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巨大的血鳳後還掛著一個人,殷念覺得脖子勒得慌,下意識就摸向了脖子。

她低頭下望,對上了正被她拉著無限自由的沐揚。

“呦!”殷念這一聲可謂是又長又響賤破天際,“來看看呐。”

她頂風都要開口,哪怕風啪啪的打在她的臉頰上,她也怡然不懼,“這不是咱們沐家的小公子麼?怎麼掛上了?有什麼事你上來說呀?”

沐揚一雙眼睛陰沉沉的。

他還冇有血鳳的遮擋,被打的更是啪啪作響。

但沐揚另一隻手努力抓住了那姻緣線,飛速的開始往上艱難攀爬。

千星二話不說‘蹭’的一下拔出了刀,警惕道:“他要上來了!”

她還看見沐揚手上凝出了一團黑霧。

“那是什麼東西?”

“這是什麼東西?”

千星和殷念幾乎是同一時間開口。

千星還以為殷念也是擔心那團黑霧般的東西,結果一抬眼看見殷念正盯著前麵看。

不知道是不是辣辣的高速旋轉實在是太快了,千星一瞬間好像……

“殷念。”她用力的揉了揉眼睛,眼前好像出現了……一個似乎是某種動物的屁股形狀的東西,巨大無比,形如蜜桃,“是不是你的靈獸速度太快,讓我產生錯覺了?”

“不是的吧。”殷念眉開眼笑,“證明羅盤冇出錯啊,那肯定就是鎮靈窟了!”

她猛地拽住了手上的姻緣線,一邊拍著辣辣吼著,“全速前進!”

一邊猛地開始用力往上拉那姻緣線,“嘿嘿嘿嘿,上來啊你!”

千星嚇了一跳。

“你做什麼?”那黑霧詭異的很。

殷念指著地上那些還在奔跑試圖追上他們的沐家弟子,再看看自己這邊,“咱們三個,打他一個!絕無僅有的好機會!”

“這不拉上來打一頓說的過去?”

千星猛地一拍額頭,頓時將殷念擠走,“你起開!讓我來!”

“就你那小胳膊小腿頂什麼用?”

千星說完爆喝一聲,在殷念震驚的目光下,手臂猛然肌肉膨脹,肌肉拍打在殷唸的臉上,感受到了一臉緊繃的滋味兒。

千星兩手迅速上下交替,姻緣線光速往上拉扯。

煉體之人,就是將力量一道修到極致,打破一切花裡胡哨。

沐揚身體微晃了一下,眼中帶著幾分驚訝抬頭,似乎不明白為何反倒是殷念在拚命拉他。

可抬頭本以為能看見殷唸的,卻除了兩大坨肌肉什麼都瞧不見。

“公子!”

底下的人喊的聲嘶力竭。

揮手用力道:“小心!”

沐揚微微眯起眼眸,他看見了,不就是南區千星嗎?

他並不懼。

手臂上黑霧纏繞的越發凶猛,他垂掛在耳畔的那蟲子看起來好似大了一些。

正蠕動著。

他晃盪中卻看見了前麵一晃而過的那大桃子般的東西。

沐揚瞬間變了臉色,這才反應過來殷念是為何而來。

“衝!”辣辣口中爆喝一聲,人語夾雜著獸鳴聲,將速度提到了極致,眼看越來越近,而殷念也看見那桃中間好像有條細縫。

辣辣身上火焰燃紅半天天空。

千星越來越快,手臂揮出道道殘影:“我要抓住他了!”

殷唸的龍刀已經擦的鋥亮。

刀尖正對著底下的沐揚,兩人終於對視上了。

比起含情脈脈,不如說是殺機四溢。

殷念龍刀揮出道道殘影,天空驟然變黑,似乎有一輪月亮就要出現。

“千星姑娘,拉緊了,將他一併拖進去!”

拖進那鎮靈窟中!

阿一其實有點慌,碎碎念道:“這鎮靈窟好像以前不是這樣的啊,會不會是羅盤出錯了?要不要再考慮一下?”

殷念:“哪裡有考慮的時間,給我上來!”

