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咳咳咳。”她用力的咳嗽起來。

“噓!!噓!!”誰知道男人卻突然緊張了起來。

“不要那麼大聲。”男人彷彿一個終於找到機會同自己心儀的小夥伴說悄悄話的人,渾身上下都透露出‘我有個大秘密要告訴你’的氣息。

“招來了人就不好了。”

“好不容易那些跟屁蟲都冇跟著你呢!”

男人也是累的夠嗆,身上氣味兒是十個殷念那麼重,但這也側麵證明這男人軸是真的軸,守信也確實是守信。

說好了幫忙就真的是一點兒水分不摻的幫忙,不是裝樣子賣乖。

“怎麼?想好讓我去接大傢夥兒了?”殷念瞥了他一眼,輕聲慢語道。

“都說了那不成!”男人急的不行,縮頭縮腦的四下看了看,“你過來,湊近點,我悄悄告訴你。”

殷念眯起眼睛。

給自己的耳朵覆蓋上了一層又一層的精神力和靈力才勉為其難的湊過去一點,一臉全副武裝。

男人:“……”

他深吸了一口氣忍了,側耳輕聲道:“四區是活不成的了。”

“你的那些個仇家,都不用你報仇,他們自個兒就活不成的!”

“再過兩個月,四區就要徹底消失了,冇有半點靈力了。”

殷念下意識的要離遠些。

這人知道自己在說什麼鬼話嗎!

可肩膀卻被看出她意圖的男人一把摁住。

他平靜的拋出了一個天雷。

第一次,非常鄭重的喊了她的名字,“殷念,天道不要我們了。”

彷彿有什麼東西在腦子裡‘劈啪’炸開,一下叫殷念彷彿生出了遍地是蚊蜂的錯覺。

放在她肩膀上的那隻手鬆開了。

殷念緩緩轉過身,與男人麵對麵對視。

那是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如果這男人是在騙他的話,那便不得不說。

他的演技實在太過出色。

殷念唇動了動。

男人用力緊握旁邊一塊離得近的石頭,壓下心底翻飛的情緒,“之前人多,我不好說,這樣的訊息一旦說了,四區會徹底失去秩序。”

“而我能告訴你的是,等四區覆滅,最終末日到來,隻有我那兒能倖免於難。”

“殷念,這訊息我不能在人前告訴你,是因為你的身後,時時刻刻圍繞著東區,南區,北區的人,你們現在是和樂融融,一股繩冇有錯,可若是叫他們知道了,我那地方可萬萬容不下那麼多人,你猜,到時候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不用猜,若這男人說的是真的,三區反目是必定的事情。

“而我為何一開始破例救你娘他們,隻有一個原因,他們是神光一族的人,你們如今喚作魔族,你娘這麼喚,我也便這麼稱了。”

“我救下魔族,是因為魔族纔是對抗蟲族的最大主力軍,你也看見了,四區覆滅和蟲族有脫不開的關係,魔族人越多,我那裡也會更安全,而且你們的人也不是很多,我那邊足夠容納。”

“而後頭不讓他們出來,是出來一次,我那處小桃源位置曝光的風險就多上一寸,我曾對我老師發誓,除非我死,不然定守好他留給我的救命之地。”

“於私,我不希望我喜歡的女人涉險,於公,我也要對我那兒的其他住民負責,你們進去,出來,我如何能保證你們就真的一個壞心思的人都冇有,不會將我那處的事情說出去?”

“你說可以封掉五感,利用空獸,可殷念,若不是徹底清除記憶,如何能保證他們冇有再次找到的機會?”

他很想信任殷念,但又不可能全信任殷念。

“那你就不該將這些事情告訴我。”殷念眨了眨眼睛,“若真是如你所說,但凡是如今在四區的人,隻要是在外頭活動的,哪怕不知道你說的那處避難桃源在哪兒,光是知道這個地方的存在你們就多一分風險。”

“你為何告訴我呢?”

男人鬆開了手裡的石頭,因為太過緊張,怕殷念反應太大,亦或者是完全冇有反應,石頭都被捏成粉末了。

但殷唸的反應比他想象的可好太多了。

既冇有一驚一乍的大喊大叫說不可能。

又冇有完全不信任,而是繼續試探。

他不怕試探。

“一來,因為你是魔族人,而且你的小苗實在是神奇。”男人眼中異彩連連,“你的小苗甚至能剔除卵塊,你若是願意同我一起,我們隻會更加安全。”

“二來,還是我的私心,你若是死在外頭了,你娘更不可能和我在一起了,也不願意待在那兒,你若是願意同我一起回去,你們團聚了,她待在那兒,她肯定也待在我那兒了,那我就更不用關著她了,你以為我喜歡關著她嗎?我也不想,可她老想偷跑出來,我怕在死在外頭了。”

殷念平靜道:“即便是那樣,那也是我孃的選擇,若是我死在外頭,也是我的選擇,我們的選擇,隻能我們自己來做,生死也是。”

自然,她心中還是感激這男人救了魔族的。

若不是他,殷女肯定就死在追捕中了。

她也不是那種,隻顧指責錯處不記恩情的。

“你說的話,我不能完全信,我需要證據。”殷念腦中飛速思考,“你說天道不要我們了?又是什麼意思?”

“又憑什麼說這句話?天道是死了?”

“冇死。”男人談起天道卻咬牙切齒,“它跑了!我老師說它跑了!”

“你老師?”殷念微微皺眉,“說起來,你老師到底是誰?總不能他說什麼就是什麼了吧?”

男人立刻道:“我老師乃是四宮滿月神之一,掌雷霆法則!”

此話一出。

周圍的風都嗚嗚颳了起來。

從方纔開始就一直冇太大動靜的沉閻在神冊中睜開了眼睛。

小子!

你要說這個,那我老人家可就不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