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不懂,那邊是真的非常殘酷。”

袁潔歎了一口氣,見殷念一臉躍躍欲試的樣子,便忍不住再三勸說:“寶物雖然好,但是命隻有一條。”

殷念聞言奇怪的看向袁潔。

“袁潔,你可不是這樣的會畏懼退縮的人。”

孟小柒也點頭,看見這空島,袁潔看起來很反常啊。

袁潔勸不動,眼中的擔憂又浮現上來。

見她們要走。

一直待在據點的那銀髮少年眯起了眼睛,看著天空上那懸掛的空島,自言自語說:“父親總不讓我出去曆練,明明我已經是初元獸巔峰了,差一點就能到靈元獸!”

“趁現在父親被那邊的人拖住了,我自己過去!”

說完他腦袋上的獸耳便動了動,悄悄的跟在了殷念她們身後。

一路上,殷念就看見了不少人都往空島的方向趕去。m.

“為什麼要拿著旗幟?”殷念發現她們竟然都帶著自己據點的旗幟。

話音一落下,袁潔臉色就變了變。

“我忘記了!空島每次開啟,不是我們想進就能進的,因為能進去的數量有限,所以各個世界商議好,每個世界隻能送限定的數量進去!”

“五洲據點現在已經冇有名額給我們了!”

殷念抬手抽出紅傘,神情變都不變。

“我們也不是五洲據點的人了。”殷念輕笑了一聲,“冇有旗幟,那就做一個旗幟!”

“那邊的那些人不會買賬的!”袁潔蒼白著臉。

“空島不是那麼好上的。”

說話間,一行人就已經到了空島入口處。

明明已經站了烏泱泱一群人,但是這些人卻各自站著在一方,扛著旗幟圈出自己的勢力範圍,即便隻是眼神交鋒也充滿了殺機。

殷念她們剛站定。

一道刺耳的聲音就從身後傳了過來。

“呦,這不是已經從我們據點帶著流浪人出去的殷念嗎?你還冇死呢?”

五洲據點的人到了。

殷念轉過身。

五個人,扛著一麵五洲旗幟走了過來。

“這旗幟!”袁潔眼瞳狠狠一縮,“你們竟然把旗幟都換成了浮神塔的標誌?”

浮神塔這是想要完全主宰五洲?

“要是冇有我們浮神塔,五洲早就完了。”拿著旗幟的人笑嗤笑說:“不過一個旗幟而已,有何不可呢?”

“倒是你們。”

“怎麼還有臉到這裡來?”

“明明連據點都冇有了,名額都冇有,還妄想過來分走入空島的位置不成?”

“趕緊滾出去!”

一起跟來的還有一個白家的弟子,人靈境巔峰實力,他冷眼盯著殷念,“連流浪人都接收的傢夥,還敢在外麵丟人現眼?”

“什麼?流浪人?真的假的啊,還有人會收留那些流浪人?”

旁邊離的近的人都聽見了。

“那是五洲據點的人吧?五洲可是大據點,總不會是騙人的。”

“上次五洲的人,我記得在空島拿了最大的好處吧?他們那位小神子拿到了空島地精華,直接連升了三星啊。”

“不過這女人也真是另類。”

八神子冷眼看著被所有人用眼神厭棄的殷念,露出一抹冷笑。

這就是和她作對的下場。

“袁潔,你還真是不長記性啊。”浮神塔的弟子嘲笑道:“上一次被我們小神子打到奄奄一息,如今怎麼還敢往上湊?”

“你不會還幻想著我們小神子會喜歡你吧?”

“哈哈哈哈,她上次不就是追著我們小神子硬要加入我們隊伍的嗎?這女人也真是厚臉皮,也難怪我們小神子看不上她了,冇要她命都是給盛山宗的老宗主麵子了,像條狗一樣煩人的女人。”

袁潔麵色蒼白,搖搖欲墜。

殷念看了她一眼,問道:“你害怕空島就是因為那個小神子?”

“他進來來了嗎?”殷念神情淡漠的看了一眼朝著袁潔冷嘲熱諷的那幾個弟子問道。

袁潔緊抿著唇搖了搖頭。

“冇有,他如今已經是地靈境強者了。”

“地靈境啊……”殷念低聲笑,“那也不錯。”

“隻是我冇想到。”殷念抬起頭看向袁潔,“你還能怕那種人。”

袁潔咬牙。

不管她平常表現的再怎麼強勢,空島那一次經曆,是她一輩子都揮之不去的陰影。

“哈哈哈,殷念你不會真以為袁潔是個多了不起的人吧?“

“盛山宗那群人被這樣一個女人領導者,也難怪越來越不爭氣了啊哈哈哈。”

浮神塔的人肆意嘲笑著。

“你不動嗎?”殷念歪著頭看著袁潔,“這不像你啊。”

袁潔握緊雙拳一怔,“動什麼?”

殷念衝她笑了笑。

下一刻,紅傘刷的一聲撐開。

眾人隻見一道白光閃過,鮮紅的傘麵如血湧動吸引眾人的目光,而殷念腳下一圈白色光暈悄悄的展開,將那幾個說話的浮神塔弟子圈了進去,他們誰都冇有發現。

殷滿的聲音帶著凜冽殺意,“丫頭!撕了他們的嘴!”

‘轟’的一聲,殷念以他們想象不到的速度飛掠了過來。

那幾個弟子誇張的笑容還在臉上,雙眼瞪大滑稽的樣子印在了殷唸的眼中。

“嗬。”殷念揚起了手。

狠狠揮下!

交叉雙刀!

那兩人的嘴直接被生生撕開,血雨飛濺!

在他們完全冇有反應過來的時候。

“圈勢!”殷念揮手,無數飛雪落在了他們的傷口處,飛快的腐蝕血肉,露出他們臉上森森白骨。

“化屍!”

“啊!!!”浮神塔的弟子終於反應了過來,發出了撕心裂肺的嚎叫聲。

殷念腳尖一點。

飛快脫離戰圈,並不戀戰。

果不其然,她一離開,一直待在旁邊的八神子出手了。

無數鋼刺出現在殷念剛纔站立的地方,如果不是殷念躲得快。

恐怕就要被穿刺透身體了。

“賤民放肆!”八神子臉色徹底陰沉,“誰許你對我們的人動手的?”

殷念警惕的往後退了一步,辣辣趴在了殷唸的背後,隨時準備帶她飛上天空。

殷念卻冇有回答八神子。

反倒是轉過頭,看向了袁潔,輕笑說:“誰還冇段想起來就痛苦不堪的回憶了,怕什麼?你剛纔問我怎麼動是嗎?”

“就這麼動。”

“欺辱諷刺,那就撕了他們的嘴。”

“背後插刀,那就要了他們的命!”

袁潔眼瞳震顫。

這一刻,她終於明白,為什麼自己那麼執著的想要和殷念組隊了。

人人都說她心理強大。

可她其實有一段揮之不去的陰影。

但殷念不一樣。

從那一次對抗修邪師的惡戰中就能看得出來。

她什麼話都不必說。

她隻要揚手,揮刀。

便是真正的強大。

心如磐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