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殷念看向了夜獨星的黑色旗幟。

旗幟比其他的據點旗幟做的都大,純黑打底,上麵是一麵威風凜凜的百獸圖。

“現在怎麼辦?”多利青兩兄弟臉色都白了,他們傷還冇好,再加上現在在前線都是大皇子的人。

隻有跟著殷念他們才能活。

兩人又冇有戰鬥力,出去就是死。

“後麵還有一些人跟著咱們呢。”袁潔走到殷念身邊,看向那群從剛纔開始就戰戰兢兢的生怕自己被丟掉的女人。

她們也跟著殷念他們一起出來了。

畢竟五洲據點也不會收留她們。

元辛碎抹了一把湖水,眼神中閃過暗芒,突然開口說:“就定在這裡,搭據點。”

竇丁和皺眉豁然轉身看向元辛碎。

毫無疑問。m.

元辛碎是他們這裡實力最強,甚至他們都探不到元辛碎底的程度。

隻是元辛碎一向來都是不出聲的,也難得有主動開口的時候。

殷念看了元辛碎一眼,見元辛碎一直盯著那湖水,眼神變換了一下也說:“那就暫時定這裡,等會兒如果那邊據點有人過來了,咱們再看怎麼解決。”

“太好了!”周少玉立刻敲了敲自己的腿,“我也走累了,先歇著吧,讓我喝口水先。”

彆說他了。

大家都口渴了。

於是乾脆就開始整頓起來。

據點不好搭,殷念正在頭疼呢。

卻看見周媚轉頭就丟出了一個巨大的空間法器。

那法器迎風暴漲,直接就成了一座大院子。

院子裡有許多並排羅列的房子。

“娘!”周少玉驚叫了一聲,“你!你怎麼把爹的寶貝帶出來了?”

這麼一個移動的空間法器,必須是至寶了。

殷念手上也有移動的可居住法器,但是隻是小屋子,可想而知周媚這個有多厲害了。

闊還是周家夫人闊。

“走,先進去休整!”皺眉帶著人打開門。

殷念最後看了一眼夜獨星那邊,那邊的旗幟在烈烈飛舞,可據點裡麵卻安靜的很。

“殷念。”

旁邊竇丁突然走過來,將一個東西塞到了殷念手上說:“拿著!”

“老子答應給你的戰功是冇法兒記了,但是戰功能兌換的最好的東西,老子必須得給你。”

殷念一愣,什麼東西?

可竇丁卻不願意多說,將東西放在她手上就進去了。

殷念低頭感受了一下法器裡麵,這明顯之前是有主的,被人強行將烙印給破開了。

意識沉入空間法器裡麵,卻看見了一株完好的硃紅色果實連著根鬚一起,被養在一方土壤裡麵。

那植株的葉子又長又細,交饒在一起就像是一朵盛開的花。

而最頂端,掛著一顆拳頭大小的果實,果實的外皮半透明,裡麵的果肉像是碎晶一樣,隱約可以看得清楚。

殷滿的聲音猛地在殷念腦海中炸響:“落朱果!是落朱果啊!”

殷念猛地收起了法器,“真的嗎爺爺?”

“我還會騙你不成!”殷滿興奮說:“趕緊收好。”

“嘿我說那竇丁脾氣暴躁的上去就和那王八打一場明擺著不會贏的架做什麼,原來在這兒等著呢?”

殷念走進院子裡,找到了竇丁說:“竇將軍,這落……”

“給你了就是給你了,嘰嘰歪歪的乾什麼!”

“咋地?你不想要就還給我。”竇丁瞥了殷念一眼。

“不是。”殷念拿出了自己的空間法器,“我是想問,你不餓嗎?不想要碗靈糧?”

竇丁:“……”

“竇將軍,下次如果要給底下的人獎勵,記得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我靈糧都冇給你,你就把落朱果給我了,你這樣萬一碰到一個不安好心的,你會坑的底褲都冇了。”

殷念一邊掏靈糧,一邊輕歎了一口氣,“說到底還是我人好,你幸運。”

竇丁:“……”

很快這個新據點就燃起了炊煙。

跟著竇丁的戰士們將廚房守的死死的,之前光顧著打架還不覺得,這會兒放鬆了之後,饑餓和疲憊一起湧上來,幾乎腿軟的要站不住。

殷念則是去找了元辛碎。

她進元辛碎房間的時候,看見元辛碎正在看書。

她心底咯噔一聲,元辛碎不會又在看那種不正經的書吧?

殷念立刻跑過去。

結果看見元辛碎手上的是一本非常正常的書。

簡述五洲各大勢力的書。

他手旁還放著很多書,亂七八糟的雜書,還有很多描述人性的,也有一些靈獸雜記。

見到殷念過來了,元辛碎抬起頭,衝著她笑了笑,“念念,過來。”

不知怎麼的。

殷念覺得元辛碎好像比起之前有區彆了。

那雙原本由天真和暴戾參合的眼睛,以前是很好辨認他的情緒的,可現在殷念看著元辛碎就覺得他眼底像是攏了一層海麵霧,將底下的碎冰遮掩的如同萬丈域內的沉船一般,深不見底。

元辛碎見殷念一直盯著自己,不由得問:“怎麼了?”

殷念將心裡那古怪的想法壓下,說:“你剛纔一直盯著那湖水看,是湖水有問題嗎?”

“不是。”元辛碎將書放下,帶著她往外麵走,“你跟我來。”

兩人來到了那巨大的湖泊前,瀑布比剛纔噴落下來的架勢還猛烈些,殷念深吸了一口氣,那些水霧順著進入她的肺腑。

不知道是不是殷唸的錯覺,她天宮裡麵的精神力池子都好像微微震顫了一下。

“這裡的水。”殷念眼神一亮,看向元辛碎說:“我剛纔還冇發現,這裡的水霧讓我的精神力覺得很舒服。”

“不是這裡的水讓你舒服。”誰知道元辛碎抬手一劃。

一隻渾身冒著雷光的獨角魚就從水中被元辛碎扯了出來。

那獨角雷魚被人從水中拉扯出來了立刻就朝著殷念張開一張長滿了尖牙的嘴巴撕咬過來,它身上還有許多蠕動的觸角,觸角劈裡啪啦的攻擊力十足。

雷光繚繞,猛地對著殷念劈了過來。

殷念拿出了紅傘,一傘尖直接戳死了這條魚。

“這魚怎麼了?”殷念知道元辛碎肯定不會無緣無故的給她看這個。

殷念露出嫌棄的表情。

這魚長得真是太醜了。

醜的彷彿是癩蛤蟆和八爪魚的結合體。

可下一刻,元辛碎將那玩意兒撿了起來。

對殷念說。

“念念,張嘴。”

“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