴我就行。”

她也不是什麼人都關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