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揚神情難看,他幾分不滿落在涅槃身上。

涅槃額頭冒汗。

“該死,都給我轉過身去!”它加大了控製力。

但半翅已經率領著獨角獸的軍隊衝入了獸群之中。

他們將剩下的被控住的靈獸撞的皮開肉綻。

獸元透支的身上難受,心中卻暢快無比。

“叛徒,你可知為何你還是你,卻不如以前受歡迎了嗎?”

“我告訴你,那是因為靈獸生來被你吸引,但最終留下它們的是主人,主人帶靈獸,真摯,赤誠,眼前迷霧一時花,霧散了,看見了你那顆肮臟的心,你覺得它們還會不會喜歡你?”

“你天真的以為,主人是靠著你才得的靈獸歡迎。”

“錯!”

“若冇有主人,無獸愛你敬你。”

“可冇有你,我們依然愛她。”

“可我本來纔是主人的獸元,你這個小偷,偷走了我和主人的時間,還在她心口上插了一刀!”

涅槃臉上漲開一片怒紅,“閉嘴!我讓你住嘴!”

沐揚身上的靈力開始大量流失。

全部被涅槃吸扯進去,那些原本還清醒的靈獸,又變得痛苦迷離起來。

“不愛我又如何,怕我就夠了!”涅槃聲音極大咆哮道。

“涅槃,夠了。”沐揚感受著體內靈力的大量流失,略帶不滿的喝了一聲。

可獸元哪裡能夠?

“你為何憤怒,非要與我比個高低,你比誰都清楚,你嫉妒我,看她對我好,看她與我配合默契,你後悔了,你感受到了差彆,你還想回到她身邊!”

“我讓你!”涅槃身上爆發出強光,嘶吼道,“住嘴啊!!”

辣辣俯衝而下。

一把抓住了獸元往高空去。

靈獸鋪天蓋地的湧過來,沐揚吐出一口血。

徹底被殷念一拳轟開距離。

她背後魔翼展開,身上十條尾巴於虛空中重重一振。

周圍所有企圖圍攻的沐家人通通都被掀飛。

元辛碎脫離戰場,一個閃身來到殷念身邊,抱住她的人就往被轟出的那個突破口跑出去。

他們倆逃的乾脆。

周圍打上頭的人血退了頭,這才驚醒,蠍神女不見了,烏合宮那幫人也少了大半,一瞧,都在殷念和元辛碎吸引注意力的時候從爆破出的缺口裡跑走了。

蠍神女還賊囂張道:“哈哈哈哈老孃全身而退啦,氣死你們這幫龜孫兒!”

沐家主咬牙:“一幫廢物,還不快追過去!”

獸元立刻回到了殷念體內。

元辛碎速度極快,再加上殷念魔翼加持,兩人幾乎要化成流墜之星。

殷念飛快越過烏合宮上空,抬手一招,早就預備就位的小地鼠們紛紛起跳,瞬間被吞吞一個大口護進肚子裡,再鑽入殷唸的紫藤鐲中。

“睡睡,去雲島!”

雲島大門還開著。

已經有不少蟲族已經飛躍進去了。

但雲島真神眾多,那些蟲族一時之間攻不進,但四棵神枝都在痛苦發狂,米媛已經帶著魔族人在儘力控製安撫,但效果甚微。

尤其是守護西區結界的那棵神枝,不過幾日不見,竟枯黃了大半的葉子。

根鬚爛了一半,一副死相?

“這是怎麼了?”殷念走過去,臉色變了變。

麻奶奶咬牙,道:“還不將那個叛徒給我捆出來。”

“嗚嗚嗚!”被鎖靈繩五花大綁著的人也是個熟臉,那個很想回沐家的沐慶真神。

“之前的蟲卵就是他下的!”

麻奶奶痛恨自己不夠聰明,“異變開始時,他趁著我們不注意,給神枝下了新的一批更厲害的蟲卵!”

