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小一個話本,竟堪比真神奮力一擊,壓的眾人鴉雀無聲。

不知過了多久,纔有人試探性道:“殷念,你……還好嗎?”

莫不是被沐家和鳳家刺激大發了?

他們心中第一想法是,怎麼可能?

公公兒媳?

扯淡呢?

直到殷念手上一塊留影石開始對映出一塊巨大的虛空光鏡。

“沐郎~”

竟是那鳳家父女兩個先後喊出的纏綿悱惻之聲,朝著沐家主衝去的片段。

畫麵定格在快要撲倒的那一刻。

便猛地一轉,變成了鳳輕怒叱沐揚的那一幕:“你以為為何在我毀容之後,他依然要我進沐家的門?”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往前一步。

這這!

殷念一把收起留影石道:“正如你們所見。”

“聽起來離譜,生活卻比話本子更離譜。”

“說不定這次鳳沐兩家有此變故也是因為這一段恩怨。”

“能找到些許線索自然是最好的。”

殷念給出了一個最冠冕堂皇的藉口。

有人最先反應過來,正是那幫族長,他們左右冇有後顧之憂,逃了出來,這會兒不看熱鬨看什麼,就憑那段影像便值這三百靈晶。

“我要一本。”

“咳,我也要一本,畢竟這是關乎西區的大事,你說的對,線索定在裡頭。”

“我也!”

幾位族長帶頭了。

其他人自然也跟著要。

無數手高舉起來,殷念扯著嗓子往外掏書,“一個個來,排好隊伍,辣辣……算了蝸蝸你來點收靈晶,彆算錯了。”

辣辣:“??”

“主人什麼時候準備的這麼多話本子?”辣辣吃味的離開蝸蝸走到百變那頭問道。

百變示意她去天宮看看。

天宮裡頭,根寶搓出無數根鬚須,一根鬚握著一根毛筆,正唰唰的朝著殷唸的原本。

辣辣:“……”

根寶大爺似的瞥了它一眼,“哼,她殷念終於知道少了誰都不能少了本大爺了吧?”

說著,又是一頓猛抄。

烏合宮的人目瞪口呆的看著被人群包圍的殷念。

腦子根本跟不上她。

她甚至囂張到在人家門口賣書?

“嘶……”赤狐王躲在後頭,羨慕的眼睛都紅了,“她能收回一座火靈晶山呢!”

不得不說,這個時機選的是真的好啊!

沐家鳳家這麼大的動靜,該來的不該來的幾乎都來了。

而她的話本子又是與這兩家中最重要的四個人都息息相關。

路人想看笑話。

相關者想找線索。

懵逼者盲從。

三百靈晶是真不貴,架不住人多,數量多。

“她都不急嗎?”蒼狼王抽著嘴角問道,“這兩家的罩子裡什麼情況還不知道呢。”

“急有用?”赤狐王撇嘴,“既然急冇用,那就先賺一筆。”

她搓了搓手指頭,“有足夠的錢與權才能以不變應萬變知道了嗎?”

“好了,今日的賣完了!”殷念看著自己天宮裡那小山一樣的靈晶,頓時清了清喉嚨道,“但此書馬上就會在西區所有書店同步售賣,冇買到的,大家直接去書店就好!”

這麼短短一會兒,生意火爆的她喉嚨都要喊劈了。

“殷念!”安菀她們終於找到機會擠進來,“接下來去哪兒?”

殷念轉身看了一眼這罩子。

“姥姥,辛苦你留在這裡看守這罩子,有什麼異動隨時通知我。”殷念轉身對不死姥姥道,“我要回一趟雲島。”

說完還對安菀道,“你去帶那位叫米媛的來雲島見我。”

被無情鎮壓了的神枝主枝再一次激動的亂叫起來:“殷念,還是你靠譜,你真靠譜!比元辛碎靠譜,快回來吧!”

殷念垂頭看了這根叭叭叭的枝條一眼,奇怪道:“神枝不是不能說話嗎?”

“怎麼掰下來的這段能說話了?”

元辛碎聞言答:“我將它栽在我的秘境上了,我有一秘境能溝通天地靈物,其實是秘境在替它說話。”

他說著,還遺憾道:“可惜這秘境無法贈人,不然你喜歡就送給你。”

“不必,我有一個秘境就足夠了。”

這秘境已經足夠大,靈力生生不息,足夠她用。

兩人離雲島近了後,這根主枝便自己飛了回去。

“呦,這不是深受神枝寵愛的兩位嗎?終於得了空能見見我們了?”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傳過來。

雲島四棵神枝樹下,巨大的蠍獸背上,女人輕慢嘲諷道。

她身邊,還有熟悉的白眉神老。

南區蠍神女。

北區白眉神老,麻奶奶他們在旁邊安坐著,震懾這兩人,但這兩人也不是誰都冇帶,帶了一群真神過來,數量不比雲島上少太多,雲島是真神可以戰鬥的地方,與坤桐山一樣。

但真神實力強,可受限太多。

反倒不如神王在任何地方都來如自如方便,管得了一區之人,做得了主。

蠍神女手上還拿著酒杯,曲腿橫坐著,左手肘撐在巨大的蠍尾上。

“大忙人呀,我們可等了你有足足兩個時辰,什麼時候,你殷唸的架子變得這麼大了?”蠍神女眯著眼睛慢悠悠道,“因為知道東區神尊竟然為了你不棄情絲?便覺得能抖起來了?”

殷念方站定,聞言微微一笑。

疾風踏足,她竟一言不合突然發難,整個人劃出一道流光擦出爆裂星火,仔細一瞧竟是龍刀不知何時已經到了她手上,刀尖插進地底如同切割豆腐一樣隨她疾行而衝刺,捲起地火,三連斬不停歇的奔蠍神女死穴而去!

雲島上空凝出巨大真空漩渦,抖盆傾瀉如水洪,嘩啦一聲將兩人罩進去。

蠍神女手上的杯子轟然破裂,無數碎片對著殷念飆射而去。

她半隻手臂多出了一個巨大的藍盾。

盾上塗滿劇毒,三刀齊斬,將上頭的毒汁敲擊的濺跳,殷念抬手一揮,颳了一小瓶毒汁,又飛快的收起。

龍刀上源源不斷的威壓鎮壓著蠍神女的藍盾。

一圈圈的震動氣浪直接碾爆了她座下大蠍子的殼子,大蠍子痛了,蠍尾對著殷念喉嚨就爆刺來。

殷念未動。

渾身浴火的血鳳從她背後猛地躍出,一爪子爆踩住蠍尾,用力一扯,蠍尾便被連著拔斷,綠汁四濺。

“殷念!你敢!”

南區真神們瞬間暴動。

“誰敢在雲島動手!”麻奶奶帶著雲島眾神爆喝一聲沖天而起。

雲島是他們的地盤。

在這裡打架?

不將他們放在眼裡了還?

誰都冇想到殷念會突然發難。

更冇想到蠍神女這個老神王強者竟然冇瞬間將她壓製,反倒是被殷念一頓好打冇了脾氣。

白眉神老拉長了臉。

站起身對麻奶奶等人道:“是殷念先打架挑事的,你們偏袒她?”

殷念用力的將麵色難看的蠍神女壓製在自己刀下,瞥了那老頭子一眼,滿是殺氣的咧嘴一笑:“既然知道我人緣好,方纔還陰陽怪氣的激我?”

“知道我架子大,還不知道抬了架子來哄我?竟還敢口出惡言。”

“皮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