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整夜翻來覆去好不容易纔睡著的所有弟子都彷彿聽見一個聲音透過拉扯著的神經不斷的往他們耳膜中突突。

“早上好早上好早上好。”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啼!”

這樣混亂的聲音來回交織,待他們終於艱難撐開眼皮的時候,‘比賽開始,四個字劈入他們的靈台,瞬間無數客棧床板上魚躍起一些衣裳單薄的人。

殷念聲音還在耳邊環繞,欲要與雞比響。

冷汗瞬間打濕整個脊背,“開始了?都醒醒彆睡了!我去她大爺的!搞什麼呢!”

一邊穿衣服一邊不知混罵了些什麼,穿靴子的手都急抖了。

殷念隻說了三遍。

便將手往兩兜一插,不吱聲了。

蠍神女:“你不多喊兩聲?”

殷念實在詫異:“三聲還不夠?大賽在前便是還未醒,腦海中也總該有一根筋緊繃著的,三聲絕對夠了,若是三聲都不夠,那也彆比賽了,如此放鬆,趁早回家吧。”

蠍神女對這卻並不認同,“上場之時,過度緊張也不好,有的時候放鬆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殷念笑了一聲,“你說的是不緊張,但不緊張不代表不將這件事情放在心裡,總得有根線牽著。”

兩人誰都不能不能說服誰。

蠍神女也不惱,隻提氣打算自己再來喊兩聲。

卻在下一刻聽見了破風聲。

第一支隊伍在黑暗中腳步整齊的走來,行動間都帶著肅然之意。

殷念掃了一眼,笑了:“我說了,三聲足夠,其實這還是我退讓了幾步,若是按照我本來的想法,一聲,足夠!”

話音落下。

那些人踩著一眼望不到頭的冰麵出現在賽場火光下。

方曦率領著數千人走在最前方,她們眼眸清澈,衣裳齊整,不見半分睏倦之意。

蠍神女與白眉神老對視了一眼,皆從對方眼中看見了震驚與懷疑,來的這麼快?殷念提前通知了吧?

不管他們怎麼想。

反正萬域的人和烏合宮的人是來齊了,他們不僅到了,一到後便迅速又安靜的分成了各個小隊,早就演練了無數次一樣,冇有浪費絲毫的時間,動作整齊劃一。

“既然人開始陸續到了,那就開始吧,如此四區歡慶的事情,不好讓大家都當睜眼瞎,我西區是現場觀賽,剩下三區三位神尊自己看著辦吧。”

蠍神女和白眉神老毫不猶豫的溝通本體,將自己眼前所見在自己區內幻成了一個巨大的天空鏡。

天空鏡突然出現,被一些還未睡著的人陸陸續續的發現,驚呼聲傳出去,引得更多人揉著眼睛醒過來。

“哇!大賽開始了!”

“快出來啊大傢夥,給咱們南區的人加油!”

這兩區瞬間熱鬨起來,可元辛碎微微皺眉,看著自己的手似乎有些糾結。

直到殷念拍拍他的肩膀輕聲道:“冇事,就讓他們看看。”

“我說了,你還是東區的神尊。”

元辛碎數不出心中是何滋味兒,他其實可以忍,也可以自我調節無視那些令人心寒的事情,這麼多年都是如此過來的,但殷念想要的,他都會滿足他。

一麵比南北兩區更大的天空鏡出現在了東區。

東區的人都冇睡著,甚至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唉聲歎氣,“你們說,神尊什麼時候能清醒過來?”

“林老他們不是過去了嗎?神尊對林老還是有幾分尊敬的,說不定能讓神尊迴心轉意。”

有人臉色漲紅,喝了幾杯馬尿更是胡亂嚷聲:“神尊與我們共同患難至今,眼看就要成神!我東區就要苦儘甘來,竟為了一個女人如此荒唐!”

“他這樣的做法,如何對得起我們這千百年來對他的尊崇和信任!”他重重將手上的酒囊摔在地上。

渾濁的酒水斷續冒出,在地上短暫聚起卻凝著火光一起倒映出頭頂之上巨大的天空鏡,水對鏡,晃出的光叫眾人眼睛一痛下意識抬起頭。

天空鏡上,清楚的印出整個虛彌賽場。

他們‘蹭,的站起身,激動道:“是大賽?大賽開始了?”

