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不是她就這麼知道了?

話癆殷滿都著實沉默了很久,才輕咳了一聲問:“你們,你們現在的修邪師,這智商,好似遠不如遠古時期他們的老祖宗啊。”

殷念沉思了片刻,一邊跟著那男人往本部通道裡走。

一邊在腦內迴應道:“他們變傻了,五洲弟子們變慫了,所以,至今還維持著一個微妙的平衡。”

殷滿咂了咂嘴,“對,你說的冇錯!”

老祖宗表示殷念分析的十分到位。

殷念還不忘記扯上自己的三份‘小點心’。

“來兄弟,就是這裡了,咱們這兒的傷員都是在這裡休息的。”男人指了指一間休息室裡躺成一團的人,“這裡有重症,輕症……”

殷念恰到好處的又‘噗’的一下噴出一口血,奄奄一息的道:“大哥,帶我去重症傷員那兒吧,那裡纔是我的歸宿,我怕是要不行了。”

“不會的!”男人皺眉,嚴肅道:“等有了足夠的精血你們都能恢複!”

殷念眯起眼睛。一秒記住

果然,修邪師的恢複能力彷彿隻要有足夠的精血就是打不死的,難纏也難纏在這裡了。

殷滿嚴肅開口:“這場戰鬥拖的越久,對天一洲就越不利,因為這些修邪師吸收了精血之後會變得越來越強。”

殷念何嘗不知道。

所以她要從內部想辦法開始瓦解!

殷念如願去了重症傷者們呆著的地方。

裡麵果然趴了一群人,正在喘息中。

有人靈境,有地靈境,都傷的很重,奄奄一息。

每人都看著門口等著彆的修邪師拿精血過來救他們。

見殷念帶了簡寶三人過來,他們掙紮著要爬起來。

那樣子就差在臉上刻下‘開飯了’三個字。

“快!把他的脖子擰開!”有人迫不及待的伸出舌頭在空氣裡舔了舔,“我要喝!給我喝!”

“我也要!”

無數的人爬了過來。

簡寶三人靠在一起,眼中有絕望的光。

簡寶不由得想起了那個漂亮的,救過自己一次的姐姐。

他仰起頭,不讓這些惡人看出自己的畏懼和顫抖。

他不能哭!

他是男人!

而剛纔還奄奄一息的殷念關上了門。

見這些人已經爬到了她腳邊,用手去扯著簡寶三人的腳踝。

殷念就露出了一聲笑。

這一聲笑不再是那沙啞難聽的聲音,彷彿清泉叮咚,一下子就讓簡寶三人抬起頭。

室內光線非常的昏暗。

殷念拉下了黑袍,那張明豔的臉即便是在這樣的光線裡都綻放著驚人的美豔。

尤其是她眉眼帶煞揮劍喋血的樣子!

“姐!姐姐!”簡寶再也忍不住了,眼睛一酸,畏懼和害怕,還有巨大的安心一下子就化成了淚水從他的眼睛裡衝了出來。

他也不過是一個。

才幾歲的孩子。

再故作成熟,他也是一個需要大人嗬護照顧的孩子。

“彆哭。”殷念和那天一樣,不帶溫情卻讓人安心的看了他一眼。

紅傘刷拉一聲撐開,在這些人驚呆的目光裡,殷念淡笑,“姐姐把他們的腦袋割下來給你玩。”

下一刻火力全開的殷念化成了一道殘影。

這些奄奄一息的人。

在她眼中和熟透了的爛瓜冇有區彆。

一碰就碎。

與此同時,天空上老宗主看著自家弟子和彆人家的孩子那麼年輕,便有好些屍體匍匐在地上,心痛如刀絞。

“老東西,你的人可都死的差不多了,你就不心疼?”灰袍老祖怪笑問。

老宗主壓下不忍和心痛,臉上從容道:“沒關係,你的人死的更多。”

“哈哈哈哈哈,我的人便是重傷了,剩下來的人隻要能給足精血,便能重新戰鬥,你的人可以嗎!”

老宗主臉色難看。

修靈師不可以。

傷口無法恢複。

而修邪師卻可以。

這就是摒除了人性之後得到的力量。

“呼!”室內,殷念收回了傘,看著一屋子數百上千人惡臭的屍體。

笑出了一口小白牙。

很好!

死透了都!

她看向了三個小傢夥,給三人同樣籠罩上了黑袍。

“你們就趴在這裡,裝死,等我出去把隔壁那邊輕傷的也都給乾掉,我再來接你們,知道了嗎?”

三個小傢夥點點頭。

殷唸的出現給了她們三人無窮的勇氣。

他們不能給姐姐拖後腿!

殷念將三個小傢夥安排在了最角落。

還搞了屍體壓在他們上麵打掩護,自己披著黑袍裝作正常人又悄悄的混了出去。

迎麵見有人捧著一堆精血過來。

殷念麵色習慣性的一寒,但很快就平複下來,還熱情的走了上去。

“很沉吧,我幫你一起。”

那人輕哼了一聲,“你可不能偷吃!這都是要送給那些受了輕傷的傷患,等他們恢複了,還要再出去殺‘家畜’的。”

活生生的人,在這些垃圾的口中。

便是可以肆意虐殺淩辱的‘家畜’。

“放心吧,不會動一口的!”她保證道。

同時,手腕輕輕一翻,一顆老毒物特製的毒藥就融進了那大桶鮮紅的精血裡。

殷念滿眼冰冷的收回手。

一步步的朝著輕傷者休養室走去。

neng死你們!

而此刻,剩下的四洲終於注意到了天一洲的動靜。

五大家之一的吳家家主遙遙的看向天一洲的方向,神情冰冷的道:“這是……修邪老祖的扣天神器?”

“完了!”

他臉色一白,“修邪師在進攻天一洲!”

“家主,要去幫忙嗎?”旁邊人擔憂的問道。

吳家家主眸光一閃,露出幾分掙紮,“我們家最近弟子們在‘前線’損失慘重,還是……再看看吧。”

同樣,五大家之一的封家。

封旬滿臉激動的看著自己父親,“父親!我不許你去支援天一洲!”

“那邊有盛山宗,還有周家,他們自己一定會看著辦的!”

“我們封家在‘前線’折損了多少戰士!”

封家家主看了他一眼。

“誰說我要去了?”

封旬滿意的笑了起來。

五洲中心,浮神塔。

諸位神子遙遙的看著天一洲的方向。

他們露出了一個慈悲的神情。

“讓我們一起為天一洲祈禱。”

“雖然不能去幫忙,可我們還是願意祈求天神垂憐,讓天一洲度過難關。”

天五洲。

赤鬼穀內,大長老看著那扣天碗,臉色大變。

“少主!”

“念姑娘有難了!”

“天一洲……”

話都還冇說完。

麵前人影一閃。

元辛碎已經冇影了。

大長老緊咬牙齒,對著身後眾人猛地一揮手,“赤鬼穀弟子!隨我前去支援天一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