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袁潔渾身發抖。

這頭她推了千百次的門。

這一次她甚至不敢推開。

血漿爬滿了她的鞋子,將她的鞋子染成了紅色。

“老宗主,師妹,師弟……”

她咬著牙,雙腿發抖的推開了那道門。

斷肢卡住了門縫。

斷肢旁邊是一張她熟悉的臉。

袁潔跌坐在地上。

喊出了她的名字。

“盛仙仙……仙仙!”m.

盛仙仙整個人倒在血泊中,她另一隻手朝著門的方向,顯然是想要開門。

盛仙仙還留有一口氣。

她支起眼皮,艱難開口:“袁,袁潔師姐。”

她那隻手緊緊抓住了袁潔,眼中有灼灼燒起的仇恨光芒,“報仇!”

“有人,有內賊。”

“天一洲的對外防禦,被破開。”她猛地嘔出一口血來,“是內賊。”

袁潔眼神變了,“你說天一洲?”

“不隻是我們盛山宗?”

“老宗主呢?他們人呢?”

盛仙仙死死的抓著袁潔的胳膊,她喉嚨裡發出了‘赫赫’的聲音,視線越過袁潔背後,像是看見了什麼恐怖的東西一樣。

袁潔飛快的扭頭。

可下一刻。

胸口一痛。

長劍刺穿了她的胸口。

袁潔吃驚的看著盛仙仙。

她臉上的虛弱已經都冇有了。

嘿嘿的笑了一聲,“讓所有人都尊敬的袁潔師姐,死在我手上的滋味兒怎麼樣啊?”

“你!”袁潔怔怔的看著她,她冇有問為什麼,而是眼神下猩紅的道:“是你!背叛了盛山宗?”

“是我又如何?”盛仙仙一把抽出自己的長劍,她舔了舔濺開的血,臉上露出了陶醉的神情,“是盛山宗先不要我和我父親的,我們不過是禮尚往來!”

“再說了,背叛盛山宗算什麼?”

盛仙仙目光狠厲,“我父親是要做天一洲的主宰者的!”

“你就化成我的養分吧,大天才。”盛仙仙的眼中那一份惡毒,袁潔曾經在無數修邪師眼中看見過。

盛仙仙,成了修邪師了。

“給我去死吧!”盛仙仙要取出她的精血。

可就在那一刻。

一顆圓溜溜的蝸牛殼從袁潔懷中掉了出來。

下一刻,盛仙仙眼前出現了一隻巨獸。

她驚叫了一聲向後退去。

而從袁潔袖口裡滾出來的蝸二叔立刻撈起重傷的袁潔往外麵跑。

“孃的孃的孃的!”蝸二叔苦著一張臉,“本來是怕我那大侄子挽留我,悄悄跟著袁潔出來的,誰他媽知道剛出虎穴,又入狼窩啊!”

蝸二叔拍著袁潔的臉,“你不能死啊,你死了我咋和我大侄子的主人交代啊?我會不會被切成一塊塊的啊?”

蝸二叔痛哭出聲。

而就在這時。

地麵轟然塌陷。

咚咚咚。

一顆顆小腦袋冒出來了。

留在天一洲的部分地鼠立刻衝著蝸二叔招手,“快來啊,念念財神的朋友,就是我們的朋友。”

蝸二叔毫不猶豫,他冇有任何戰鬥力,等盛仙仙反應過來了就是一個死。

蝸二叔立刻帶著袁潔跳進了地鼠坑中。

……

而另一邊,殷念終於來到了夜獨星的世界窗中。

“小主人,等你二次覺醒成功,我們就跟著你一起去五洲。”獅大抖動翅膀,“我倒是要看看那個自稱是你父親的男人是個什麼鬼東西!”

“閉死關我也要把他給拉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