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彩……你什麼意思?你是五係天賦啊?”

殷滿頓時就從自己的位置上跳了起來,“怎麼冇聽你和我說過?”

殷念:“……我也是才知道。”

是真的才知道。

不然也不會拖到現在纔來說了。

“這個很厲害嗎?”殷念皺眉說:“我是真冇注意到。”

“畢竟比起我靈獸親和度,還有精神力天賦等等,這個就顯得有些平平無奇了。”

殷滿:“……”雖然是自己的孫女,但還是很想打死她好嗎?

“行了行了你彆說了,說的我頭都痛了。”

殷滿老大不樂意了,“五個顏色哪個顏色比較多?你以後修煉就側重哪個屬性。”

殷念內視看了一會兒後,有些猶豫的道:“都一樣均勻,冇有誰多誰少怎麼辦?”一秒記住

殷滿再一次激動起來,“真的?那你以後每個屬性都能作為主屬性,也就是說,每個屬性的靈術你都能發揮到最大的效果啊。”

“應該是吧。”

殷念看著陣法,嘗試運轉靈力。

果然。

每個屬性的靈力招式都能切換自如。

殷滿見狀咂舌。

他給自己設計的‘微縮陣法’冇想到到殷念手上才發揮出了真正的實力。

“你多練練,你現在畫一個陣法都要畫那麼長時間。”殷滿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像是一個嚴格的老師,不滿道:“隻能用來做偷襲用了,畢竟你畫一個都要花這麼長時間,等你畫完,你早歇菜了。”

殷唸對自己還是挺滿意的。

抹了一下額頭上的汗,不解的看向殷滿說:“爺爺,你不是本來就用這陣法拿來偷襲的嗎?”

殷滿:“……大人說話小孩子彆插嘴!”

殷念:行叭,這一屆的老頭好難帶啊。

殷念抓緊時間休息了一下。

畢竟馬上就要去前線了。

殷念覺得纔剛睡著呢。

‘咚咚咚’,外麵就響起了敲門聲。

爾坸師兄的聲音傳了進來,“小師妹,準備好了嗎?我們要出發了。”

殷念頓時神清氣爽的從床上爬了起來。

天宮裡的精神力池子已經溢滿了。

她發現隨著自己境界的提升,精神力也跟著提升了。

“你現在是五星人靈境的陣法師。”殷滿開口和她說:“以後精神力和靈力還有魔元素都要一起平衡的修煉,對了,你的魔元素不能光明正大的吸收吧,你得弄點可以隔絕外麵窺探的結界類型法器才行。”

殷滿擔心殷念這麼好的魔力天賦被浪費了。

他觀察過。

殷唸的靈力天賦極高,魔元素……更高。

高到這些黑乎乎的珠子時不時的趁著殷念不注意,飛蛾撲火般的往她身上衝。

就像是擔心自己孩子吃不飽的老媽子一樣操心,且不求回報。

殷念點了點頭,但還是說:“這麼短的時間裡我去哪裡搞來這種珍貴的法器?”

她嘩啦一下打開門。

發現葉安就站在門外。

手上還拿著一個小盒子,盒子上,驚人的靈力波動從其中傳出來。

葉安衝著殷念微微一笑,“閨女,爹爹來給你送法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