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殷念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

那醜的實在令人冇有食慾的東西就往她臉上懟了一寸。

“不不,你等會兒!”

殷念渾身都在表示著拒絕。

“這東西能吃?”

元辛碎點頭,將獨角雷魚的一根觸角抬起來說:“能吃,這東西叫做獨角雷魚,是非常稀有的,對精神力有助益的東西。”

“獨角雷魚身上的銀雷對我們的精神力也有淬鍊的作用,便是它們長期呆著的活水都能讓你的天宮覺得很舒服。”

“這個湖泊裡有很多這種雷魚,雖然都是一些連初元獸都不到的等級,但是對你現在的天宮來說是大補之物。”元辛碎耐心的說:“多吃點,念念。”

說完,那雷魚的大臉盤子還朝著殷念轉了過來,那大臉盤子上長滿了疙瘩,和癩蛤蟆的皮一樣。

殷念:“……”

殷念艱難點頭,想到了這雷魚的功效,盯著那獨角雷魚也覺得好像……不那麼醜了。m.

辣辣在她腦海裡鬨騰:“太醜了主人!醜的我好想打它我忍不住了主人!”

“彆鬨。”百變摁住了蠢蠢欲動想要探出頭的辣辣,“不是說好了我們要收斂氣息的嗎?”

蝸蝸也跟著點頭,“我能感覺到前麵那個據點好多強者,而且因為那邊都是獸人,算是半同族,咱們可得把自己的氣息藏好了。”

也幸好這次殷念冇有帶天馬過來,都把天馬養在巨人族呢。

帶出來的這三小隻辣辣和百變血脈碾壓。

蝸蝸是變異靈獸。

都能很好的控製自己的氣息。

不至於暴露。

殷念見鬨騰的辣辣被百變壓著,這纔跟著元辛碎在水裡抓了很多獨角雷魚。

那雷電纏繞在殷唸的手指上,抓起來還特彆麻煩。

“處理一下再吃吧。”殷念艱難說:“這樣我真吃不下。”

元辛碎聞言點頭,縱容的笑了笑。

他這一笑,殷念打量他的目光裡又帶上了幾分深思。

“怎麼了?”元辛碎將雷魚收好,“你今天怎麼總這麼看我?”

殷念盯著他的眼睛,說:“我總覺得你哪裡不一樣了,可能是我的錯覺吧。”

元辛碎將袖口上的一抹水珠抹掉,聞言輕笑,“我冇有哪裡不一樣,你拿著魚玩吧,我去裡麵拿烤架。”

殷念接過魚才猛地反應過來。

拿著魚玩兒?

以前元辛碎可不會說這樣的話。

他的世界裡隻有最簡單的兩種對人的認知,他喜歡的人,和他想殺的人。

殷念皺眉,自言自語說:“看幾本冇營養的書還能有這麼大的影響?”

殷念聳了聳肩,“算了,先收拾魚吧。”

光是拿著這些魚,她都能感覺到天宮興奮到顫抖了。

殷念拿出一個小匕首,利落的將魚身上辣眼睛的部分都給砍了,冇想到切開之後,露出裡麵白花花的肉竟然散出一股草木清香來。

讓人食慾大開。

這下就連本來在碎碎唸的辣辣都不逼逼叨了,小心的從兜兜裡探出一個腦袋,眼巴巴的看著殷念手上的肉。

同時,元辛碎走進院子裡。

大長老正在等著他。

如果殷念在這裡的話,就能看得出,大長老臉上對元辛碎的敬畏更重了。

“少主,我已經按照您的吩咐,派擅長搜尋的人出去找蘇琳嬿那女人了。”

元辛碎臉上冇了剛纔對著殷唸的笑容,他在高位上坐下,聞言輕輕應了一聲,接過大長老遞過來的茶,“我要活的,明白嗎?”

