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輕那張麵紗被傾盆大雨淋透貼著她的臉頰。

殷念也當真覺得,真是能忍啊。

她看著鳳輕凹凸不平的臉頰,她是當真冇有將時間花在治這臉上。

“殷念!”鳳輕看到她興奮無比。

那些狂淋而下的雨同樣砸落在殷念身上,在她冰冷的戰甲上砸出冠狀花。

殷念唇角微微抽動了一下。

雨滴連連炸開,濃熱的血鳳火焰被圍繞在她周身的風之法則裹著一路炮轟而去,鳳輕幾乎是一個‘念’字尾音剛從喉嚨裡吐出去。

胸口便被橫踹而來的重擊擊打的倒飛而去。

風捲起風沙,在殷念腳下將她立刻送至鳳輕倒飛出去的方向,比她更快,出現在鳳輕的前頭,手上的龍刀變成了龍牙棒,雙手握緊狠狠揮出,重擊她那張欠抽的臉。

一棒勾出血肉將人打的再次倒飛出去。

一樣的招式,鳳輕是如何對千星的,殷念就怎麼還回去。

鳳輕滾落在地,剛在地上彈起之時,殷念便已經來到了她身邊,高抬起的腳狠狠朝著她的腦袋便下踏而去!

踩下去的腳被巨大的蟲臂擋住。

蟲壁外層還不斷的冒出墨綠色的毒汁來,殷唸的靴底不斷髮出‘滋滋’聲響,但很快,一層細密的詛咒股出現在她的腳下。

兩種不同的力量對抗焦灼。

雨勢越來越大,越來越急。

殷念下巴處的雨水珠子不斷的砸落下來,練成了一條綿綿不絕的水線。

“鳳輕,謝謝你對我朋友的關照,不勝感激。”殷唸的腳越發用力。

天空上巨大的瀑布撐開,再撐開!

又比之前大了不少,殷念這修煉方式註定她活著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以比其他人很快的速度變強。

龍牙棒抬起時又化成了龍刀,龍刀被殷念雙手舉起,用力的對著鳳輕的眉心就要紮下去。

“嗬。”鳳輕卻突然輕嘲了一聲。

隻聽見‘噗呲’一聲,那龍刀直接穿透了鳳輕的頭顱。

殷念卻不見喜色,反倒是眯起了眼睛。

麵前的‘鳳輕’就像是泄了氣似的,噗噗的往外噴著血漿,但整個人就如同氣憋一般變得扁平起來。

殷念抽出刀,上頭紮著的竟然是個殼皮?

“殷念。”笑聲伴隨著越發劇烈的雨聲一塊響起來,在前頭城池大門瞭望台頂上,鳳輕還好好的站在哪兒。

殷念踹開了腳下的皮。

“金蟬脫殼?”

她望著鳳輕,不見惱色,“是你寄生的這隻蟲族的能力?”

殷念身後,那些被越來越多的蟲族逼的冇有立足之地的三區眾人不自覺的往她這邊緊貼過來。

不得不說,這些人在看見殷唸的那一刻,竟有大鬆一口氣的感覺。

尤其是在方纔千星被鳳輕碾壓的時候,絕望化手摁住了他們的咽喉般痛苦,難道他們本本分分修煉的人,永遠都抵不過這些寄生了蟲族的人嗎?

但這種情緒還未出現,就被殷念一刀斬斷了。

哪怕如今劣勢,慘烈之極,殷念臉上看不出絲毫煩躁怒容,與鳳輕一來一回,笑問笑答,即便一招落空後也冇有失落,這份強大的冷靜力瞬間就讓其他人也跟著平靜下來。

深呼吸。

握緊法器。

他們望著殷唸的背影,在這段被苦壓之下的痛苦戰鬥中,開始慢慢得到喘息的機會。

“一隻?”鳳輕揚起手,悉悉索索,從她的袖口中爬出了一隻又一隻形狀怪異的蟲獸,“你可太小看我了,一隻怎麼夠呢?”

“說的也是。”殷念認真點頭,“畢竟你嘴都有八張,蟲一隻怎麼夠?”

鳳輕笑意一僵,臉上的笑逐漸淡了下來,雨水沖刷著她的頭髮,一部分緊貼著臉頰,剩下的貼著脖子,看起來像是從水裡撈出來的鬼魅一般,“牙尖嘴利!”

“謝謝誇獎。”殷念咧開白牙。

“你明明早早就能來,方纔倒是不見你呢?”鳳輕眼角的餘光看著那些逐漸將眾人包裹起來的蟲族,告誡自己千萬不要焦躁,殷念就像是一尾狡猾的魚。

一定要細之又細,才能完整的將這網魚抓進自己的網兜之中。

地麵的蟲族冇有發出一點聲音。

慢慢往外擴展,終於連個一個圓圈,將三區的人都包裹進去。

那頭真神蟲獸們將元辛碎和蠍神女她們這些頂尖戰力團團圍住,發出越來越刺耳的打鬥聲,將它們這些暗中挪移的聲音儘數掩蓋。

鳳輕可不滿足於暗中佈局,她還要挑撥離間,“明明你第一時間趕過來,就能阻攔我,很多人或許就不會死了,不是嗎殷念?”

“以前的你,還能讚一句,有勇有謀,挺身不折,可現在的你呢?你看看你成了什麼樣子了?”

鳳輕說話時,情緒異常高漲,飽含嘲弄,“你是故意的吧?這套把戲你玩著還不膩嗎?”

“等他們打的精疲力竭了,血染山河的屍身都堆不下了,你殷念,這才踩著最後的時間點,英雄一般的登場,力挽狂瀾!”

“何等諷刺!”鳳輕一雙翠綠眼睛此刻如狼一樣,在一片夜黑中滲人的冒出幾分慘綠之光,“我知道你迫不及待的想成為英雄,想收編他們,可你這也太急了吧?”

“蠍神女?白歸?你們也是活了這麼久的人了,她什麼心思,你們不清楚嗎?”

“千星,她非得在你全麵慘敗的時候出現,你看不出來嗎?從天而降拯救了朋友,你該多感恩戴德啊!”

鳳輕聲音越發尖銳。

“你們這幫蠢貨,被殷念玩弄於股掌之間還將她視如神明!”

千星已經被人抬到一旁,聞言她抬起頭,暴雨將她的臉打的一片慘白。

蠍神女胸口一把火,暴雨也澆不滅,很想現在衝上去撕爛她的嘴。

她知道,鳳輕在挑撥離間。

可人在最脆弱的時候,最容易搖擺不定,她年長,經曆過風風雨雨,在這種關鍵時刻自然不會掉鏈子,可其他人呢?

蠍神女當真心焦。

殷念卻抬手,先給鳳輕意思意思拍了個掌。

指尖揮灑水珠,“不錯,你說的我都要信了。”

“我殷念今日就是來做英雄了,如何?”

殷念抬手捂住嘴,做出誇張又吃驚的神情:“我姍姍來遲,踩著點,竟叫你看出來了?鳳輕,許久不見,你變聰明瞭啊!”

蠍神女豁然扭頭。

不是。

殷念在說什麼?

她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