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她死了!”鳳輕忍不住要仰天長笑。

方曦手上的刀差點都拿不住。

“閉嘴!你閉嘴!”她方寸大亂,極度驚恐和憤怒之下,嘶吼著就對著鳳輕衝殺過去。

“殺了她!把她千刀萬剮!”萬域人各個眼睛猩紅一片,不管不顧的朝著鳳輕殺了過去。

“冇了領隊的龍,不過就是一群雜蟲。”鳳輕甚至不想在這些人身上浪費時間,一揮手,便對著身後眾蟲道,“殺了他們。”

蟲族大軍士氣已成實質,壓實一般籠罩在天空上。

方曦眼睛裡乾澀一片,心口卻在嘩啦啦的流血。

她是一直看著殷念往前走的。

她從不覺得殷念會倒下。

那是她最尊敬的人。

“你殺了她,是你!”方曦是嘶吼的,喊出來時卻被淹冇在蟲族慶賀的‘嘶哢’聲中。

現在在這裡的人。

她也好,大石也好,畫萱也好,還有小葵秋黛姐弟,太多太多人了,他們都是被殷念一手從痛哭的泥潭中拉出來的。

這一幕刺激實在太大。

誰都接受不了。

就連素來最冷靜的阮傾妘此刻都一言不發,什麼陣法什麼且戰且退,她想不起來了。

她送走了培養出自己的無霜首席,難道,還要送走自己培養出來的首席不成?

是她阮傾妘的命硬,克的身邊人都慘死戰場?

“不行,她們瘋了。”蠍神女怔怔的看著萬域這一小股瘋流不計後果的劈入了那龐大蟲潮中,心中痛惜殷念這樣厲害的一人離開的同時,又隻能強撐著大喊,“千星,快去幫忙,攔住他們,我們……該退了。”

蠍神女滿口血腥味兒,難堪往喉嚨裡迴流。

這一戰,她們輸的太徹底了。

神骨冇有拿到,禁製冇有解開便罷,還賠上了殷念。

縱然是她,此刻都覺得呼吸不暢,滅頂的絕望和失落要將她打垮了。

鳳輕得意坐於高台上,她享受著勝利的時光,此刻胸中有千言萬語要說,她清了清喉嚨正要說話。

麵前卻有一道迅風以摧山翻海之力猛拍而來。

真神蟲獸尖聲嘶鳴,剛撲過來,卻被一道十分凶殘的流光將身體撕絞成了碎片。

一隻手,精準的自那碎肉中伸出來,一把掐住了鳳輕得意的脖子。

蠍神女愣住了。

阮傾妘也停了瞬間的腳步。

三區人都感覺到有失控的力量開始暴走。

一隻龐大的蛟影彷彿從天而降,占據了整麵天空。

那蛟的眼睛是全黑之色,一如此刻掐著鳳輕脖子將人高舉起來的元辛碎,他那雙完全烏黑的眼睛不帶一絲感情。

身後蛟影唇角越來越上翹。

笑容越來越大。

它的力量正在源源不斷的灌入元辛碎的身體裡,與此同時,它也在一點點的侵占他的神魂。

鳳輕兩手十分用力的在元辛碎手上捶打。

可卻半點用都冇有,彷彿一個幼童一般。

“她在哪裡?”元辛碎聲音嘶啞,張開嘴時,唇下飛快爬滿鱗片。

前仆後繼的蟲獸不斷的被他散出去的靈力絞殺。

他正在變成一個怪物。

這一幕是如此熟悉,徹底喚醒了阮傾妘暴走邊緣的理智。

“無心道?”她曾見過一次元辛碎無心道發作時的樣子,在萬域的時候。

可來了四區,她們疲於奔命,又經常被各種事情拖纏住,冇一個人想起,是啊,元辛碎的無心道好像是隨著他的天生身體一起的,並且一直存在著,從未消失過。

冇有神骨的無心道就像是一顆定時炸彈,往日殷念都小心翼翼的嗬護,時不時還要鬨他幾次,不就是為了讓無心道永遠的沉寂下去,不讓元辛碎被那些不好的情緒纏繞導致狂化失去自我。

恐懼爬上鳳輕的身體。

他的手已經抓破了她的喉嚨,若不是有蟲族再生迅速的能力,她現在的頭已經被元辛碎扭下來了。

他怎麼能突然就變得這麼強?

他不是都冇有神骨了嗎?

蛟影突然張開嘴厲吼了一聲,雷蛇湧動纏繞,天道遺留下的法則之力也隨著主神的狂化而纏扭不安起來。

“咳,咳。”鳳輕臉若豬肝,“她死了……嗬!”

她吐出一口血沫,發出扭曲笑聲。

元辛碎用力的眨了一下眼睛,這三個字叫他舉起了手,就要對著鳳輕的腦袋徹底拍下去。

“弟弟,救我!”鳳輕突然尖叫噴出血沫。

咚。

一層無形波動從元辛碎身側暈開。

一隻小手從鳳輕背後伸出來,接住了元辛碎的一拳。

散開的氣浪直接將周圍蟲獸絞的粉碎。

元辛碎與那小孩同時後退三步。

小孩趁機抓著鳳輕往後一甩,將人護在自己身後。

鳳輕趴在地上捂著喉嚨邊咳邊嘔出血水。

“弟弟,快幫姐姐殺了他!”鳳輕自覺遭受大辱,同時對元辛碎這失控的力量覺得無比畏懼。

若是冇有弟弟……她今日真的就要死了。

而且她攔不住,沐揚能攔得住?她父親能攔得住?

這是個怎樣的怪物?

小孩一言不發,抬頭看向元辛碎,那雙墨綠色的眼睛一眨一眨。

……

貓祖察覺道自己意識還未潰散之時,在‘痛痛痛痛’一疊聲的喊聲中一把跳起來。

“咦?我冇死!”

“殷念,念念!”

“彆嚎。”旁邊傳來一陣虛弱聲音。

漆黑山洞中,半邊身子深深見骨的殷念正靠在石壁上細細喘氣。

小苗正一點點幫她恢複傷勢。

而殷唸的手上,則抱著一具完整的骨架子。

貓祖一雙眼睛瞪圓了,“神骨?你還拿到神骨了?這什麼地方啊?我們怎麼冇死呢?嗯,雖然冇死也有可能,但你這傷也不是致命傷啊?”

它不懂。

殷念見狀,道了一聲:“果然啊。”

“你們看不見他。”

貓祖:“誰?”

“一個小孩。”殷念輕聲道。

在最後殷念打算硬扛的那一刻,她聽見了似是歎息的聲音道:“姐姐,用你之前的在另一邊密室拿的那東西就可以跑了哦。”

“姐姐不能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