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守衛們恍然大悟。

但很快又皺起眉頭,“可我們怎麼知道它們什麼時候會繁殖?”

殷念視線重新落在蟲子身上,獰笑一聲,“這不就看它們的了嗎?”

那好不容易喘完氣,翻過身來的蟲子再一次被殷念兩手捏起來。

“蟲族可以學人族的話,為什麼我們不能學蟲語呢?”

她摸著自己還有些微腫的臉頰,陰惻惻的笑聲令蟲顫抖,“這不是有現成的老師呢嗎?”

“學會了蟲語,自然就能打探訊息,更瞭解它們。”

“可你應當冇時間吧?元辛碎也冇時間。”阮傾妘看向她與元辛碎道,這兩人哪兒有功夫耗在蟲語上?

“不如讓你的靈獸來辦這事兒。”阮傾妘想到辦法,“蝸蝸心細聰慧,百變本身也是蟲族,交給它們中的任何一個都可以。”

可誰知道殷念卻搖了搖手指,“非也,非也,人選我已經定好了。”

她打了個響指,半翅就出現在了阮傾妘麵前。

她咧開小嘴,衝阮傾妘露出一個肉乎乎的笑,“嘻~”

阮傾妘:“……”

她不敢置信的看著殷念,“你打算,讓小半翅來學蟲語?”

“她連人話都還不太會說吧?”

殷念摸了摸小半翅的頭,冇有回答它們。

但又將正在天宮呼呼大睡的百變提溜了出來。

百變睜著朦朧睡眼,一雙金眸不解的看著殷念。

“接下來你和小半翅負責學蟲語。”殷念直接定了接下來兩人要做的事情。

百變的眼睛頓時瞪大。

“主人!我願意去戰場拋頭顱灑熱血主人!”

“這事兒讓蝸蝸來,它適合帶半翅!”

“也聰明,記性又好!”

殷念笑著轉身看向旁邊的阮傾妘,“看見了嗎?這就是小半翅的威力。”

“學肯定是靠百變,但蟲族可不會輕輕鬆鬆開口,首席我給你兩個選擇,一個是陪我的小半翅玩三天三夜,一個是去外頭苦修三天三夜,你選哪個?”

阮傾妘:“……苦修吧。”

半翅正是貓嫌狗厭的年紀,這個年紀的孩子當真是能讓人抓狂,自然,也會讓蟲抓狂,不讓它們精神崩潰,怎麼能讓它們屈服呢?

半翅得了主人的允許,歡呼著抱著那些一盒子蟲子就跑遠了。

殷念拍拍百變的肩膀:“還不快追上,我相信你,一定能學好蟲語,咱們這些鄉下土人土蟲,也得沾點城裡蟲氣是不是?”

百變的臉色就和吃了蒼蠅一樣難看。

殷念將事情交給兩個崽子後。

也不想再休息了,索性起身,與元辛碎兩人往外麵走去。

“明城現在怎麼樣了?”她伸長脖子往外頭看,“那枯萎的趨勢不知止住了冇有,還有蠍神女不知道能不能將北區說動。”

那白眉神老可不是好糊弄的老頭,殷念在四區大賽的時候就感受到了。

兩人走到外頭。

聽見了一些細微的哭聲。

走到帶頭纔看見地麵上蹲著許多孩子,他們正握著手上乾涸的散土哭的傷心。

聽見腳步聲,才猛地回頭,看見殷念是開始慌亂擦臉。

“殷念姐姐。”他們乖乖喊人。

殷念看見他們,就想到了自己萬域那些孩子們,不由得心一軟,安慰道:“彆哭,明城會好……”

“哭哭!哭什麼哭!”兩道稚氣的聲音越過殷念,氣沖沖的出現,“你們哭了,你們的家就能好起來了嗎?”

秋黛和小葵兩姐弟帶著一幫萬域的孩子站在身後,小小臉蛋無比嚴肅的盯著這些明城的孩子。

秋黛作為年紀最大的姐姐,手持一柄孩子可用的短劍,霸氣道:“你們的父親母親都在想辦法,你們哭也冇有用,反倒是讓大人替我們憂心!”

“哭哭啼啼的像什麼樣子,隨我們一起去鍛鍊纔是正途!”小葵繃著臉,在殷念驚詫的目光下像個小大人一樣一臉嚴肅。

“大人們已經很累了,不要再讓他們為你們操心煩憂!”

身後萬域的孩子們也各個開口接二連三的說話。

他們一人身上都配著適合他們的短刀,頭上手上腳上戴的無一不是防禦性和攻擊性的法器,不需要自己有靈力的也能用,一看就是出自畫萱之手。

“能吃苦的,去拿上你們的法器,我們去林中找小靈獸練手。”

他們跺了跺腳,腳下穿著的小靴子可以使得他們快速奔逃,身上的法器能讓他們短暫的發出攻擊,哪怕是還不能引入靈力修煉的孩子也能用,他們無法引靈入體修煉的,便靈活運用這些法器,至少要讓自己在能逃命的時候不會被一抓就著。

“不能修煉的,怕吃苦的,就快快回去,這都快到飯點了。”有孩子望著沉下來的天色道,“回去給你爹孃熱熱飯,再不濟整理整理家裡,讓他們辛苦一日回來也好鬆快一下,總有事情做的。”

所有聽見這些話的,包括殷念和元辛碎,都無一不震驚。

這些話,若是由大人來說,那顯得有些刻薄遷怒。

但這些話若是從孩子自己口中說出來的,而且還是萬域的孩子,殷念之覺得難以言喻的心酸苦楚在鼻尖喉裡漲漲泡開。

當時。

先知和老祖是如何看待她和那些學院學生的,那時那般心境。

她想,她終於能體會到十之一二了。

“小葵。”殷念努力揚起嘴角,衝兩人招了招手,摸摸他們的頭,“不用這麼緊張也沒關係,你們還小,可以適當的玩樂。”

小葵很高興的貼近殷念,可聽見這話卻收了笑。

“是我們不想玩。”

身後萬域一眾孩子連連點頭,“對,我們不愛玩!”

窮時,爹孃對孩子說,你吃,爹孃不愛吃這個。

亂時,孩子對姐姐說,不玩,是我們不愛玩樂。

殷念一時之間竟說不出旁的話。

哪怕是孩子,也有自己的想法,他們願意去做,下了決心,隻要不是不好的事情,即便是大人,也不能說不可以。

秋黛拉著弟弟,對殷念道:“姐姐,我們晚上獵隻神士等級的野靈獸給你們加餐。”

說完便帶著其他的萬域孩子走向了枯敗的林子裡。

在這樣的亂世中,他們這些大人,隻能保證孩子的安全,可卻冇有太多的精力去關心他們。

不知何時,這些孩子已經自己團結起來,以姐弟兩為首,過早的開啟了自己的人生。

那些原本還蹲著哭的孩子,一些用力踹了地麵一腳,猛地轉身跟過去了。

一些想跟去又不敢,擦擦眼淚回家去了。

殷念看他們稍大些的孩子將外頭的柴火抱了進去,小一些的實在太小的,也乖乖坐在凳子上,但不敢哭了。

“這是個什麼世道。”她輕聲感慨。

可一直安靜的小苗卻像是發現了什麼一樣。

它聲音激動起來。

“主人!”

“主人快將我種下去!種明城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