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咱們還得將神骨送回去呢!”

沉閻苦口婆心,其實在他心裡,底下所有人加起來都冇有殷念和元辛碎兩人中的任何一個人重要。

凡事要從利弊來看,若是隻有不好的路,那便隻能棄車保帥。

有的時候,無私到極致,反倒是他人眼中的另一種‘自私’。

大愛到最後,又成了另一種‘無所愛’所以‘無偏大愛’。

一切出發點都隻為了大局,足夠理智,也必須冰冷。

“放心。”殷念最後揮出一刀,這一刀挑起足夠的煙霧,瞬間將戰局變得模糊起來。

殷念連連後退,背後雙翼一震,“我忘了你都不會忘了神骨。”

殷念轉身化成一道流星疾跑而去,臨了還不忘怒道:“鳳輕,你們刻意控蟲族偷走我睡睡家人屍骸之事,我記下了。”

濃濃煙霧頃刻被蟲族用翅膀吹散。

鳳輕亦是受了傷,捂著脖子目光憤恨的看著天空。

在被元辛碎抓到時她就已經受傷不輕,不然不會在後半程一直未曾出手。

鳳輕極怒難消。

可又不能太過動氣,不然會連脖子上的傷口一起崩裂,得不償失。

她一點點朝著重滿所在地走過去,脖頸處的傷口還是裂開了,蟲族寄生的狀態也在這一刻撐不住徹底解開,這一解開,脖子處更是嘩啦啦的流出血液來。

再生能力雖好。

可到底也有極限。

她手掌摁在旁邊岩壁上。

隻揮手叫其他蟲族帶著人趕緊去追,自己連忙招來了靈藥師,還歇斯底裡的低聲罵:“去請重滿來,就告訴他我要見他,這都不對!”

“所有的事情都糟透了!”

這邊遭透。

殷念那頭卻是歡歌載舞。

尤其是貓祖,恨不得對著全世界驕傲的宣告,這就是它貓祖的後代血脈!

即便出生在盤中界又如何?

如今是一號響噹噹的人物了。

“還得是我們念念,帶著人就哐哐殺出來了!”

沉閻也挺高興,指著自己道:“多虧我的法則之力!”

貓祖撇嘴:“我們念念又不止你一個,我們可是有這麼這麼多的墮神呢~”

“對不念念?”

貓祖輕輕跳到殷唸的肩膀上,用尾巴親昵的掃過殷唸的脖頸。

下一刻整個身子卻僵住了。

掃過她頸部的尾巴黏連了大片的血跡。

而掃過去時,它能感受到殷念過分微弱的脈搏聲。

“念念?”貓祖聲音都變輕了。

隻見正在全力往前跑的殷念筆直的脊背塌了下來。

嘔出一大攤粘血,弓著身子就要墜落下來。

在貓祖一聲尖叫中。

辣辣飛身而出,一把拖住了殷念。

它從方纔大戰的時候就冇有出來怎麼打,就是為了此刻,接替殷念全力帶著她離開。

“念念!”貓祖急忙去抓著殷念,將人頂起來。

沉閻也過來幫忙。

“藥在這兒!”蝸蝸掏出一大把藥,往殷唸的嘴巴裡灌進去。

將她臉上糊著的血擦了,才知道她臉色白的多嚇人,和死人一般無二。

貓祖尾巴都揚不起來了。

“快去雲島,一定要快!”蝸蝸急道。

“不行!”辣辣聲音混著嘈雜風聲一起,“前麵有不少蟲族的氣息,得繞路!”

“那就繞。”沉閻當機立斷,“她這樣子,之前完全就是在強撐,不能叫她被抓住了,若是被抓住當真必死無疑。”

另一邊,空獸帶著百變和半翅幾度跳躍空間,隻是如今蟲族實在太多,它一跳差點都跳到蟲窩上去了。

“唔。”半翅突然捂著胸口彎下腰難受的叫了一聲。

跟著一起來的阮傾妘立刻看向百變。

隻見百變也麵露痛苦之色。

她一顆心徹底提了起來。

殷念狀態不好,所以伴生獸纔會感受到痛苦。

她不斷的祈禱,再快點。

一定要快!

“快啊辣辣!”蝸蝸不斷催促,此刻真恨自己不是速度快的靈獸。

眼看著就要越過前麵一群蟲獸的追擊。

卻發現沉閻直起了脊背,聲音沉沉道:“身後有人來了。”

蝸蝸豁然抬頭。

周圍同時出現了五個人影。

辣辣一個急轉,倉促停在一棵大樹頂上。

警惕的看著來人。

“你們……是誰?”

五人皆是從來冇見過的麵孔,也不知是敵是友。

……

西區內。

鳳輕用帕子將眼睛上的血糊抹掉,重樓正好走進來。

鳳輕便開始怒罵:“殷念當真是打不死的蟲子!”

“煩死了!”

鳳輕氣的要命,“浪費了我那麼多的資源,真當我不心痛的嗎?”

“而且,最後跑就跑了,還冤枉我?”

“狗屁的元辛碎家人的屍身,我倒是想拿呢!”

“可那幾個狗屁的棺材,從一開始就是空的啊!她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

那幾人站在殷念麵前。

將人圍了起來,因為擔心被旁邊的蟲族發現,冇發出什麼動靜。

他們伸出手,目光冷漠的看了殷念一眼,輕聲道:“將神骨給我,我們不動她,放心。”

“我們隻是為了辛兒而來,吾乃辛兒老師,這裡其他幾位,是辛兒的朋友,你也該聽說過我們的存在,如今你被蟲族狙擊,帶著神骨何時能趕回去?還是交給我們,我們避開蟲族方能更快將東西拿回去。”

“神骨,給我們。”

一直在費勁兒喘息的殷念眼睫抖動了一下,緩緩睜開眼睛看向了來人。

這幾人的麵容她還尚未完全看清。

卻先察覺到這幾人本來冷漠的目光變得無比驚訝,而這驚訝的源頭來源於她的手腕,他們盯著她的手腕,彷彿看見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

殷念低頭,卻見那戴在自己手腕上,用來尋段天門位置的鐲子緊跟在這幾人後突然也亮了起來。

幽幽光芒亮起,一下,兩下,三下。

鐲三亮,段天現,段天門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