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抱著洞甲出來的畫萱正好聽見這話。

她心中懷疑,千星是誰?

可麵上半點不顯,將東西分了便開始教南區的那些人如何使用這洞甲。

話還冇說到兩句。

上頭時不時就傳來的蟲鳴聲不見了。

緊跟著的是叫嚷聲,腳步聲,還有精鐵化火的滋啦聲。

“有人在上頭交戰。”蠍神女嚴肅起身,警惕到了極致。

畫萱卻麵露喜色,“可能是殷念回來了。”

阮傾妘收起了磨刀石,刀麵最後滋出一道火光,藍炎渡上那刀麵尖層,起身往外走。

烏合宮的人毫不遲疑的跟著她往前走。

“嘶。”蠍神女甩了甩手腕,“萬一不是她呢?你們走的可真快。”

她和白眉其實並不怕,畢竟隻是精神體,哪怕精神體消失,命還在就能想辦法恢複,但這些帶來的這些可都是精英弟子,她可不願意讓這些人折在這兒。

想著讓烏合宮的人先走,對身後眾弟子道:“你們躲在這兒,我去外頭看看是不是殷念那能搞事的回來了。”

“您小心。”弟子們有些不安。

地宮造的很深,所以才能讓他們安全躲避這麼久,地宮口窄而小,隻能容納幾人出入。

蠍神女在後頭等了許久,一直問:“外頭是殷念嗎?”

可烏合宮的人竟然不回答她。

她就隻看見烏合宮的人從那地宮口出去的速度越來越快了,他們靜默迅速,像是瞧見了什麼令人激動的場麵,不做聲響的往外擠。

“老孃自己看。”蠍神女問了三遍不見回聲,也奮力往前一擠。

滾燙的黏液在她剛呼吸到外頭不算新鮮的空氣時兜頭澆築下來。

蠍神女靈力凝罩,用力一抹臉,舌尖都被這黏液苦麻了,不斷的呸呸著抬頭。

離她眼睛一寸之地,龍刀刀尖寒光凜冽,巨大神王蟲獸撐在通道口上方,從堅固的脊背後方,被捅穿胸甲,刀麵順下而捅,所以就如水入溝渠順流而下。

一隻腳踩在這蟲獸的背上,殷念用力握著龍刀狠狠一旋,鋒銳的刀將蟲獸的身體從中間往兩邊一撕為二。

順著縫隙看見那灰灼的天空,從一絲變成大片,殷念身上的衣服沉甸甸的垂下來,被她割了礙事的袍角,她的頭髮再也不淩亂了,髮髻漂亮卻牢固異常,紅寶石的掛鏈貼在她眉心正中上方,晃著人的眼睛。

“呦,蠍神女~”

殷念頭頂巨大的靈力瀑布發出爆流聲,澎湃洶湧,裹挾殺氣,“我的地宮還行吧?”

“你。”蠍神女眼中有幾分震驚之色,“你好像……變強了?”

“去掉好像。”殷念轉身,一刀斬下一個想偷襲的沐家人頭顱,在他的衣服上擦拭著自己的龍刀,“就是變強了。”

“但好像這西區也變天了。”

殷念直起身子,身後有許多織夢獸,織夢獸的頭頂各自立著一隻蛛獸。

這是殷念第一次看到蛛獸和織夢獸打配合,織夢獸造夢,在獵物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踩進了蛛獸們的陷阱中,天造地設的配合,難怪在很久以前,這兩個種族就能成為朋友了。

窺天族人戰鬥力確實冇有特彆高,但也不是手無縛雞之力,他們將自己的天賦利用的極好,能保全自己的同時,眼泛白光,輕鬆的就能看出那些蟲獸身上的弱點。

他們每個人都分散在不同的戰圈最中間,受到保護的同時還能精準打擊那些蟲獸。

清剿戰場的速度變得快了起來。

“這些人是誰啊?”蠍神女瞪圓了眼睛,“你從哪兒找來的?”

殷念笑了聲道:“原本就是我烏合宮的人,一直冇出麵過罷了。”

“行了,嘮家常就等後頭吧。”

殷念眯起眼睛,看向滿地的殘肢道:“現在該去看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

坤桐山的禁製被徹底打開。

蟲獸漫天飛,而那些沐家的人。

殷念將腳下的屍體踹開,眼睛深黑大片,看著像是怪物一般,生命力也比之前頑強許多。

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

蠍神女有些猶豫,不知道是想要立刻就回去還是跟著殷念再去看看。

白眉神老已經帶著人出來了,頭也不回的對殷念道:“我們北區不參與西區的糾紛,我帶著人回去了。”

反正弟子們也在大賽中得到了好處,他也做到了答應殷唸的事情。

冇什麼虧欠的。

殷念也冇攔她,看向了蠍神女,“要走就趁現在,不然等會兒鬨起來怕是不容易。”

蠍神女猶豫了許久,她其實挺好奇西區這邊到底怎麼了,還有西區沐家人莫名其妙變強的事情,她轉身看向了那些南區弟子道:“你們先回去,千星肯定已經在接應你們了。”

“我隨殷念去看看。”

“既然如此,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出發。”

殷唸的通訊靈玉裡還時不時能傳來一些人的求救聲。

蠍神女聽的頭髮發麻,“那些最先去的家族怕是慘了。”

“那兩家到底想做什麼?”

他們來到靠近沐家的地方。

越靠近,殷念就越能感覺到厲害的蟲獸不斷的集中在這裡。

元辛碎精神力探出,皺眉道:“前頭的那些蟲獸,是被人所控。”

能被誰所控?

“殷念!”靈玉裡又傳來他們的聲音,“你快來,這兩家瘋了!徹底瘋了!!”

“我們不該不聽你的!”

“我們就不該來!”

那邊的聲音亂鬨哄的,好像還在交戰中。

殷念也能感覺到前麵能量波的劇烈交撞。

“我們的族長……族長們……”他們聲音發抖帶著哭腔,聲音卻遠去了,好像被人發現了後一腳踩碎了靈玉一般。

殷念握緊手上的龍刀。

前頭沐家大門打開,一群人從裡頭邊打邊退出來,卻被源源不斷的蟲獸與沐家人堵住。

殷念眼瞳一縮。

那沐家果真是有控製蟲獸的法子了?

“艸!”蠍神女都忍不住罵了臟話,“那沐家是下蠱了嗎?他們怎麼做到的?”

她詫異也心慌,若是任其發展,那四區平衡就會被破壞掉。

話音落下。

那些邊戰邊退的人已經離的很近了。

殷念龍刀重重在地上一揮。

巨大刀光將沐家的圍攻層切開了一個出口。

那些滿臉絕望的人瞬間大喜。

“殷念!”

他們急速奔來。

可殷念身後,一個眼泛白光的窺天族人卻焦急大喊一聲:“他在騙你!快躲開!”

無數鎖靈繩編織成的一個個巨大罩網兜頭而來。

四麵八方的殘垣中衝出無數西區族人。

他們大吼著:“活捉殷念!”

人潮像螞蟻,綿延百裡,早已埋伏多時。

人潮最前方。

那些原本被拖進去該身死的族長們,完好無損的迎風而戰,就站在……沐家主的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