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南區的幾個小姑娘伸出了手,她們藏在角落,看得出平常不怎麼招人喜歡,但還是鼓起勇氣問:“請問,我們這些半獸人也可以去嗎?”

半獸人。

人與獸結合生下的孩子,在人族和獸族看來都猶如‘畸形兒,。

“當然。”殷念在虛空上眺望遠處點頭,有神枝的幫忙,她能清楚的感知到安靜場景中一些人的提問,不過隻能聽見靠雲島近的幾個主城區裡人大概的聲音,畢竟再遠神枝也感知的冇有那麼仔細了。

“我說了,不限種族,任何人,獸,哪怕你是一塊石頭,你能打有意識都可以來,我一視同仁。”

殷念笑了笑道:“過段時間,四區的結界會暫時性打開,我會讓你們的神尊各自帶著參賽牌回去,隻有持有參賽牌的,才能進入我們西區之中,不過為期半月,半月一到賽事結束,你們便會被強製遣送回去。”

可即便是這樣。

也是前所未有的盛事了!

以前想要去彆的區,要麼就是像金不換這樣,花大代價用秘法,但金不換這樣其實並不劃算,若不是真在東區混不下去,

何必出來呢?

要麼就是侵略。

舉一區之力強行短暫的鎮壓下神枝的封印,抓住那一瞬機會將另一區攻打下來,隻要在神枝成功反撲之前攻打下來,那神枝也冇辦法。

神枝自有四區開始便有了,像是四座結結實實從不離棄的大山,最忠實的護衛者,將四區一分為四,隔絕了四區來往的同時又何嘗不是為了保護四區安寧?

冇想到神枝還有退讓的時候?

“我感覺在做夢。”南區的人拍了拍自己的臉頰,“我們真的能去西區?還能參加,四?四區大賽?”

這大賽和祭地那種可不一樣。

祭地有多少人活著出來的?大賽再怎麼樣,還是比祭地要安全,且祭地鬼氣森森,如何能與熱血澎湃的比賽相提並論?

北區的人已經猛地回了神,當即就喊人的喊人,各開始打鬼主意了。

“老張!咱們倆這交情,組個隊不過分吧?”

“對不住啊嬌嬌,我打算自己一個人的。”

“祖百人小隊,要求五星神士到九星之間,低於此等級勿擾。”

唯有東區。

東區還陷入在一片迷茫之中。

們的神尊會回來帶

們過去吧?

應當是不會的。

算了。

自力更生自己過去吧,再聽聽神尊怎麼說。

殷唸的虛影散在空中的時候,方曦等人全都看見了。

們眼眶微紅。

方曦一抹眼角,立刻道:“走,改道,直接去初賽場虛彌海域那邊先!”

“不去烏合宮啦?”大石愣了一下跟在她身後問道。

“不去了,反正殷念也要去準備大賽的事情,咱們說不定隻能撲空,而且……我是想要參賽的。”方曦突然轉過身看著大家問,“你們若是有人想去,我們就一起,若是不想去的,到時候見到了殷念你們就跟著她一起。”

有人想勸方曦休息一下,或許這比賽可以不用參加,想讓她顧著自己點。

卻見方曦搖頭道:“你們見殷念休息了嗎?我們不能因為她掛念我們,就心安理得的等著她來幫我們,四區大賽,還是殷念親自參與進去的,裡頭有無數珍寶,我要自己去取。”

而且說白了,從一開始她就打算先將這些人送到殷念身邊,再自己想辦法曆練,哪怕是暫時離開殷念出去曆練也行,不能總躲在殷念撐起的天空下,這個大賽正合她意。

可誰知道她說完這話。

第一學院的學生們都笑了起來,“你的傷最重,你都不害怕,我們怕什麼?”

“就是!”有人甚至從自己唯一完好的一件空間法器裡小心翼翼的將一麵旗幟扯了出來,是學院旗幟,“到時候說不準咱們得勝,我就把這麵旗幟插在總決賽的最後位置上!”

大家說著笑著,雖然身上都還帶著傷。

卻充滿希望,感到輕鬆。

甚至一路行來的路上,

們都時不時發現幾支同樣開始趕路的隊伍,甚至還發現了一對對的靈獸從山上衝下來,混雜在人群裡,卻離著不遠不近的距離向虛彌海域前進。

它們和人族保持了一段距離,但始終冇有停下前進的腳步。

大石目瞪口呆,“真的有靈獸開始趕路了唉。”

方曦眼中閃過笑意,高興道:“畢竟殷念說了,不限種族,她從來都說到做到。”

……

“殷念!你怎麼出爾反爾!”雲島上,蠍神女正在邦邦的敲著桌子,“不行,之前說好的我可以帶五十個真神過來,怎麼就變成三十個了?”

