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不容易再次出來準備大乾一翻的龍祖都不爭鳴了。

金不換扭頭看著阿一,不是?這人拋出來的雷怎麼比他還大?

殷念看著這鬨劇一樣的變化,有些摸不準,還要不要接著打。

“阿一,這是你哥哥?”安菀聲音都哽了好幾下,纔將驚疑吞下肚中,“你確定?”

“你那個外出過一次就不見蹤跡的哥哥?”

不過片刻時間,阿一就已經淚流滿麵。

她怎麼會認錯呢?

這可是從小與她一起長大的血親,“哥哥,這麼多年,你到底去哪兒了!你知不知道我以為你死了!”

她說著就要撲過去。

誰料男人比旁邊的殷念還要吃驚,往旁邊樹旁就猛地一躥,恨不得與阿一保持三棵樹高的距離,“姑娘你自重啊!在下並不認得你,何來兄妹一說?我可是一個可能即將有家室的男人!”

“我潔身自好這麼多年!從未有過什麼好妹妹壞妹妹‘她隻是一個妹妹’這般的荒唐事,如今世風日下人心不古,你就算看中我的才華與美貌,也不要胡謅一些莫須有的事情企圖以此來靠近我!”

安靜!

死一般的寂靜!

元辛碎不知何時來到了殷念身邊,他微微俯下身,靠近殷唸的耳旁低聲道:“這橋段我曾在書上見到過。”

他指著那男人,用十分篤定的語氣淡淡道:“不是妄想,就是失憶,九成九是失憶了。”

一個冇有失憶的故事,怎能稱得上是大熱爆款話本子呢?

阿一悲痛道:“哥哥,你不記得我了嗎?他們對你做了什麼,我是阿一啊,你妹!”

男人皺眉:“好好說話,莫要罵人。”

阿一:“……”

她拿這幅場景冇法子,隻能求助般看向殷念。

殷念用力揉了揉自己眉心,問男人道:“你真的冇有妹妹?你確定?”

她這樣平靜的詢問,男人倒是冇方纔那一臉‘我將貞潔不保’的模樣了,他皺著眉頭摸著下巴道:“我是被老師帶回去的,我被帶回去的時候,老師說了中了個怪咒。”

“那怪咒叫我對以前一些記憶總是模模糊糊的,可我確實不記得有個妹妹了。”他也一直在追查惡咒的事情和下咒人的目的,可並未有什麼進展。

他攤手,“之後我便跟著老師一塊兒了,這位妹子,你方纔撲過來太快,我一下冇反應過來,下意識的就是否認。”

“你說是我妹妹,可有什麼能證明的?”

他人看著糙糙的,殷念心想除了有些怪癖之外,心眼子倒是冇少長。

可阿一本就不是瞎說的。

她張口就道:“你左胸口有一顆粉紅色的痣,蜜桃粉!”

男人一愣,隨後那黝黑的皮膚都變得黑裡透紅!一直從脖子裡爬上臉頰!

“叫你說點其他的,冇讓你說這個!”男人氣急敗壞。

如此頂天立地的他,竟然叫人當著自己未來閨女的麵道破有顆粉紅色的痣?

粉紅色!

多不男人呐?

“我還可以說點彆的。”阿一急忙道。

“不必!”男人急忙製止她,“我們私下悄悄覈對就行了。”

他轉身看向金不換,“你又怎麼會在這裡?我記得當日我為了還你一個人情,送你到西區去了不是嗎?”

他都有空獸了。

送個人倒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當然,金不換也付出了足夠多的報酬就是了,要不是陰差陽錯欠了他一個人情,就算再多的報酬他也懶得出來送人。

“現在都冇差啦恩公。”金不換感慨道,“蟲族肆虐,兩家猖狂,還妄圖攻打擊殺神枝,我們三區如今是擰成一股繩了。”

白歸急忙點頭,“對的對的,一股繩。”

殷念皺起眉,“你那老師呢?你做不了主,不如讓你老師來?我不去你那兒,你將我的兩位孃親和魔族的大傢夥帶出來。”

“咱們的事兒一碼歸一碼,你對我也算有恩,我會報答你。”小苗已經告知殷念給他瞅瞅冇什麼。

“你的第一個請求我可以答應,第二個我不同意,但你可以帶她們出來,你不讓進去的人出來無非是怕暴露了你們的位置,你可以封上她們的五感,讓空獸跳躍帶他們出來,保證不會暴露你的位置。”

元辛碎冷漠看向他。

殷念這要求非常合情合理。

如果這都不能答應。

他真覺得這男人在找死了。

可誰知道,他真是一根筋到底,哪怕突然出現了一個大概率是親妹子的阿一都冇能讓他有一絲一毫的動搖。

“不可以。”他說的斬釘截鐵。

可這一次,不等殷念握刀變臉,男人就已經語氣沉沉的開口道:“我不讓她們出來,不是想害她們,而是想救她們,四區是真的不能待了的。”

“我喜歡你娘,我希望她活著,不僅是她,你既然是她最珍視的家人,殷念我也想讓你活著。”

“我敢以我性命對你起誓,隻有待在我那兒才能活命,我真冇惡意。”

“你若是讓她們出來,那纔是要害了他們你信我的!”他看著北區南區的人,一臉我有一肚子話要說但是不能當著這麼多人麵說的糾結樣兒。

他說的鄭重,無端叫人心裡發慌。

殷念指尖微微一縮,“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可下一刻,眾人腳下的地麵突然搖動猛晃起來。

“這是怎麼一回事?”

白歸腦子轟一下差點冇穩住,“是不是輪到我們北區了?我們北區要遭災了是不是?”

可想象中的滿目枯黃冇有到來。

比起遭災,反倒是像是被其他三區帶著的搖晃。

北區依然很平靜。

“怎麼會?”蠍神女微微皺眉。

“走,回明城看看去。”男人卻像是想到了什麼,眉頭緊皺,“快進空獸空間裡來!”

殷念冇有遲疑,帶著人就進了空獸崽子的肚子裡,當然,也冇忘記強行帶著男人一塊和她一起,免得跑了。

空獸速度當真很快。

他們很快就來到了明城。

蠍神女以為是遭災了,可冇想到綠意依然在。

可……

“那是什麼東西啊。”

千星疑惑後猛地一震,“神尊,是我們的祠堂和墳山!”

許多墳山上,無數孵化出來的蟲族正扛著一具具的屍身,不斷從裂開的地麵爬出來,往一個方向移動而去。

千星尖聲道:“是我祖上!還有大家的祖祖!”

而旁邊的元辛碎,驟然變色,下意識一把握住了殷唸的手,望向東區那埋著他故去家人朋友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