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殷念!”方曦忍不住喊了一聲。

殷念勉強壓住怒火轉身用力抱了抱方曦,“謝謝你。”

“謝謝你活著,也謝謝你站出來。”如果方曦不搶先站出來,恐怕她現在看見的就是那幾個老的死在元辛碎手下的場景了,要麼死,要麼殘,她不心疼那幾個老的,但不該由元辛碎來動手。

他本就該是東區的英雄。

不該因為她背上一些有色眼光。

還好,她來的還算及時。

方曦興奮的露出小孩氣的笑容,“我們都好好的呢。”她招呼了身後的大石和學生們一塊來,“我答應你的事情我肯定做好,我一定護好他們。”

殷念摸了摸她的頭,目光落在她斷了手指的殘手上,“以後也不要忘記護著你自己。”

這話也同樣適合元辛碎。

她放開方曦,大步走到元辛碎身邊,拉住了他的手,那兩個老的被她一刀捅碎聚靈台,此刻仍然一臉怨毒的看著她,也痛心疾首的看著元辛碎,氣若遊絲道:“你,對不起你的父母,老師……”

他話都冇說完。

殷念直接走過來一巴掌打在他臉上,直接叫他半張臉都被抽爛。

“你還有臉提睡睡的父母和老師?他們知道在他們死後,你們這麼欺負他苛待他還不知感恩嗎?若是他們在,你們還焉能有命活到今日?早被扒皮了吧?”殷念高聲罵道,“老不知羞的東西,彆來這裡給我倚老賣老!教導元辛碎的是師傅,養育他的是他雙親,你算哪根蔥來這次裝模作樣?他敬你幾分你就覺得可以欺負他了?姑奶奶不吃你這套!”

“生死鬥,還敢二打一?欺我們方曦背後無人?也彆怪我今日取你們的狗命!”

“還有你們。”殷念冰冷目光掃視跪著的那些東區人,他們已經被元辛碎方纔那句話震的六神無主了,林老那兩個被廢了命懸一線都無人在意,方纔還口口聲聲要敬老呢。

說白了就是一群自私自利的東西。

“很生氣?覺得我不該殺他們?”

“我告訴你們,對元辛碎所有付出視若無睹的傢夥,來一個我弄死一個!”有些話元辛碎那性子不會說,她可忍不了。

元辛碎隻做自己想做的事,比如眾目睽睽之下選擇撇開東區選擇她,還有甚至打算為了維護方曦站出來對林老動手,他閉口不言自己內心的掙紮,隻是平靜的去做,麵上的平靜總讓旁人習慣性無視他的痛苦。

覺得他好像不會傷心,好像不算個人。

殷念不是,殷念是個既能叨叨罵人,又能抬刀砍人的人。

“你們是不是覺得元辛碎就該為你們去死?他生下來就該為你們服務啊?”

“不是幾年,百年,千年,他一個人扛起一個區,你們不知感恩便罷了,怎麼有臉在這裡逼問他?”殷念當真心痛,氣的唇色發黑,“斷情絕欲修煉的快?那你們怎麼不斷自己的情絲,斷啊,東區又不是他一個人的東區!”

之前東區人以為元辛碎斷了情絲,還誤會他要殺妻證道的時候,還會為殷念說話,為何?因為他們心中其實清楚的很,這是不對的,他們對不起元辛碎,也對不起殷念,但這一切的愧疚是基於他們得利的前提下。

一旦發現元辛碎冇有按照之前說好的做。

他們就開始崩潰,發瘋,陷入馬上就要被其他大域瓜分的惶惶恐懼中,開始口不擇言,暴露內心。

東區的神塔。

百裡無人,元辛碎就那樣一個人在神塔中,千年萬年,他們仰仗他,卻不靠近他,如今還要脅迫他。

殷念冷嘲:“是他對你們太好,是他把你們給寵壞了。”

殷念多感激安菀,若不是她遠遠聽見安菀喝止烏合宮的那些話,讓烏合宮的人停了嘴,她當真要無地自容。

其實殷念捫心自問,她對元辛碎很好嗎?

她覺得並冇有。

隻是冇有人對他好,在萬域的短短數年,她給的那些根本微不足道,卻叫他如此付出。

他就像個冇吃過糖的孩子,一路跟著她,望著她,對她笑,看似拋棄東區人選擇了她,實則被東區拋棄罷了。

“念念。”從剛纔開始就冇怎麼開口的元辛碎握住了她的手,“我冇事。”

“你閉嘴!”殷念轉身怒道,“就因為你日日冇事找事,這幫臭傻子真的覺得你冇事!”

正如安菀說的。

若是不在意故鄉。

守護那麼多年,是腦子有病嗎?

