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為何要不斷的修煉。

弱者渴望力量,強者渴望與天同壽,同壽者渴望成天地主宰。

人的**是無窮儘的,所以許多人如飛蛾撲火一般不斷的變強!修煉!

從神侍,到神王,走到真神便被許多人視為路的儘頭。

雖知道,即便是真神也並不是真的無敵,不然祭地中為何屍骨累累,且還有墮神一說。

可再怎麼‘聽說’‘耳聞’也冇有用自己的雙眼親自看見時來的震撼,什麼天地同壽,都是騙鬼的,人終有一死,無人能免俗。

雖然那沐家真神早在殷念突襲之前就已經被數位墮神圍攻的奄奄一息了!

殷念充其量就是關鍵時間補了一刀。

可這一刀是普通人說補就能補的嗎?

普通人說補就能補成功的嗎?

最後一刀就像是最後拔旗的那個人,或許是通過層層人梯才能登上那摘旗高塔,但最終落在旗子上的那隻手纔是最讓人印象深刻的。

“真神,死了?”連安菀都揉了揉眼睛,她控製不住臉上的笑意,“快掐我一下,這不是我做夢吧?”

曾經的真神高高在上,他們連見一麵的資格都冇有。

現在卻屍伏殷念腳下。

“孫神!”殷念卻冇時間停下,厲喊一聲,“幫貓神!”

大片混沌的白被衝開,八位墮神瞬間落在貓神旁邊。

沐家數十位埋伏下的真神這才露出廬山真麵目。

“好大的手筆!”孫神大笑一聲,憎怨之力從氣孔裡撲出來,“看來我們的供奉人實在是有本事,竟叫你們沐家同時出現數十位真神也要解決她!”

白霧散儘,所有沐家真神手上都緊拽著一根細長靈繩,每一條長繩都是超神器,而出手的都是正兒八經的真神。

若是站在這裡的是殷念。

任憑她再怎麼天縱奇才,恐怕已經被活捉了,便是創了奇蹟一道,畢竟才換修煉方式不久,如何扛得住這樣重重設計後的重擊?

“喵!”

一聲尖銳的貓叫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那是一隻巨大化的貓兒,它渾身上下的每一縷毛都吸飽了血汁,五爪撐開,其中尖爪被無數細繩連根拔起,黏著皮肉耷拉垂著,但那些已經連接成網的靈繩也儘數斷在它的爪下。

它的獠牙飽含殺氣,半邊耳骨被打爛。

往日裡它的骨頭是軟的,跑的最快,躺的最順,唯獨今日,它凶悍無比:“算計我的人?問過我了嗎?”

“都忘了有我是吧?”

“看看你們,這一個個的嘴臉!”貓神的尾巴翹的高高的,哪怕是白雪等人來了這裡恐怕都認不出如今的貓神。

“那?那是我們的貓祖嗎?”

偏生,白雪他們還真在這裡!

得知了殷唸的訊息,她們怎麼可能還坐得住?

想著沐家和鳳家怎麼會傻乎乎的等著捱打呢,便火急火燎的過來了。

誰曾想啊……

“是貓祖。”她身邊帶著麵具的男人,也就是白雪的哥哥白牧成握緊了手道,“我以為以殷唸的年紀,創了一條新路,實力暴漲之下,再聰明也該有些飄飄然,鳳家和沐家不會白白捱打,那麼多的弟子說丟就丟了,鳳輕和沐揚明明是神王,看著卻毫無招架之力,我預想到了,他們會設下埋伏。”

“但我一來冇想到,他們的埋伏會被殷念識破,她倒是真的一點不鬆懈。”

“二來冇想到,殷念識破了,卻還是追上來了。”

“三來……”他長長的舒出一口氣,“我們的貓神,原來竟這麼厲害嗎?我以為隻是同階中排得上號罷了。”

那隻巨貓嘶吼了一聲,尾巴一掃就撲倒了十位真神!

它一腳踩碎空間,一抓下去便在一個沐家真神身上劃出重重的血痕。

“我們貓祖宗,曾經不是警告過你們嗎?”殷念用袖子擦掉龍刀上的血,“新月之內,它是無敵的,為什麼你們誰都冇聽進心裡呢?”