“是神尊!”他們激動喊完,在看見元辛碎身邊身影之時,又忍不住怒火中燒,“殷念!她竟然還在!她如此連累我們神尊和東區,竟還有臉站在神尊身邊?”

勉強定下心神,卻又發現東區出賽的人竟然都冇在。

“我們區的人呢?”他們罵罵咧咧。

白眉神老再次增加了一下冰的厚度。

而他的決定無比正確。

因為加固後不過兩個呼吸的時間,就有數支隊伍同時抵達。

他們從四麵八方包圍而來。

先露麵的是南區的一群蠍子,它們背上都各自盤腿坐著一群人,衣服同樣齊整,不過不少人身上的衣服都打著補丁,叫常人看定說一句‘窮酸,,雖然他們的衣服洗的乾乾淨淨,頭髮也一絲不苟的梳起,眼神清澈並未覺得自己有半點見不得人的地方。

他們對麵方向是北區的一群人,這些人就大不一樣了,各個穿戴著神器護甲,從頭到腳無一不‘富貴精緻,。

殷念看著北區的這群人眼睛都亮了,死死盯著人家的護甲不願意將眼睛扒拉下來,“世家子弟啊?”

“是的。”旁邊的蠍神女點頭。

殷念正要感慨一下自己毒辣的眼光。

卻見蠍神女轉身帶著幾分驕傲道:“這確實是我們南區最優秀的一批世家弟子。”

嗯南區……嗯南區?

殷念飛速扭頭,看向了那群衣裳全都是補丁的弟子。

這些?

世家弟子?

南區這麼貧窮的嗎?

“你們南區的世家弟子倒是別緻。”殷念不說方纔那句是蠍神女誤會了,隻微微一笑出言試探道。

蠍神女從容道:“隻有這幫弟子是這樣,其他還是非常正常的在自己家中長大的。”

“隻有我們南區世家裡從小便表現驚人的弟子會被專門送到南區最為弱小混亂的地方去,他們生在世家,長在寒門。”

蠍神女說一半,留一半。

生長各一方,該有的資源照樣會有專門的人送過去,卻不是白得,而是要彼此合作,競爭所得,他們所得不缺什麼,所見卻大有不同,享受著資源的同時,目睹人間不平等,曉得世間萬難。

蠍神女希望他們既能有世家弟子的得天獨厚,又能有苦寒之子的堅毅野心。

哪怕這樣複雜的去做,往往要比正常成長更花費人力物力。

隻是這些話就不必說給殷念聽了。

可殷念是什麼人。

幾乎瞬間就明白為何蠍神女要這樣‘多此一舉,的介入孩子的成長了。

她看了方曦一眼。

蠍神女並冇有故意壓低聲音,萬域的人自然聽見了。

方曦被殷念看了一眼後,視線落在了旁邊南區那些人身上。

麵上不顯,心中已然開始萬分警惕!

而與他們先後腳到的,還有一群半獸人,半獸人們習慣性的彙聚在一起,他們安靜,眼中卻燃燒著火光,他們鮮少能拿到機會,這樣的人,會更拚命。

方曦扭頭看了那群人一眼,將這支隊伍也記在心中。

還有無數靈獸,站的遠遠的,卻也很早就抵達賽場了。

每個區都有優秀的人,正如先到的這些人。

他們到了好一會兒之後。

才陸陸續續的傳來紛亂的腳步聲。

衣衫不整,或缺鞋或少衣的一群參賽人才腳步紛亂的從遠處奔來。

這些人,殷念看都懶得看。

他們本來一肚子怨氣,可到場之後,見到了這些早就來了,排列的整整齊齊的人,獸,半獸人之後,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有了對比之後,人就會感覺到羞愧。

不然連自己幾斤幾兩都不清楚。

連這幫人都到了,整個冰麵幾乎站滿,可‘幾乎,就代表有人還未來。

元辛碎坐在上位,眼中不知是失望還是冰冷。

全場人山人海。

東區……一人未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