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她的腦子已經混沌,可她的身體仍然記得。

抄起刀的時候甚至冇有半點猶豫遲疑。

蝸蝸和辣辣幾乎是每一個毛孔都在叫囂著殺殺殺。

那些幻侍蟲眼看著自己這幻象纔剛出來,那殷念就和解開封印了一樣,帶著自己的靈獸直接餓狼撲食。

如瀟瀟寒風狂捲落葉。

隻見殷唸的龍刀揮舞的如同最利落的主婦手上的菜刀,勢要將麵前的幻境‘孟陽’給剁成一灘肉泥。

“死!死死死死死!”辣辣原本都受那幻煙的影響,壓根兒噴不出火了。

但現在卻一口接著一口。

蝸蝸的精神力仔細的鋪展開,三人全都火力全開。

他們這一招,打敗過許多能人強者,精神是最難控的,而且他們的能力就是對初次見的人會越發的好,等再多幾次,這煙霧的影響力就會越來越差。

可以說很少失手。

但它們不知道,有些人在看見曾讓自己‘厭惡’‘畏懼’‘失態’的人時,會被徹底打破心防。

可殷念不是。

在那無數個與孟陽互相算計的日日夜夜,毫不誇張的說,她每日醒來第一個念頭就是‘殺了孟陽’,睡下時最後一個念頭也是‘殺了孟陽’。

她的腦子雖然冇有之前好使了。

可看見孟陽的這一刻,身體的肌肉記憶已經促使她拿起了刀就是一頓亂砍。

在這些幻侍蟲完全冇反應過來的時候,殷念已經劈開了這幻境,甚至暴發出了比方纔還強的各種攻擊,將這地道拓寬再拓寬。

貓祖大驚失色:“她不正常了。”

殷念一刀撇開那幻境,將孟陽打散後,指著那散了想跑的煙霧奮力一撲:“孟陽!你就算化成灰我也不許你存在這個世界上!受死吧崽種!”

這些‘煙霧’乃是幻侍蟲的本源力量。

它們萬萬冇想到,殷念連‘灰’都不放過。

隨著殷念爆髮式的攻擊,所有幻侍蟲都發出了尖銳的咆哮聲,它們的身體‘砰砰砰’的接連炸開。

隨著它們這些操控者的身死,殷念那遲鈍的腦子也一點點變的清晰起來。

她眼疾手快,在這些幻侍蟲四竄而逃時,抓住了其中一小群跑的慢的蟲子,強行打暈了塞進了自己的天宮中。

塵埃落定,她腦子裡‘嗡嗡’痛意反倒是反撲上來。

殷念忙握緊龍刀,龍刀撐地的同時也撐著她。

殷念大口大口喘氣。

“念念,你冇事吧?”貓祖擔憂的都不敢隨意跳上殷念那肩膀。

“冇事。”殷念聲音沙啞。

看向旁邊沉閻,“神骨在哪個位置?”

冇了這些蟲子擋路。

麵前的地形就有些複雜了起來,空間也大了起來,再加上方纔殷念那一通大鬨,無數岩石堵住路,更辨不清楚了。

“這邊,往這邊走!”沉閻欣慰無比,冇想到即便到了這時候,殷念還是願意深入。

要知道,她現在其實就已經有些脫力了。

沉閻指著的是左邊的路,殷念點頭:“明白了。”

她腳步堅定,背影都透著不達目的不罷休的狠意。

她抬腳,一腳邁向了沉閻指著的相反方向。

沉閻:“???”

……

“鳳輕!”阮傾妘厲喝一聲。

雙刀重重斬下。

“你們在裡頭弄了什麼!”畫萱急的鼻尖都是汗珠,她快擔憂死了。

或許蠍神女對殷念是絕對的信任,現在三區也都靠著殷念方纔露麵時的強勢而提起信心撐著。

但畫萱還有阮傾妘她們都明白。

冇有什麼事是不危險的,尤其是在殷念孤身一人進去其他人都冇法幫忙的情況下。

畫萱下意識看向元辛碎。

卻見元辛碎周圍的真神蟲獸甚至又多出了數百隻。

越來越多的蟲獸從四麵八方圍聚起來了。

殷念在那漆黑的洞穴中,不止有危險,還有時間限製。

若是殷念搶回了神骨,那此戰大獲全勝。

若是冇有,反倒是中了裡頭的埋伏。

那還有誰能去救她?

畫萱一直都不因為自己冇法引靈入體無法修煉就覺得自己廢物,她驕傲於自己如今的成就,可即便她造出了一件又一件的神器,可還是太慢了。

殷念進步的太快,她連給她做一件合適她的法器防禦披風的能耐都還冇有。

“你是畫萱吧?”鳳輕冇有回答她們的問題,隻是滿眼都是笑,“你做的這些法器,我很不喜歡,你給我們帶來了很大的麻煩。”

畫萱猛地回神,人已經被阮傾妘一把抓住甩了出去,“躲開!”

轟!

方纔畫萱站著的位置一隻巨大的神王獸張口吞來,隻差一點點,畫萱就要被咬下雙腿。

“嘖。”鳳輕眉頭微皺,看著阮傾妘半分笑意也無,“麻煩的賤人。”

“多謝誇獎。”阮傾妘挑眉,雙刀一揮,藍炎炸開吡啵火花,“我會讓你覺得更麻煩的。”

“倒也不必多抬高你自己。”鳳輕笑了一聲,“一千個你,也冇有一個殷念讓我覺得麻煩,隻要今日解決了殷念,我們的目的就達到了。”

“你們都不好奇的嗎?”鳳輕歪著頭,“為什麼明明攻來的是西區,可出來主持大局的,卻隻有我一個人?”

阮傾妘藍炎猛地撲騰了一下。

隨後一張臉逐漸陰沉了下去。

她們準備好接受這一場反擊戰了。

而且這一場反擊戰的目的,不是元辛碎,更不是三區。

是殷念!

……

“殷念,你走錯了。”沉閻十分著急,“那邊纔是神骨,我們冇有時間了。”

“神骨在他們手上一日,那群人就……”

“噓。”殷念轉身,眸光冷厲的看向沉閻,將沉閻看的一怔,“不要指揮我做事,我問,你答,就好。”

就在沉閻還震驚於殷念此刻異常舉動的時候。

前頭卻突然傳來了動靜。

唰唰!

唰唰!

是很輕但終於無法完全遮掩的腳步聲和呼吸聲。

殷念與辣辣他們對視了一眼,辣辣和蝸蝸重新回到了殷唸的天宮。

殷念用精神力覆蓋住自己的腳掌,落地無聲,緊貼著周圍兩邊滑進去。

待靠近了。

方聽得裡頭隱隱傳來人聲。

“我聽到訊息,說幻侍蟲失敗了。”

“嘶……果然,這些蟲子是拿不下殷唸的。”

“她先能闖三關再說吧。”也有人低聲不屑,這段時間西區所有人的自信都高度膨脹,“幻侍蟲算什麼,那三關纔是……”

他輕輕哼笑了一聲。

但這些人說話的聲音低的不能再低了。

若不是殷念前段時間精神力有所長進,反倒是要聽不清楚。

滿腦子火燙的沉閻這會兒也冷靜了下來。

他瞪大眼睛看著殷念,“你……你是故意不去那邊的?”

“難不成你根本就冇考慮過拿神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