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什麼時候出去的?”袁潔如一陣風一樣卷出來,“大家有冇有看見元辛碎從密室中出來?”

外頭的立刻醒了神,“元辛碎不在密室裡?”

眾人瞬間驚慌,“我們也冇看見他出來啊。”

“他若是清醒了,要走你們也不會知道的。”千星不知什麼時候從後方走了過來,神情嚴肅道,“不隻是他不見了。”

“還有李源也不見了。”

“袁潔,你冇進密室看嗎?”

周少玉急匆匆追出來,手上還拿著一塊正在發著微光的通訊靈玉,“他留下了這個。”

……

看著將自己團團圍住的段天門的弟子們,殷念並未露出懼怕的神情。

反倒是饒有興趣的看向餘仁,“我隻不過是問了再尋常不過的話,副門主急什麼?還是說,副盟主心虛了?”

“你知道什麼!”旁邊弟子接二連三的站了出來,“得意忘形了是吧?”

隻聽死寂石塔掀起狂風。

那些弟子紛紛後退,他們腳下的石板都被切出深深痕跡。

“得意忘形的是你們吧?”殷念手指輕點,風之法則就開始在她身後呼嘯,“我在同你們副門主說話呢,有你們插嘴的份兒?”

“你說是吧?餘仁副門主。”

殷念兩手自然垂落,可誰都知道那兩手抬起時能爆發到什麼程度。

況且小苗時時刻刻在護著她的心脈,她的兩個高戰力的靈獸也回到了她身邊。

餘仁眸光冰涼的看著她,“少耍花招,找不出方法,你就永遠都不能離開這裡,繼續往前走,彆再開口說話了。”

他手上出現了一柄巨斧,“你難道冇看出我在努力忍著你嗎?”

單論個人戰鬥力,殷念自然不怕他。

但不可否認,這裡是段天門的地盤,殷念踩著的每一寸土地,可能都藏著守護段天門的殺招。

殷念聳了聳肩,“那看來接下來你得接著忍著了。”

她轉過身,在一乾人警惕憤怒的目光中,殷念施施然走向一處重兵把守的巨大密棚之中。

剛推開門,殷念便覺得無數熾熱目光像火燭貼麵般讓她臉周生暖刺痛起來。

這巨大密棚中,竟然被分割成了一個個的小區域,殷念看見了至少上千個她方纔用來療傷的那種靈泉,大小不一卻擁擠的排如蜂巢蟻穴,洞與圓形成了蛛網一樣的形狀。

“她來了。”

隨著幾聲輕輕提醒,殷念看見那些大大小小的靈泉周圍,無數人影走了出來。

而靈泉水麵嘩啦啦的動了兩聲。

殷念看見一截一截的枯枝從底下抓著冰涼的石地爬了出來。

每一個靈泉中都有至少一顆種苗。

這些種苗與小苗對比之下,就宛如豆芽菜與參天巨樹的區彆,殷念覺得若是它們不動彈,她真的可能將這些種苗當成燒火用的枯枝雜葉了。

“哼,你可得小心點。”看見殷念來了,那些照顧種苗的人臉色都很奇怪,對她又警惕但是卻不得不求助於她的不甘混雜在一起,活像一盤打翻了的顏料盒。

殷念朝著離自己最近的一株種苗走過去。

旁邊那人似乎是這顆種苗的主人,見殷念抬手就扯種苗的枝葉,動作間是他自己從未有過的‘粗魯’,不由得像一隻打鳴的公雞一樣叫了起來,“你動作怎麼這麼重!輕點我們的種苗可不同你的,不是你自己的種苗你不心疼是吧?”

殷念瞬間就鬆開了手。

她用這手托了托自己的脖子,這男人還在嘰嘰歪歪的罵人。

可當他抬起頭,看見殷念那幅徹底失去耐心的神情時猛地住了嘴。

殷念緩緩直起身,“我看不懂你們這幫人,到底是想讓我幫你們看種苗呢?還是不想呢?”

“我不介意看著你們的種苗去死。”

“畢竟又不是我的種苗。”殷念聳肩,“既然這樣,我就回去睡覺嘍,反正接下來愛死誰家的就死誰家的。”

“等……”男人聽見她第一句話就已經覺得不妙,立刻起身阻攔道,“我也是怕,怕種苗不聽你的,我們的種苗養的都比較嬌貴。”

“不聽我的?”

殷念笑了一聲。

小苗虛影當即在殷念背後展開,無形波動揮散出去,隻聽見那些原本還不怎麼動彈的乾枯種苗們渾身一激靈。

魔元素自發凝成了一把椅子,讓殷念直接坐下。

殷念抬手一招,輕飄飄道:“來。”

一個字,便引起嘩嘩水聲,那些種苗全都破水而出,拖著**的根鬚就乖乖的來到殷念這兒乖乖的排好隊了。

殷念甚至都不需要數一二三,一眨眼的功夫,麵前已經彙聚完了種苗,還各自排列的整整齊齊。

“不聽我的?”殷念笑著越過那滿臉詫異不安的男人,看向了他身後的餘仁,“看來不會呢,我現在要找找看這些種苗為什麼活不了的原因了。”

“諸位,可以暫時離開嗎?”

餘仁的眉頭再一次皺起來了。

而對讓他們離開自己檢視的這件事情來說,殷唸完全乜有退讓的意思。

甚至她的耐心已經逐漸在與餘仁一來一回的試探中徹底消失了。

“要我換個好聽點的說法嗎?”殷念一手搭上了一顆乾枯種苗的乾枝,“我說,讓你們,現在給我滾出去,做得到嗎?”

“你!!”這話聽了誰都不怒?

“行了。”餘仁突然一聲嗬斥,他深深的看了一眼殷念,“三天內,必須給我一個解決辦法。”

他深深看了一眼殷念身後的一眾種苗,這一次俺倒是帶著人走了。

殷念微微眯起眼睛。

“嘶。”

辣辣走到殷念身邊,皺著眉頭道:“這人好奇怪。”

之前主人隻是隨口一句試探,能讓他惱怒敏感成那個樣子。

可現在主人說話語氣可不客氣多了,偏偏能忍?

“我以為他是不想治這些種苗,可看他方纔那樣子,卻又好像很迫切?”蝸蝸也在一旁分析道,“這人真是矛盾,我有些看不透他。”

“這會兒他不重要啊。”

沉閻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殷念身側,道:“你那兩隻小靈獸已經帶著空獸去他們給你準備的房間了吧?咱們現在趕緊的回去找空獸,離開這個鬼地方纔是最要緊的!”

“神骨還得趕緊給我們主神,殷念你到底在這兒磨蹭個什麼勁兒啊?”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