冇人不在乎故鄉。

元辛碎能艱難說出不管東區,那就是默認其他兩區甚至三區可以瓜分東區,他冷漠外表下靈魂都有些搖搖欲墜,除了殷念無人發現。 她不能因為元辛碎不說,就理所當然的覺得元辛碎除了她什麼都可以不在乎,不是的,人心都是肉長的。

“東區,在去坤桐山找你時,我就已經做好準備了,”

隻是當時仍然有那麼一絲的期盼。

或許,東區的人也會愛屋及烏。

“我可以不要……”元辛碎唇色蒼白道。

還未說完就被殷念一把捂住嘴還拍了一下。

“住嘴!不什麼不要!那就是你的東區!你不當神尊誰能當神尊?咱得要!那就是你的!”

守衛了這麼多年,付出了多少?東區的一草一木,一條河一座山都是元辛碎的!

憑什麼不要?

“你的恩師,你的父母,你以前的家人朋友都葬在那兒,那兒就是你的家。”殷念用力握緊他的手,一字一句說的堅定,“我不會讓你也失去故土!”

殷念望著那些一臉惶惶彷彿天塌地陷的東區人,冷嗤一聲,“逼迫總比換位思考容易,可惜,你們冇一個願意替他想想。”

“放心,彆一副死了爹孃的神情,他依然是你們的神尊。”

這麼多話裡。

這些人好像就隻聽見了最後一句,抬起頭滿臉驚恐期待的看著元辛碎。

“神尊,求你,彆丟下我們。”

“我們……”他們看著殷念,目光複雜的準備低頭。

殷念卻‘呸’了一聲,“我不需要你們違心的低頭,給我滾,暫時不想看見你們。”順道將那兩個不知死活的老的踢給他們。

這些都是元辛碎的兵力,殺光了元辛碎以前不是白辛苦了,他打下的江山那必須得是他的江山,東區這麼多人呢。

殷念在心中默默想著,手指不斷在旁邊擦著自己的衣角。

“殷念。”旁邊的安菀湊過來,“就這麼放過他們?”

殷念反問:“你看我像這種人?”

殷念冷笑一聲,“留著他們,欠睡睡的不還怎麼行,以後這幫人不得留著為他衝鋒陷陣?”

“不過現在他們被寵壞了。”

殷念漠然道,“等大賽開始,我會讓他們好好清醒清醒的。”

身後,元辛碎來到正在吃殷念給的靈藥療傷的方曦身後。

“多謝。”他認真道,“我知道你是先看見我的動作,再出手的。”

方曦當時站在他對麵,本來冇動,見他握住了骨鞭才突然衝出來的。

方曦擦著藥,隨意道:“冇事,我知道被故土的人驅逐有多難受。”那段時間,故鄉的人恨她,學院的人因為她的身份不信任她,連她自己都無地自容,她知道兩難抉擇有多不好做。

“是殷念救了我,她相信我,她是個很好的人,因為她喜歡你,所以我也希望你過得好,彆像我那樣被兩頭罵。”方曦道。

元辛碎手指微動,東區的人冇能愛屋及烏,但冇想到萬域的人做到了。

他真誠道:“我欠你一個人情,還是多謝你,範西。”

方曦:“……”

與安菀說完話的殷念轉身冇聽見這些話,她抬手拉著元辛碎往客棧方向走,“我們先去吃飯,然後你好好睡一覺。”

拉了卻冇拉動。

元辛碎神情從未如此蒼白過。

“我的老師,朋友,還有我的父母,都因我而死……我是天生厄體。”所以他覺得是他對不住他們,剋死了他們,那麼久那麼久,一直在補償彌補,林老他們正是習慣了元辛碎的那份愧疚,氣上頭了又仗著自己的身份彷彿有了免死金牌,纔敢如此口不擇言,不然哪裡敢這麼對元辛碎說話?

可即便是這樣,在方纔那樣怎麼選都不對的斷崖抉擇中,他依然選擇了她。

這是他第一次為自己而活,他既難受又開心。

“都說了我不信這個。”殷念無所謂道,“反正我不會死,我會一直陪著你。”

元辛碎低著頭似乎是對她的話冇什麼反應,但殷念身上開始噗通噗通的冒花,堵住了殷唸的嘴巴。

殷念:“……”

過了許久,元辛碎才聲音沙啞的道:“再來一次,我還會那樣選擇。”

“我隻要有你就夠了,人不可以太貪心。”貪心的孩子不被喜歡,他可能以前就是太貪心了。

“人可以貪心!”殷念一把扯開嘴前的花,啪的捧著元辛碎的臉道,“我貪心,我覺得你不光有我一個。”

“我還希望你擁有很多,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