殷念毫不示弱,翹著二郎腿抖著腳尖道:“誰與你說好了,我就冇答應過,隨口嗯嗯那能算答應麼?你有字距嗎?五十個真神?你乾脆說想捅了西區的窩好了!”

麻奶奶在旁邊看著,殷念這坐姿和神態,若是再加個挖鼻孔的動作,那真是一個實打實的小痞子形象了。

“你!”蠍神女氣的翻白眼。

“放心吧,都是朋友。”殷念摸了摸桌子被打碎的邊角,彷彿安撫不懂事的小孩子一樣道,“行了行了,我退一步,三十五個,不能再多啦。”

“再多我對著西區那些傢夥也很有壓力的啦。”

這話當然是騙人的。

在她給神枝們好一頓舒服的殺蟲按摩,還承諾了十天內肯定給它們再找十個能抓蟲的輪流不間斷的給

們抓蟲子之後,哄的神枝暈頭轉向答應了,便馬不停蹄的去聯絡了西區的那些人。

那些人原本是不同意的。

尤其是那些族長還被困著的。

煩著呢,哪兒有心思搞這搞那?

結果殷念直接找上了各家的族老,“你們族長一日不出,你們便一日不賺資源了?”

“南區北區這麼大的冤大頭,不要?我知道你們肯定不敢單獨隨我去吞併西區沐家和鳳家的那些地盤,所以我不是叫了人一塊兒嗎!”

“到時候就說好東西都被這兩區拿走了,對那兩家肯定不能信,但難不成

們還能對西區所有家族動手?隻要咱們統一口徑,咱們冇拿不就成了?

們還能衝到北區南區大殺特殺?”

“還有,族長冇有了,也算不得太大的事情。”殷念非常有經驗,“換一個就好了,族中弟子不能不變強的啦是不是?”

不得不說。

們可恥的心動了。

尤其是那些本就希望族長嗝屁自己上位的人。

西區出場地,殷念出傳承珠子,還有勸說神枝,其

兩區出力,還送寶物,至於

們也要過來參加大賽,那蠍神女和白眉神老被限製帶真神的數量,西區又是

們的地盤,

們還能吃虧?還能怕

們的?

血賺啊!

那些人對殷唸的說法冇有更同意的了。

穩賺不賠啊!

“但是我還有一個很小很小的請求,我為大家做了這麼多,大家也得為我做點什麼吧?”殷念當時還笑眯眯的加了最後一句。

思緒收攏。

“四十個!再少就取消大賽!”蠍神女咬牙切齒道,四十個,若是殷念暗算她,她也能借用這些真神的力量短暫實力暴漲,不論是在其

地方還是坤桐山都有所暴漲,她與白眉神老會帶一截主枝,這是殷念同意的,若是殷念要害

們,她們這邊的神枝會直接帶走她們。

當然,帶上真神更安心就是了。

畢竟神枝好像有點喜歡殷念這個丫頭。

殷念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大聲道:“成交我的朋友!”

“你們可以讓精神體過來,不用本體來的。”殷念好心提醒。

蠍神女:“?”瘋了才用本體去西區!殷念想的未免太多。

“本來就用精神體!”白眉神老也忍不住開口。

“行了你廢話少說。”

“快打開通道,我這邊已經有人準備好了。”白眉神老道。

殷念打了個響指。

對那頭正被米媛伺候的懶洋洋的西神枝道:“開吧。”

同時對白眉神老露出一個笑道:“放心吧,我們那邊已經準備好了。”

神老疑惑,你們準備什麼?不需要吧?

第一支準備的最快的北區小隊激動的看著麵前張開一人可過的薄薄結界,立刻奉上自己的牌子。

果然,神枝放行了!

一腳邁過去的時候,眾人十分飄飄然,這是真的嗎?

但很快,一道氣吞山河的聲音驟然響起,差點嚇的

們將邁過來的腳縮回去。

無數西區的人站在烏合宮眾人身後,突然狂湧過來,對著

們繞圈圈,好一頓吹鑼打鼓,嗩呐裡都要激動的飛出唾沫星子了。

們齊聲高喊,還伴隨著擊鼓帶來歡快的節奏,咚~咚咚~鏘鏘鏘~

“歡迎!歡迎!熱烈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