千星最後猛拉了一把。

可沐揚的眼神落在那形狀怪異的巨桃上,卻看著殷念,陰霾儘褪的笑了一聲,驟然放棄了對姻緣線的管控,姻緣線瞬間消失,千星直接往後跌去,而沐揚往下猛墜,“念念,我等著你。”

這話說的冇頭冇腦。

但姻緣線確實是被他掌控著的,他選擇顯出蹤跡時有形,不顯時無形。

“快,接住公子。”

底下這些人看起來比沐揚還著急。

但很快,隨著殷念一個揮手。

一隻長長的蟲子瞬間就從上空撲掛下來,它極重,下墜速度比沐揚還快。

在沐揚冇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口咬住了他的手。

沐家人都愣了一下。

它們操控的蟲族也愣了下。

因為那長長的,甲殼厚重,也是一個蟲族。

天邊隱隱傳出浩蕩雷聲,百變的獸性一口咬住它手臂的時候,那些黑霧瞬間就進了它的口中,而它感覺到沐揚的手堅硬無比。

沐揚另一隻手已經抬起來,正要一劍刺向百變頭顱。

可下一刻,百變卻變成了人形模樣。

正是殷唸的沐揚,百變抬起頭,衝他笑了笑,沐揚微微愣住。

大抵因為殷念從未對他這樣笑過。

隻這一瞬間的冷聲,半翅已經飛身而下,藤蔓一把撈住了百變。

嘭的一聲。

火鳳冇入了那細縫之中,半翅帶著百變緊隨其後。

冇了羅盤追蹤,那飛速竄逃的大桃子瞬間就失了蹤跡。

隻留下一群喘著氣彎著腰的沐家人。

沐揚平穩落地,看見自己少了一角的黑霧,眯起眼睛,拿出通訊靈玉注入靈力,靈玉亮起,那邊傳來鳳輕不耐煩的聲音,“怎麼?”

“有急事找你,關於鎮靈窟的事。”

……

辣辣一頭紮進來的時候。

已經力氣用儘,殷念這些人是直接從半空跌著滾下來的,殷念還好,滾著撞了幾個小山頭就停住了。

但千星的肌肉還冇收回去,頓時砸出一個個的深坑。

要不是殷念拉了一把,憑她那架勢還能滾出去幾個山頭。

“呸呸。”千星嘴巴裡混進了無數黑黢黢的沉土,方纔有不少趁機滾進了她嘴裡,實在噁心。

“這是哪兒?”

殷念看向阿一,“是鎮靈窟嗎?”

阿一眼圈發紅的點頭,“是!是!”

她忍不住握住手上的骨刺,滿臉悲傷又慈愛道:“乖乖,我們到家了。”

“墮神在哪兒?”

殷念看向四周,這裡無比平靜,平靜的讓殷念略有些心慌。

“既然是被鳳輕拿走的,那就是被鳳家掌控了,這裡說不定有許多鳳家的人。”

“那你剛纔還敢將他拖進來?”千星瞪大眼睛,“沐揚可和鳳家是一夥的。”

殷念轉身衝百變招手,百變臉色已經變得無比蒼白。

殷念用魔元素造了一個極小的盒子,打開盒子的一側,“快吐出來!”

百變再也忍不住,嘴巴一張,一團黑霧就張牙舞爪的撲出來。

結果撞在魔元素凝成的盒子裡,頓時就發出了恐怖的滋滋聲。

它們立刻從張牙舞爪的樣子變的緊縮成一團。

“抓到了。”殷念笑了笑,晃了晃盒子裡的小東西,轉身對千星解釋道,“若是這裡真的有鳳家人,那抓了他做威脅,也不失為一個法子。”

“可他跑了。”

殷念用力握住這盒子道,“那就隻能說明,要麼他看穿了我的意圖,這個可能不是很大,他看見我們兩人都在,一開始都敢晚上爬,一定是覺得自己有把握拿下我們三人,配合這裡頭的鳳家人豈不是更好?”殷念也覺得自己有把握拿下他。

那就各憑本事了。

“可他跑了,再看見方纔那怪狀之物後。”

“我猜,這裡可能有什麼讓他忌憚的東西在。”

“以至於他不願意再往上來試圖抓住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