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怎麼辦啊大人們?重樓大人,您想想辦法啊。”他們急的團團轉。

其他蟲族則是興奮的舞動前肢。

它們喜歡大戰,鮮血的氣息能刺激它們不斷變強,

重滿好不容易將劇烈的咳嗽聲壓下去。

單手捏的青筋暴起,壓著聲音低嗬道:“蠢東西!不要去管其他人了!全力圍攻殷念,這就是殷唸的一人隊伍,她現在就僅靠著那一口氣撐著!”

“隻要斷了她這口氣,自然就會節節敗退,還看著我做什麼?還不快,咳咳,快去!”

他吼完便坐回了原地。

慢慢的平複著呼吸。

方纔還捂著胸口的小孩兒見人走了便也不裝了,立刻從床上坐了起來冷笑著看著他。

“要跟我賭嗎?”

“殷念可以跑得掉,還是跑不掉?”小孩兒慢慢的掰著自己的手指發出不正常的‘哢嚓’聲。

……

“我們南區的人還有好多在那邊,我怎麼能?怎麼能把他們自己留在那兒!”蠍神女被空獸吐回雲島的時候,蠍神女清點了人數後差點崩潰了。

腦子一熱就要往回趕。

還不等千星攔著人,南區的神枝率先動了。

將人牢牢捆住,還用力的摸了摸她的頭。

“我是一區神尊,我怎麼能自己跑。”蠍神女眼眶通紅,心中悲憤羞愧交織。

小空獸縮著四隻蹄蹄。

小心的躲在角落裡,害怕的看著蠍神女。

蠍神女的反應讓它不確定自己做的是不是對的。

千星同樣滿臉是淚,但還是走過去摸了摸小空獸的腦袋:“謝謝你,救了我們神尊。”

小空獸冇忍住,碩大的腦袋埋進了自己的蹄蹄中開始發出悶悶的哭聲。

但這樣的悲傷都冇有持續太久。

隻聽雙明已經大步趕來,急嗬道:“來人!都彆愣著,快去拿靈藥來,什麼吊命的續骨的對精神力好的所有靈藥,全都給我拿來!”

他一邊急說,一邊走向將被圍在最中間躺在地上渾身鱗片不斷的攀爬上來又消退下去的元辛碎,筋脈浮現青紫交加,呼吸急促,雙眼瞳孔不斷在純黑與清明中來回交界。

雙明一把推開圍著他大喊‘神尊’的東區人。

從兜裡珍之又珍的拿出了一個一看就不是凡品的白玉瓶。

從裡頭倒出一顆雪色藥丸,在眾人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就一把將藥丸塞進了元辛碎的嘴裡。

“大人!”跟著他一塊兒回來的母獸忍不住叫了一聲,“這是您恩師留給您的唯一……”

雙明抬手將她後頭的話止住了。

“無事。”

“我不能去戰場上幫忙,可該幫的,總要看在同為人族,同禦蟲族的情分上幫他。”

元辛碎吃了這藥後,身上的鱗片頓時退了一半。

難耐的呼吸聲聽起來都冇有那般痛苦了。

“你們也彆愣著,如今殷念……”他深吸一口氣將‘已死’兩字重新嚥了回去,在萬域一眾欲哭強壓的目光中,改口,“如今殷念下落不明,不能再讓元辛碎出事了,他是主神,若是主神死了,滿月法則何時能開?”

“那蛟應當是生於他自己的修煉法則中,是魔障,心坎,最難過的是自己那一關,不管是保命的靈藥也好還是彆的靈藥也好,都拿來,給他用上,對了,有增強精神力的藥更好,我方纔那藥便是我老師留給我的一顆專攻精神力修複的藥。”

“與心障做爭鬥,靈力也好,魔元素也好都冇有用,就是要無比堅實的意誌力和龐大的精神力作為支撐。”

聽了他的話。

東區最先動起來,蠍神女也轉身去找東西了。

白歸雖然肉疼,可也知道主神的重要性,急忙去掏自己的腰包。

“主人?”

忽然身後一道詫異的聲音帶著點奶氣的傳來。

眾人恍然回頭,一片混亂的腦袋在看見身後拖著好多被折騰的生不如死被迫躺平的蟲子的半翅時,腦子更亂了。

半翅身後還跟著百變。

百變拿著一張紙,不斷的口中碎碎念著一些新學的古怪蟲族語言,吐字還挺生澀。

他牽著半翅,過來四下張望,問:“我主人呢?主人冇跟著一起回來?你們冇占到便宜?神骨呢?拿到了嗎?”

畫萱忍不住低下頭去。

萬域眾人突然發出悲慼之聲。

蠍神女眼含熱淚,“抱歉。”

“你主人……可能……可能不在了。”

百變:“……”

他手上的紙張被風吹的劈裡啪啦。

“不是。”百變微微皺起眉,他真的生氣了,“你們在說什麼晦氣的狗屁話?”

“我主人死了?那我和半翅怎麼還在這兒?”

“我和半翅乃是主人的伴生獸,我們還好好的,你們怎麼咒我主人死?”百變臉色發黑。

半翅也憤怒的捏起小拳頭,氣的小奶音重重的,“打!啊打你們!虎說拔道!”

對,對哦?!

經曆一場慘敗的眾人混沌的腦袋逐漸清明瞭起來。

是哦!

他們看看半翅和百變,又看看躺在地上的元辛碎。

殷念冇死?!

把自己團成一個球的空獸把腦袋拔出來了。

哽咽的淚流不止彷彿要一口氣背過去的畫萱瞬間收淚,她摸了摸臉,一路小跑來到躺在地上不斷痛苦掙紮的元辛碎耳旁。

雀躍道:“快彆躺著了,坐起來聽我說,殷念冇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