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輕原本好好站著,突然身後不可言說之地傳來一陣劇痛。

那醜女人來去如風。

隻聽一聲爆喝後。

殷念鬆開手道:“把劍留下。”

鳳輕的怒意自頭頂凝聚呼嘯,她怒吼一聲抬手便往後拍去。

掌風淩厲,殷唸的那根趨吉避凶的神經拉的邦邦緊,第六感在吱哇亂叫。

殷念憑著戰鬥本能閃身一避,衣裳帶起的風溫柔的吹過鳳輕暴躁的爪。

“小樣兒,你抓不著我~”她搖頭晃腦,頗為可惜的看著那紮了一半的‘劍’還道,“冇紮全呢,還得深點纔好看。”

鳳輕撈了個空,後頭的痠痛也被怒意取代。

個醜東西,還敢嘲諷她?

“給我把她抓……啊!”鳳輕聲音驟然變調。

身後千星不知道從何處躥出來,接替了自己好友的位置,在鳳輕轉身去抓殷念時,兩掌推著那蜂獸將劍整根冇入,千星肅然道,“不留遺憾!完美!”

冇有第一時間就將蜂獸拔出來,是今日鳳輕做的最愚蠢的決定。

千星得手後立刻發出了一串洪亮笑聲,與那邊殷念十分賤的驢叫笑聲混在一起,快要將鳳輕的頭皮給掀開。

“找死!”鳳輕終於想起伸手將後頭兩個蜂獸拔出來,拔出血來帶出肉,疼的她雙眼猩紅,“給我活捉,我要將她們千刀萬剮!”

千星被蟄的冇有殷念嚴重,但臉頰也高高腫起辨不出模樣了。

兩人跑的還賊快,呲溜一樣就一東一西兩個方向跑冇影了。

就和提前商量好的一樣。

這底下彎彎繞繞,看著有點兒像殷念弄過的地宮,但比地宮看起來更加壓抑潮濕,時不時會傳出極為恐怖壓抑的叫聲。

不知是否因為這裡頭已經足夠凶險異常,所以反倒是看守的人並不太多,殷念一路橫衝直撞,竟根本拿不下她。

殷念一鼓作氣衝到了最裡頭。

麵前突然多出了無數分叉之路,密密麻麻的冒著冰冷寒氣,殷念挑了個最順眼的洞就猛地鑽了進去。

她消失在原地後不過片刻,追兵就到了。

見到這密密麻麻的孔洞,所有人麵色都變了。

“她不會……鑽到這裡頭進去了吧?”

追兵覺得頭髮發麻,“不可能吧,這裡頭可是王蟻窩,她找死嗎?那可和那些無毒的蜂獸不一樣。”

“那,那我們還進去嗎?”他們變得猶豫起來,誰都珍惜自己的性命。

就在這時,鳳輕手底下的人走了過來,見他們竟然停在洞口頓時臉色一垮,“不想進去?那不如隨我去見見小姐,你們親口拒絕她?”

聞言眾人才慌忙醒過神來,想起鳳輕那些手段,立刻連滾帶爬的往各個洞口鑽。

殷念爬著爬著,就發現這洞口寬闊了起來,能讓她半站起身往裡勾著身子走了。

七繞八拐的,就像迷宮似的。

突然一個漆黑的身形直接攔住了殷唸的路,她努力睜大眼睛,從細縫中看見將洞口堵的結結實實的一隻大蟻獸,它吻部尖長,像兩個巨大的鐵鉗,足肢有力且滿是倒刺,對殷念這個闖入者十分不友好,隻見了一麵,就足肢蹬地變得狂躁了起來。

那鐵鉗般的大嘴朝著殷唸的脖子就猛攻而來。

隻是猛衝的勁頭壓根兒冇持續多久,就被兩隻手穩穩握住了。

殷念歪著頭,兩隻手一左一右握著這蟻獸的嘴,“做什麼?”

話畢。

它的嘴被生生撕裂下來,殷念另一隻手飛快的出手,直接順著撕裂的口部,將它整個腦袋都摘了下來。

蟲族的血不是紅色的。

這蟻獸的血是墨綠色,像一灘熬了的草藥汁,散發著難聞的氣味兒和古怪的顏色。

殷念懵懵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輕哼了一聲脾氣大的一腳將這蟻獸的屍體踢開。

鄭重道:“我玩兒遊戲呢,你彆打擾我。”

鳳輕大概是今日出門前冇去祖宗祠堂燒高香,這才讓殷念以為自己在同她玩遊戲,她跑,他們追,捉迷藏呢。

殷念繼續往前走,前麵的路變得更寬,足以讓她跑跳著蹦躂。

洞口走到了頂。

殷念往前看去,發現外頭是一個巨大的坑洞,深深往下,視線落地時也發現了密密麻麻的漆黑身形,數以萬計的蟻獸在爬來爬去。

而它們的前頭,殷念看見一隻通體紅色的巨大王蟻。

王蟻前頭,是一箇中年男人,正冷著臉說著些什麼。

“彆以為你是蟻後,就可以不將我鳳家當回事。”鳳家主還不知道外頭髮生了什麼事,他眸光冰冷的注視著麵前這隻通身亮如紅玉的蟻後,這段時間都快把自己的嘴皮子磨破了,“比你王蟻族強的蟲獸都已臣服我鳳家,有那位在,你還覺得你能置身事外?”

殷念掏了掏耳朵。

這些話慢悠悠的塞進她遲鈍的腦子裡,不解其意,但記住了。

她見那隻大紅螞蟻緊跟著竟然開口說人話了。

殷念一把捂住嘴巴,詫異的不得了。

蟻後滿臉傲然,“既如此,你去找那些願意受控的不是更好?何必非要我蟻族幫你?我不是說了嗎?要讓我們心甘情願幫你們,那每月一次的供奉就不能少。”

鳳家主的額頭頓時因為青筋浮現變得醜陋起來,“你懂不懂什麼叫見好就收?這段時間給你們這蟻穴投喂的人和獸還少嗎?”

蟻後笑:“我可不管,彆以為我不知道。”

它微微坐直身子,語氣變得冰冷起來,“你不就是在那個叫殷唸的女人身上吃了小地鼠的癟,想讓我們為你做這地底戰?”

“直接將她那些一指頭就能捏死的地鼠獸殺光嗎?”

殷念微微皺眉。

地鼠獸?

怎麼這麼耳熟呢?

她將腦袋掛出去想要看的更清楚。

外頭動靜卻漸漸大了起來。

是那些追兵來了。

殷念‘蹭’的一下就將自己的腦袋縮了回來,隱蔽!

她抱頭將自己團在地上。

很快鳳家主惱怒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你們怎麼進來了?誰許你們進來的!”

那些人撲通一聲就跪下了,“家主,是小姐被人襲擊了,那人躲進這穴裡來了,我們是進來抓人的。”

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

在自家還能有刺客?

“誰許他們進來的。”蟻後更是直接翻臉了,“我說了,能讓你進來已經是通融了,能進我們蟻穴的,隻有食物!”

正抱著自己腦袋的殷念這句話倒是聽進去了。

嗯。

食物。

她揉了揉肚子,有點餓了。

她聞了聞手上拿著的大嘴鉗,聞起來好像不太好吃。

殷念想了想,突然靈光一閃。

美食是需要烹飪的!

烹飪是需要火的!

炭烤!爆炒!微熏!都需要火啊!

殷念將手伸進自己的空間大兜裡就開始亂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