月圓之夜,她能出神王,他們也能出。

難不成這些大家族的數量還比不過她的?

所以殷念從一開始就十分警惕,越是實力精進,她的頭腦就越是冷靜。

她站在他們的角度去思考了,可沐揚鳳輕卻冇有為她想,若是想一想,便知道殷念手上還有一張貓神王牌冇用。

他們是看輕了貓祖。

也看輕了殷念。

在沐揚佈下陷阱要活捉殷唸的那一刻,貓祖瞬間出現幫殷念擋下一擊,而殷唸的那一刀原本就是為了斬神而蓄,殺了他們個措手不及。

“你們對自己,可真是自信。”

沐揚站在數十位真神身後,兩隻眼睛死死盯著殷唸的方向。

“你什麼時候看出來的?”沐揚平靜問。

殷念彎唇,“大概是,我的根寶說你靈力難纏的時候,你和鳳輕好歹是神王,我不知你們用了什麼法子,你們兩都是實打實的神王,被我一人打的節節敗退,這本就不合理,更何況你身上的靈力有異,更不該如此弱勢。”

一個人,若是對自己的實力冇有一個最清晰的認知,那這個人就離死不遠了。

她可以趁著真神隻剩下一口氣的時候偷襲成功。

但若是一對一對打,現如今也就神王實力,但從神士一躍成神王,殷念已經很滿意了。

殷念挑眉,“沐揚,鳳輕,你們兩快去找個戲子師傅拜師學藝吧,這場戲演的太拙劣。”

鳳輕垂著的頭抬了起來,“讓你三分,你還真敢抖起來?”

“殷念,你知道自己是個什麼處境嗎?”

“是,你了不起,殺了一個真神,那又如何?”

鳳輕扭動脖子,發出劈裡啪啦的脆骨聲,“你這一無所知的女人,真以為能在我們的地盤呼風喚雨了嗎?“

“你靠什麼?靠那隻貓嗎?”

鳳輕輕輕一揮,她的身後又出現了數十真神。

“新月無敵?那又如何?”鳳輕看向那看起來很強但實際上已經在重重包圍圈下顯得精疲力竭的貓神,“那也顧不上車輪戰吧?”

“殷念,今日我教你一個道理吧。”

“一個人的強是有限的。”

“真正的至強,是需要數量堆積的!”

白雪猛地往前一步,“糟了哥哥!鳳家也準備了人!”

“不是,沐家和鳳家是瘋了嗎?”

“竟讓數十真神護著鳳輕和沐揚?這兩人到底有什麼珍貴的,要這兩家這樣護著?!”

這些人不可能是兩家預料到了殷念會擊碎聚靈台提前佈置好的。

畢竟殷念這一出誰都冇想到。

隻能是早就安排給鳳輕和沐揚用來保護兩人的,正好撞上殷唸了,便決定傾巢而出滅了殷念這怪物!

可憑什麼?

兩個神王,需要這麼多真神前來守著?

“殷念!”

貓神一個跳躍,來到了殷念身邊。

它的臉也被血糊的看不清五官,“行了,我們該走了。”

“殺了沐家一個真神,你也賺了。”

貓神用尾巴圈住了殷念,就想帶著她後退。

可誰知道。

下一刻殷念竟將自己的手從貓神的尾巴裡抽了出來。

貓祖宗詫異道:“殷念?”

“神祖,辛苦你了。”殷唸的手摁在了它染了血後梆硬的絨毛腦袋上,“若不是您給我擋下那致命的一擊,我肯定不能那麼順利的殺了那真神!”

貓祖宗連臟了的爪都不舔了。

焦急問:“殷念!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話還冇問完。

貓祖已經冇影了。

殷念將它收了回去。

“殷念?”墮神們也轉身看向她,不明所以。

“也辛苦諸位了。”殷念朝他們行了一禮,“大家好好休息。”

孫神大驚失色:“……等!”

短促的一驚聲,人就已經都被殷念強行召了回去。

不死姥姥險些暈倒。

整個天空就隻剩下了百位真神。

還有殷念一人。

蜉蝣撼樹,不過如此。

她怕不是已經不知死活二字該怎麼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