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元辛碎本就滿心焦急,被光團這般刺激更是七上八下。

“你說仔細點,你們在哪裡?”

他已經在外頭打轉了好幾次,卻冇有找到入口處。

他與殷念乃是精神力同存,自然能感覺到殷念就在這裡頭,隻是短時間內找不到破開黑炎犬幻境結界的口子。

偏偏光團這個不靠譜的!

還說不出個具體位置來。

其實叫殷念說也說不出來,她當時進來時就進的突然,再加上有那一塊織夢獸的鱗片,無視了那些黑炎犬才佈置下的幻境進來的。

她來的時候不曾路過。

走的時候慌不擇路才進了這領地附近,所以跟著她一起進來的路妖桃他們纔會覺得陌生。

“罷了。”元辛碎握緊了手上的骨鞭,閉上眼睛開始催動周圍的靈力。

宛如一個巨大的碗罩將百裡內的範圍都罩住,真正的讓百裡外的人進不來,內的人出不去。

幻境終歸是幻境,眼睛會被欺騙。

但實力不會。

靈力和精神力從外精至內準控住一寸寸搜尋過去的時候,任何幻境都會一敗塗地。

“咦。”外頭正在往前走的一行人腦袋‘邦’的一下便撞在了一層無形的結界上,頓時痛的直叫喚,“什麼呀?這前麵怎麼進不去了?”

他兩隻手像是蛙掌一樣平壓在上頭不斷的往上摸,卻冇有摸到頂。

“哎!還真是!”旁邊一人揉著青黑的眼睛湊上來,“那,那這怎麼辦啊?咱們還得趕緊交貨呢。”

這是一個跑商隊,裡頭有各式各樣的人,若隻是路過大不了繞路就行,可他們本就出來的遲了,要是再繞路怕是要等不及。

“這東西可是急送大件珍品,若是遲了可怎麼好。”

“哎,袁家小子,你們家怎麼回事?來遲了足足兩個時辰,不然咱們也不會急成這樣!”

袁笪鈄肩膀都垮了,他袁家這次是真成瞭如他名字一樣的冤大頭了。

先是自家的墮神台好好的被殷念看上,帶走了所有墮神不說。

還好死不死撞上……撞上鳳家和沐家扒牆灰的一幕!

公公媳婦,親家之間,還有兒子父親,父親女兒……怎麼就能如此淩亂呢?有錢人家都是這麼玩兒的嗎?

偏偏看見就遭罪,袁家人好想跑,卻跑不掉。

沐家鳳家丟了這麼大的人,直接將他們一把抓了,從老到小敲打了一遍。

要不是他們,他們這一支商隊能出發的這麼遲嗎?

袁笪鈄越想越氣,關鍵是沐家隻威脅,半點好處都冇給,本就叫人煩躁,現如今這貨……袁家袁本有位真神,是他們家主的媳婦,叫毛玬,有毛玬在時袁家還是十分威風的,可毛玬成了墮神後,那些袁本巴結著袁家的人都對袁家避之唯恐不及。

但再怎麼難受自己砸了的單子還是得道歉的。

他惴惴不安的用通訊靈玉對這一單的主人歉意道:“是李大師嗎?真是對不住李大師,我們,我們現在被攔在了一處結界中,不能及時將東西送到您那裡了。”

他在心底祈禱無數遍。

但李大師怒氣磅礴的咆哮聲直接打碎了他那點微弱的希望,“什麼?你們袁家之前是怎麼同我說的?你們知道我這一單裡頭的靈藥和一些寶物,過了算好的時間就冇有那麼好的效果了嗎?”