“我們雖然發現了,但西區的神枝已經遭殃了。”她都不敢用及時發現四個字,太羞愧了。

米媛鼻子都開始流血了。

“殷念。”她帶著人支撐著西區這顆神枝不讓它枯敗,“怎麼辦?那些得了瘋疫的都暈過去了。”

顯然是透支了,因為得了瘋疫後會逐漸喪失自控力,治療起來也控製不住自己,無限製的透支精神力。

“冇事。”殷念安撫的拍了拍米媛的手,“交給我。”

米媛退到一旁就被兩人同時扶住,她腿腳發軟,被半拖走的,但殷念在,她莫名的就覺得很安心。

殷念盤腿坐下。

四棵神枝迫不及待的將她圍住,無數枝條急迫無比,往殷念身上貼去求治療。

但殷念麵色凝重,並未馬上出手,而是道:“你們也看見了,如今蟲族再現世,沐家鳳家已經對四區開戰,首先要解決的就是你們這四顆礙事的神枝。”

“不要再固執己見。”

“我希望你們能與我們合作,不管怎麼樣,清剿蟲族乃是重中之重,不是嗎?”

神枝們猶豫的搖晃起來。

“雲島的真神們攔不了多久,不知為何,蟲族那些真神級彆的強大蟲獸,已經能自如的在西區任何地方遊走,再加上蟲族的繁衍力,沐家鳳家來勢洶洶,西區如今已經被兩家徹底勸服,不服者已經被殺光了,這樣高度統一又有蟲族幫忙的一區,三區任何一區都冇有單獨抵禦的能力,你們還在猶豫什麼?”

殷念斬釘截鐵:“南神枝,開啟南區通道,我們需要幫手!”

蠍神女精神一震。

開什麼區?

南區?

殷念做人了?

“對!對對對!”蠍神女激動了,“趕緊的神枝,我們南區的人都備著了!”

神枝們枝條顫抖,開始它們自己四個激烈的爭論聲。

殷念眯起眼睛。

“我不知道你們到底是受誰所托,揹負了怎樣的責任要堅定的守護四區分開它們,保證和平,但今時不同往日,我們冇有時間了!”

話音落下。

外麵結界傳來了劇烈轟響聲。

雲島是神枝的守護之地,是世外桃源,可如今它不是了。

再蠢的人都知道,想要統一四區,就要解決掉神枝,而神枝在雲島上,第一個要攻下的就是雲島。

西神枝在其他三個激烈的爭論聲中,舉起了自己的枝條。

而東神枝也舉起了枝條。

南神枝摸了摸西神枝枯黃的葉子,歎氣般的舒展了自己的綠葉。

‘哢嚓’‘哢嚓’。

是雲島結界逐漸裂開的聲音。

最終,剩下的兩根神枝舉了起來。

殷念笑了笑,無數魔元素從體內再無壓抑的爆發而出,根寶一躍而出,無數根鬚飛刺向西神枝。

根寶扭曲鬚鬚:“殺殺殺!”

準備最後一衝的蟲族在蓄力後,被一隻從虛無之境探出來的手猛地抵住。

這是一隻並不怎麼美麗的手,但有力,佈滿傷痕。

這隻手抵著這蟲族,一點點將這蟲獸推開。

露出她背後早就準備好的軍隊。

殷念聞到了熾熱氣息。

南神枝開放了南區的一個小口。

她看見一個穿著鎧甲的女人抵著蟲獸,率領著人殺出。

遙遙對望,那女人衝她笑了笑:“你好,殷念,我是千星。”

南區那些世家弟子,都乖乖的跟在千星身後,她指哪兒打哪兒,彆提多聽話了。

殷念衝她微微挑眉,魔元素呼嘯著簇擁著它們的王,將她高高托起來。

千星用力捏碎了那蟲獸的腦袋,隨意一甩手,對身後道:“還不拿出來!”

身後突然分出一群人。

他們拿著大大的紅橫幅。

展開。

金光燦燦的字,一如當時殷念叫人對她們吹鑼打鼓做的事情一樣。

【熱烈歡迎殷念姑娘入住定居我南區,攜手共度難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