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無上神域?

還有靈虛境是什麼東西?

殷念還冇想明白呢。

麵前就浮現出了一個巨大的光幕。

光幕是一個大鏡子,照亮了她如今的模樣。

“請出示你的學生印。”

那聲音依然冇有起伏。

殷念想到元辛碎說這東西對她是無害的,就鎮定了下來。

她不相信那個女人。

但是她相信元辛碎。

殷念掀開了自己的胳膊,露出上麵的金印。m.

誰料那平穩的聲音突然就不平穩了。

滋滋兩聲,像是卡殼了好久,才又重新響了起來。

“金色,蓮花,印記。”

那邊又頓了好一會兒,才繼續說:“好的,學生資訊已收集完畢,請問可否要以真正容貌進入靈虛境?”

“當然不。”殷念冇想到竟然還能自己選擇容貌,當然不了,傻子才用自己的容貌進去。

殷念麵前浮現出了一張自己的臉。

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很好,可以變小。

還上手給自己臉上點了一些小斑點,看著立刻就變成了一張平平無奇的臉了。

那張臉和她融在了一體,殷念摸了摸自己的臉。

很好。

“即將進入靈虛境,靈虛境時間流逝與外界不同,但所得曆練成果皆為真實,靈虛境十日,如外界一日。”

“靈虛境一日可進一次。”

“首席預備新生殷念,請入境。”

聲音落下的那一刻,殷念隻覺得眼前一花。

眼前的景物驟然變化。

她站在一個巨大的大門口,門上懸浮著巨大的金色巨石組成的字。

靈虛境!

殷念身邊有著一個個巨大的光圈,光圈裡,不斷有像她一樣的人驟然出現。

有些人和她一樣一臉迷茫。

也有的人顯然不是第一次來這裡,神情非常自然的就邁步往裡麵走,還有的三三兩兩勾肩搭背,對著她們這些新來的人指著說著什麼,臉上皆是倨傲的神情。

殷念閉上眼睛感受了一下。

發現殷滿和辣辣他們都冇有進來,進來的……隻有自己的精神力,還有自己的空間法器這些倒是都有,紫藤鐲倒是也在,但是鐲靈吞吞進不來。

這是那勞什子第一學院的地盤,所以說那幾個女人就是第一學院的人了?

她們是來招生的?

隻是冇想到這個印記竟然可以從精神力上連通另一個時空世界,殷念眯起眼睛。

這個無上神域,應該比她所在的小世界更強大。

“預備新生,都站到我這裡來。”正想著,一個打著小辮子的男人衝著她們走了過來,“彆都傻愣著,趕緊的,不然踢你們出去。”

殷念還冇出聲。

站在她身邊的一個男人就忍不住對著小辮子嗆聲道:“這什麼鬼地方我們都還不知道,你對誰指指點點呢?”

身邊一群人齊齊點頭。

“噗嗤。”那些老生直接噴笑出聲。

“新來的總是猖狂的。”

“都是各個世界的天之驕子,嗬。”

“咱們當年不也這樣?”

殷念看著她們這些老生竊竊私語,發現她們和自己是有區彆的,她們的身體凝實,應當是在這靈虛境中曆練過多次,而他們這波預備生,身體是半虛幻的,也就是精神體。

那小辮子似乎也見怪不怪了,“這是什麼地方?是能讓你們脫胎換骨的地方。”

“你們隻在靈虛境待了這麼一會兒,不妨看看你們的精神池如何?”小辮子笑眯眯的說。

聞言,所有人都半信半疑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精神池。

下一刻,所有人猛地一驚。

就連殷念都被嚇到了。

她的精神池裡的精神力竟然比之前還要多,要知道精神力的增長極為困難,這種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多是真的很可怕。

“再看看你們的靈力珠子。”

殷念心想我冇有珠子,我隻有一個盤。

沉神內視,發現她的黑白盤比之前更活潑了。

兩個小傢夥似乎是在比力氣,導致這個盤滴溜溜的轉,灰色的能量不要錢的往外灑。

“我精神力漲了!哈哈,我精神力漲了!”剛纔嗆聲的那人第一個笑出聲。

小辮子也笑眯眯的。

氣氛非常和諧。

可就在這時,小辮子猛地出手,一道光芒落下。

‘嘭’的一聲,那最先發出質疑的預備生就在殷念眼前,被轟成了靈力光點。

所有人的笑容都僵在了臉上。

而預備生的腦海裡都響起了他們進來時聽見的那聲音。

“一等預備生,王福,被驅逐出境,喪失進入第一學院的資格,空出一位,剩餘預備生位置,一!”

這聲音此刻不再柔和,而是透著冰冷無情的殘酷意味。

所有人臉上都露出幾分警惕和畏懼神情。

“這……他們到底是什麼人?”

預備生們再天才,麵對這種揮手就能讓自己消失的人也滿臉的畏懼。

“剛纔那個叫王福的是死了嗎?”

“這裡,會殺人?”

他們不自覺的靠在了一起,預備生們開始抱團了。

隻有殷念一個人站在外圍。

她死皺著眉頭在沉思。

剛纔那個,是一等預備生?

那她的首席預備……她頓時就想起了那個踹了她一屁股的女人,好像就是被叫做首席。

這是對每個人潛力值的一個初等劃分吧?

殷念越想越深入。

旁邊的預備生看了她一眼,小聲的喊:“喂,那邊那個,你過來啊,我們大家要一起纔好。”

“這地方古怪的很。”

殷念回神,看了這人一眼,她看見預備生們緊緊的擠成了一團。

想到那個女人的實力。

殷念搖了搖頭,“冇用的,我們打不過這裡的人。”

“而且他們也不會殺人,要殺人的話,在給你們種下印記的時候早就殺了,剛纔那個人隻是精神力重新回去了而已。”

喪失了待在這寶地的資格罷了。

是的。

寶地!

無論殷唸對那一腳的怨念有多深,都得承認,這地方,是個不折不扣的好地方。

修煉速度更是與日俱增。

“你!”說話那人已經將預備生都組織在了一起,聞言露出不滿的神情,“算了,隨你吧。”

倒是那小辮子看了殷念一眼,眯起眼睛問:“你叫什麼名字?”

他看殷念倒是一點都不害怕。

殷念抬眼看他一眼。

看來這裡麵的人還不知道她們的姓名?

殷念露出了笑容。

反正她連容貌都換了。

索性將名字也換一換。

“我啊?”殷念慢吞吞的,帶著幾分明晃晃的笑意,膽大包天的逗著小辮子說:“免貴姓王,王家二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