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殷念!你瘋了!”沐家所有真神都被這巨大的殺陣壓的半跪而下,他們驕傲的頭顱被狠狠的碾入塵土,“沐家不過殺了你幾個小兵,幾個連神將都算不上的小雞崽子,你就這樣發瘋?”

小兵?

雞崽子?

那是她學院同甘共苦的同窗,是生死與同的朋友,也是家人,這些畜生怎能理解?

“你算什麼東西,也配與他們比!”

巨大光陣如同一個絞肉機,隻要掉入其中,不管是普通人也好,真神也罷,最後都會變成一捧可憐的肉醬。

真神不能接受自己這突然又荒謬的死法,他們尖叫咆哮,多下流肮臟的話此刻都從那張嘴裡源源不斷的冒出來,為了躲避殺招到處往角落爬。

殷念冷漠的望著他們,擦掉眼睛裡的血水,一如以前,他們這些人,高高在上的看著盤中界裡的人掙紮,愚昧,沉淪。

他們想要逃,可百足蟲一族不要命的衝上來,還有蟲寶在後增援,一副‘雖然不知為何但他們肯定得死’的架勢。

“她就是殷念?”跑商隊的人紛紛趴著,恨不得將自己的身子埋進土裡,都說持花無常心狠手辣,可真是百聞不如一見,一見差點被殲,“太殘忍啦!”

袁笪鈄原本就被嚇的三魂六魄都冇了,見狀更是失聲指著那些真神用氣音道:“殺真神啦!瞧見冇,真神!”

“噓!噓!”旁邊一群人已經成功將自己真的埋入土裡了,見狀咬著牙去抓袁笪鈄,“你不要命啦,知道她真神都一窩一窩的殺,還敢冒頭!”

袁笪鈄的頭呱唧一下就被摁進了土裡。

才沉進去。

袁笪鈄就發現周圍的土壤慢慢的變得濕潤了起來。

袁笪鈄抬手摸了摸,指尖一片濕腥,河道裡的血滲過來了,他的衣服也被染透,緊貼著他的身軀,就像是有無數雙手,扣住了他顫栗的靈魂。

他唇齒髮冷,咯咯的抖個不停,呼吸都屏住了。

慢慢的。

真神們的叫罵聲小了下去。

唯有幾人還在嘶吼。

“我們不會放過你的!你們萬域的人,都會死在我們手上!”

“殷念,你根本不知沐家有多強!你會後悔的!”

這彷彿要咬碎殷念骨頭的森冷之聲讓原笪鈄抖著手捂住耳朵,可那些罵聲還是源源不斷的飄過來。

“元辛碎,你情絲未斷,你竟來幫他了,神枝不公,偏心賤人!”

“我不甘心,我為沐家做了這麼多,這麼多啊!竟死在這種不為人知的鬼地方。”

他們聲音淒厲,幼兒聽了晚上恐怕都要噩夢不斷。

袁笪鈄內心尖叫不斷。

真神就這麼大片的死在他眼前了?

他突然不明白修煉的意義了。

大家變強是為了活的更久,可即便強如真神,還是被殺死了。

既然如此,那辛苦的修煉又是為了什麼呢?

為何不躲進老林裡,一個木屋,一壺小酒,無所事事的度日,賞賞月,喝喝酒?

反正都是要死的,要被殷念弄死的,為什麼不舒舒服服過日子?

他浸泡在真神血液裡,腦子已經完全不能正常思考了,他覺得自己要瘋了。

眼前的這一幕,以及殷念這個人,恐怕都會成為他畢生的陰影。

整條河都變成了鮮紅色。

蟲寶寶們噗通噗通的掉回到了河水中。

真神血液對它們來說乃是大補之物。

蟲寶寶們自從孵化之後就光顧著給蟲母找吃的,自己久未進食,豈能放過這樣的機會,噸噸噸的就開始大口吸收。

“念念。”

元辛碎一把拉過殷念,仔細檢查,“你怎麼樣?冇事吧?”

殷念身上都是血。

他緊皺眉頭,連用了三塊巾帕都擦不乾淨殷念身上的血跡。

小苗盤踞在殷唸的心口不斷的給殷念療傷,一邊治一邊叮囑道:“主人,下次不可再這麼過分去強撐了,你已經修煉的很快啦,早晚會將咱們的靈力大瀑布越拓越寬的,不可再這麼心急了啊。”

說一千道一萬,它同百變他們是一樣的。

殷念為萬域的家人們憤怒而戰。

但對他們來說,冇有人比殷念重要,他們更想殷念能好好的。

方大師在旁邊看的一愣一愣的。

“元辛碎?東區元辛碎?”他一把護住自己的夫人連連後退。

西區之前可攻打過西區,愣是被元辛碎擋住了,如此煞神!

“你咋跑過來的?”方大師舌頭都緊張麻了,“神枝呢?神枝不會被你劈了吧?”

埋在底下的那些人忍不住開始發抖,東區神尊跑過來?方纔他們還冇仔細聽,光顧著害怕這麼多真神一塊死亡的事實去了。

“還有,你的情絲不是,不是斷了嗎?你咋……”方大師兩隻眼睛瞪的史無前例的大,他以自己一千兩百六十二年為人丈夫的這一雙眼睛打賭,狗屁的情絲儘斷殺妻證道。

這都愛的要拉絲兒了!

“好哇,你騙人,你情絲壓根兒冇斷!”方大師平地丟出一個驚雷。

底下的跑商一眾人已經死死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莫說了!

方大師求你了!

不知道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嗎?

他們一點兒都不想知道這種會死人的秘密嗚嗚。

“主人!”又是翅膀的拍打聲傳來。

辣辣垂頭喪氣的落在殷念身邊,“對不起,底下太深了,還有一個結界,我,我下不去。”

它非常的失落。

今天主人已經傷心夠了,如果可以它真的想帶回一個活著的回來給殷念,哪怕,隻是讓她有那麼一絲絲的安慰。

“沒關係,不怪你,是我自己動作不夠快,如果我能抓住它,就不會這樣了。”殷念衝辣辣勉強的笑了笑。

元辛碎垂眸看著她。

不過分離才幾日。

殷念看著簡直判若兩人,眼中有說不出的疲憊。

他心疼極了,連旁邊方大師一驚一乍的聲音都自動轉化成了狗叫聲。

方大師一口氣說了個痛快,說完才知道後怕。

不對啊。

元辛碎在這兒,又不需賣給他麵子,還不是輕輕鬆鬆能殺了他?

人家連新月神都能殺,何況自己一個神王?

他利索的拉著自己的夫人飛快的用了一個保命的瞬移神器,逃之夭夭。

“他要跑!”蝸蝸精神力一動追。

被元辛碎一把摁住。

“沒關係。”

他冷著臉道:“從我來找你們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瞞不住了。”

之前的事情,是誤打誤撞的意外。

可這樣千裡迢迢得罪威脅神枝都要趕過來,便不是那種巧合能解釋的了的。

他本該在後方慢慢的為殷念謀劃,直到合適的時間再站出來。

可太多的人用刀捅著殷念往前走。

他不得不站出來。

怎能讓她孤立無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