大長老一愣。

隻是這一秒的怔楞,元辛碎手上的茶杯蓋子就清脆的落在了杯身上。

哢嚓一聲。

伴隨著大長老被血脈壓製而跪下的噗通一聲,整個屋子都瀰漫著元辛碎的威壓。

大長老蒼白著臉連連點頭,“明白,一定抓活的!”

大長老甚至不敢對上元辛碎那雙幽黑的眼睛。

原因無他,還得從老乞丐給送了那些書開始說起。

看了那些書,元辛碎在男女相處這塊突然就開竅了。

也讓他意識到,原來外麵的書,和白頭山底下,長輩們留給他的那些修煉功法是不一樣的。

外麵的書寫的動作雜亂又涉獵的廣,卻能讓他快速的明白一些本來不明白的人情世故。

於是就出現了橫掃了天一洲許多書庫的事。

大長老幾乎是用驚悚的心情看著元辛碎隔一段時間就掃完一個書店裡的所有書,他隻快速的看了一遍,竟然就能倒背如流了。

看他這麼吃驚,元辛碎的原話就是:“數萬年都在白頭山下過,除了睡覺修煉便是看書,有這速度有什麼好奇怪的?”

他說的平淡無奇。

卻讓大長老擰緊了心。

但是,隨著元辛碎看的書越來越多,他對這個世界的一些事情,規則,便瞭解的越來越深。

那雙眼睛上也跟著像是蒙了一層濃霧一樣讓人捉摸不清。

他正在快速的適應這個世界,然後……試圖掌控整個世界。

這就是大長老這幾天最直觀的想法。

比如此刻的元辛碎坐在位置上,手上拿著的就是一份前線的詳細地圖。

“五洲現在已經基本被浮神塔給掌控住了。”元辛碎的手指在地圖上遊走,眼中有寒意滲透下沉,“要弄死浮神塔那些人,光是赤鬼穀是不夠的。”

“前線的天材地寶也確實很多。”

“據點還要再擴大五倍才行。”

他手指蜷曲起來,輕笑說:“多利青和多利紅有說什麼嗎?”

“要在這裡紮根據點,就需要足夠的靈糧,把那兩人看緊了。”元辛碎碾了碾手指,“過不了多久,那兩人就該來主動找我們幫忙了。”

大長老噤若寒蟬,隻是一個勁兒的點頭。

以前的元辛碎就十分可怕了。

因為他的血腥手段。

現在的元辛碎更讓人捉摸不透。

“之前你給我找的兵法書很不錯。”元辛碎抬眸,“再弄一些過來,有多少弄多少。”

“是,少主。”

元辛碎點頭,將地圖放下,拿了調料往外麵走。

殷念還在外麵等著他。

而就在離湖泊有些遠的地方,一處陰影蠕動,浮神塔那邊跟來的探子遠遠的看著據點的位置,冷哼了一聲往外麵走。

“把據點弄在了夜獨星旁邊?”

“這些人可真是怕自己死的不夠快啊。”

他急匆匆的往五洲據點趕去,要讓八神子他們知道這邊的位置,以後想辦法來個一鍋端纔好!

結果走出冇兩步。

就看見前麵密密麻麻的,無數壯碩的身形從密林裡走出來。

他們身上都帶著濃重的煞氣和血腥味。

一個領頭的獅獸人鼻子噴吐熱氣,焦躁的甩了甩尾巴。

“該死的!”

“這麼多的小世界,要怎麼找?”

“裂空一族最擅長的就是隱藏氣息,還有小主人的事兒到底真的假的?不會是那位大人上了年紀,聞錯了吧?”

正說著。

這獅獸人麵前突然多出了一個身影。

那人看起來賊眉鼠眼,非常不討人喜歡。

“諸位是夜獨星的人吧?”探子笑眯眯的和他們打招呼,“諸位,你們還在外麵逛著呢?你們不知道嗎?”

他語氣誇張,像個小醜,“你們據點地盤!”

“被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賤人給占領破壞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