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漆黑的花朵,在場所有人都不覺得陌生。

因為他們早已看過無數次。

鬱鬱蔥蔥的長在殷唸的手上,被她捧在手上。

“這?”東區的人瞬間變得一片死寂,下意識轉身去看彆人。

可元辛碎如今在一人抗那無心道,東區群龍無首,他們的茫然無措都不知道該往何處投。

“讓開。”人群中,不放心追出來看的不死姥姥撥開人群,一雙蒼老眼睛直勾勾盯著這黑花。

“你說是就是?”不死姥姥驟然出手,一把抓住這黑花。

黑花一被她捏住,立刻就腐蝕‘不死姥姥’的手。

滾燙灼意讓不死姥姥下意識的將黑花拔出來丟了出去。

“我還能騙你們不成?”那對夫妻臉上終於有了揚眉吐氣的笑意,“這就是我辛兒的黑花,到底是我們自己養大的孩子,比你們可懂事多了。”

不死姥姥神情變幻幾次,最終一臉震驚的看向這得意的兩人。“你們明明冇死,卻騙了他?騙他說你們死了?”

“那這些漫長的時間裡,你們都在哪裡?”

不死姥姥自己曾拚儘全力養育孩兒,可她的孩子卻背叛她,傷害她,但即便這樣,對於‘母親’這身份,她並未有半分虧欠。

正是因為自己曾付出全部,真切的愛過自己的孩子們。

所以此刻她越發難以理解。

不死姥姥後退一步,“你們現在是怎麼笑的出來的啊?”

“你們的兒子,這麼多年,被三區聯合進攻,一人戰群雄,聽起來威風嗎?整個東區找不出第二個神尊,那東區漫山遍野撒的都是他的血,你們不心疼嗎?”

不死姥姥猛地指向東區那些人,“你們看看!就因為靠近他親近他的人都死了,所以這群東區的傢夥,到今日才知道自己的神尊並不是天生厄體。”

“他們需要他,卻不喜歡他,漠視他的感受。”

“我之前便在想,不應該啊明明他這麼強,怎麼就一個兩個理所當然一樣讓他付出,即便他自己不反抗也是原因之一,原來癥結在你們這兒啊?你們這些長輩親人都不將他當人看,其他人自然有樣學樣!”

不死姥姥一邊說,一邊往後退,彷彿不願與這些畜生站在同一片土地上一樣,而那對方纔還為肩上長花而感到開心的夫妻兩也順著她後退的動作看見了身後眾人的神情。

這一看便叫他們再也笑不出來了。

身後密密麻麻站著的人,用無數雙彷彿在看臭蟲一樣的眼睛盯著他們。

不是每一次相逢都是感人淚下的。

有些人,不論是活著還是離世都會給人帶來難以癒合的傷痛。

“你們圖什麼?”不死姥姥死死盯著他們,萬般想不通,“你們選擇詐死騙他這麼多年,讓大家對他避而遠之,是為什麼?”

這夫妻倆被罵的措手不及,周圍這些人的眼神與他們之前想象中的截然不同。

火辣惱怒的羞恥與憤怒一塊兒噴湧而出,他們反駁怒罵道:“我們要怎麼教育我們的孩子,關你一個外人什麼事?”

“我們東區在第一次蟲戰後便無比勢弱,天道不管,三區不尊,我們身後站著千千萬萬的人!你說我們怎麼辦?”

“若是不推他一把,他焉能狠下心來修煉?”

男人努力讓自己看起來站的更直一些,“有的時候,剪掉樹上的一些果子,是為了讓其他果子成長的更好。”

“當時我們怎麼知道天道選了辛兒為主神?那時候的東區全無希望,隻能將希望寄托在辛兒身上。”他們聲音越來越大,脖子上一根根青色血管貼在泛紅的皮上,看著像兩頭鼓脹的青蛙。

“我們這麼做,都是為了東區!”

“你放屁!”

一聲尖銳罵聲卻在不死姥姥開口前出聲了。

不死姥姥扭頭,看見一群東區的人捂著被打出的傷口紅著眼睛衝出來了,“你們他孃的放屁!”

“如果不是你們都離奇死去,我們怎麼會將,將神尊視為天生厄體,還遠離他,不敢親近他!”距離啊,是越不親近,就越會拉遠的,慢慢的,他們就變得自私了,用名為‘責任’和‘愧疚’的藤蔓束縛住了元辛碎。

“你們兩位為何如此啊?你們還是神王,若是你們在,替神尊分擔分擔也好啊。”

“神尊對兩位想來也是尊敬的,你們完全冇必要詐死。”有人痛心疾首,並不接受他們口中‘為了激勵潛能’這樣的狗屁說話,簡直騙鬼,根本說不通。

“說實話!”他們幾乎瘋狂,是誰讓東區變成今日這樣人心潰散的樣子,是誰讓他們軟了骨頭,如今麵目全非?

一群人嘶吼著要將這一年的钜變都融在這撕心裂肺的一喊中,“你們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對他!”

“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就在這時,活的久看的多的白歸慢慢的拄著柺杖出來了。

他腰被蟲族撕裂一半,治療都顧不上便出來了,今日發生之事實在太荒謬,太令人心寒。

令他這個曾經想吞併東區的人都忍不住出來刺上兩句。

“你們這些娃兒,年輕,看不透他們冠冕堂皇的理由下肮臟的本質,讓我來猜猜看。”白歸笑嗬嗬,說出的話卻刀子一般於凜冬出鞘,“你們傻啊?若他們不‘死’,你們怎麼會恐懼大過敬佩遠離他?不遠離,怎麼讓他的無心道越發強大?能量越發充沛?”

“若他們不死,元辛碎心中有責任,卻無愧疚,等他慢慢長大懂事,終究會開始為自己而活,可他們因為這狗屁的厄體死了,愧疚像山一樣壓著他,騾子套繩般困住他,好揹著你們東區就開始當牛做馬啊。”

“他厭惡自己,對家人愧疚,生怕自己的存在對大家帶來不好的影響,活不能好好活,死又不敢死,因為負罪感太重了,這時候怎麼辦?”

“豁!有人告訴他,你的無心道很強,強到你根本對抗不過,不如借用它的力量守護東區吧,隻需要做出一點點小小犧牲就好了,這犧牲是什麼?斷了情絲!”

“咱們一個普通好好的人,誰會願意去斷了情絲成為行屍走肉?”

“可他會啊!”白歸用歡快的語調說著讓人心驚的真相,“他傻唄,傻到自責,自厭,努力榨乾自己最後一點價值去挽回自己的‘錯誤’。”

白歸伸出手開始大力鼓掌:“好!真是好算計,就這種低劣的算計,也就騙騙愛自己的人了,不然哪個傻子願意被一幫吸血蟲捆綁千年萬年呢?誰力量強大了之後還當冤大頭呢?你們這人選找的好啊!”

“誰讓他在乎你們呢?”

“最低級的計謀,騙最愛你們的人,棒!”

“所以被你們榨乾最後一滴血,也是活該的!”白歸說到最後,已然是滿臉譏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