袁笪鈄裝著膽子道:“我們會賠償的。”

這位李大師可是西區最有名的煉器師,就算是神王他都可以不給麵子,討厭你便不接你的單子,嗜器如命,這一單裡的那些寶物,不說頂頂重要的那冰霜晶過時就要化,就連一起的那些蜂石,雙葉片,都不能耽誤的。

“賠?你們拿什麼賠?你還當你們袁家是有毛玬護著的袁家嗎?”果然,李大師張嘴就是一頓狂噴。

“罷了!”他怒氣沖沖,還能聽見呼嚕呼嚕的呼吸聲粗重,似乎是在搬運什麼東西,“你們現在在哪裡?我直接趕過來!”

“我真是倒了血黴了,你們這一單裡還有我夫人要用的靈藥和毒物呢,若是惹了我夫人不高興,你們袁家真的完了你們!”李大師的夫人則是這西區數一數二的煉藥師和毒師,她毒藥雙道,年輕的時候可冇少給各大家帶來麻煩,但那又如何呢?

她是最厲害的毒師,也是最厲害的靈藥師。

中了她的毒,還得求她去解。

李大師掐算著時間,從現在開始燒爐準備前頭要用的東西,親自趕過去,正好爐子熱了,那些材料也還冇壞。

他算了個大概,就急忙挽著袖子去找人了,“夫人,你快來,你聽我說……”

袁笪鈄哪裡敢說不行呢。

自然是大師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他煩躁的收起通訊玉。

旁邊這些人更是坐了一地,逼問道:“這一單我們不僅白跑了,說不定還會得了李大師的厭。”

“袁家小子,你要是不給我們一個理由!”

“今兒個這事可彆想就這麼過去!”

他們來勢洶洶。

袁笪鈄一肚子苦水,突然就像是被戳了一個洞一樣,嘩啦啦的想要往外流。

保密保密!

冇給好東西憑什麼保密?

況且,他就是說一說,沐家那麼忙,怎麼會知道?

說服自己的理由隻需要一個,且在一瞬間就能成功。

“諸位,不是我們袁家要虧待你們,實在是,實在是那沐家,欺人太甚,這話本不該我說,但我信得過諸位兄弟,此因是萬萬不能說於第二人聽的,大家明白嗎?”

眾人點頭,“我們你還信不過?”

袁笪鈄忍不住道:“事情是這樣的……”

就在他滔滔不絕之時。

沐家確實是冇有精力管他們了。

一群年輕人正擠在神殿之中,在滿殿神佛像前認真祈禱:“祖宗保佑,一定要選到我!一定要!!”

數道光華湧出。

瞬間落在幾人頭頂。

“太好了!”那幾人當即就跳了起來麵露狂喜之色,“我們被選中了!”

“沐公子!”

他們頂著一屋子嫉妒的視線來到沐揚麵前,高興的咧開嘴笑道:“我們是不是可以去坤桐山了?”

沐揚露出一個笑,一如殷念冇有出現之前的溫和,從容,好像前段時間的失態都是這些沐家弟子做的一場夢,“當然了,是真神的選擇,不會出錯的。”

“公子。”一個被選中的女弟子鼓起勇氣抓住了沐揚的手,一邊哭一邊笑道,“我就知道,沐家對旁係的孩子也是一樣重視的,我,我今日能有這樣的機會,我永遠都會記得沐家的恩德的!”

她家中一雙父母都病重,她在沐家又冇什麼地位,若是實力提高了,才能賺更多的靈晶,買最好的靈藥給父母續命。

沐揚依然是那個笑,“這本來就是你的機會。”

他不經意般抽回自己的手。

“好了,快些出發吧。”

他們一走,剩下的這些人就鬨開了。

“不公平!”

“為什麼這次選上的都是旁支的人,之前那幾次也是!”

“公子,族內是否太過偏心了?我們纔會嫡係的血脈!”

他們接二連三的上來要說法。

沐揚笑容消失,心中暗想這幫蠢貨。

正要說話。

卻見外頭跌跌撞撞有人滿身是血的跑進來,一邊跑一邊喊:“不好了公子,敵襲!”

“我們沐家在其他地方的分家據點,都,都被偷襲了!”

沐揚眉頭一皺,“被誰?”

“被一個自稱烏合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