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殷念!”眾人嚇了一跳。

“裝的吧?”有人微微皺眉,遠離了殷念周圍,道,“剛纔還好好的,那個阿一不是殷念朋友?訛自己人呢?”

真神們一動不動。

唯有麻奶奶帶著擔憂上前。

可當她的手搭上殷念手腕的時候,臉色驟變!

“快!去取我的三轉丸來!”朝後猛吼道。

三轉丸?

那不是吊命用的珍品丸藥嗎?

眾人這才驚覺殷念可能真的有危險。

誰知麻奶奶再仔細一探後,又倒吸了一口冷氣道:“不,不用了。”

剛準備狂奔的侍從扭頭看她。“她……”麻奶奶一張臉上滿是還未收起的錯愕和從皮下湧出來的痛惜,“她真的死了。”

阿一猛地推開麻奶奶,兩隻手緊緊握住了殷唸的肩膀。

是她的錯嗎?

她渾身都爬滿了細蟻,撕咬著她的良心。

“哎哎。”有人在她的肩膀上輕輕拍了兩下,“讓讓哈。”

阿一貼了假皮般的臉抽搐了兩下。

見蝸蝸和百變兩人來到了旁邊,一個人抬頭,一個人抬腳。

將人哼哧哼哧的抬起來,冷靜的不像是自己的主人死了。

阿一的眼珠子都不會轉了,無神的落在百變身上,還是蝸蝸看不過去,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放心,不是什麼大事。”

說完,蝸蝸略往前微探,踮起腳尖瞧見了站在人群外的元辛碎。

他個子高,輕鬆就能越過人群看見裡頭的情況,升神枝在的地方,一點蟲鳴和風聲都冇有,他站在寂靜中心之地,整個人像是籠在令人窒息的水裡。

蝸蝸二話不說,掏出一塊雪白的綢布將殷念蓋了起來遮住。

殷念是一個會將自己的路和目標安排的妥當的人。

隻是昨日她似有所感,非常難得的另加了一句,“如果他過來的話,就給我遮一遮,彆叫他瞧見了。”

若說連蝸蝸自己都已經習慣殷念滿身是血的樣子了。

那這世上肯定隻有一個人永遠都習慣不了。

“不是,蝸蝸這到底怎麼回事?”安菀猛地掰過她的肩膀,“殷念冇事嗎?”

蝸蝸點頭,迎上她雪白的臉蛋道:“我們主人你還不瞭解嗎?肯定是冇事的!”

安菀猛拍胸口,大口喘息:“真是嚇死我了。”

“那她這是怎麼回事?”

“小問題,修煉出岔子罷了。”百變不欲多說,隻將殷念移到了床上去,看向眾人說,“諸位也看見了,本來今日是可以讓大家來試試的,不巧了,我們主人不方便,請出去吧。”

眾人頓時又是一陣罵罵咧咧。

就知道禍害留千年,殷念還不如死了呢!

“神尊!”東區的人緊張的圍著元辛碎,“彆失望,咱們走!”

他們對元辛碎那叫一個嚴防死守,生怕元辛碎上去補刀。

隻有麻奶奶站在原地,臉色青白。

她轉過身,身體乾瘦,兩肩上的骨頭高高的將衣服捅起,“那幾個靈獸在說謊。”

她突然低聲道。

走到元辛碎身邊時更是喃喃:“殷念是死了。”

“我很確定她死了!”

元辛碎拂開了麵前團團圍著的東區人,仰頭時鼻尖上掛上了一層夜間的薄露,卻不知是不是他的汗。

百變它們確實是撒謊了。

這壓根兒不是什麼修煉出了岔子。

幾個崽背對著眾人圍著殷念坐下時,臉上強裝出的笑容就已經儘數消失了。

連小十都自己化形爬了出來,抱著殷念送給他的刀,沉默的看著躺在床上的殷念。

四棵神枝彷彿什麼都不知道,不動如山盤踞在原地,隻是枝條都不動一下。

殷唸的心臟,被無數根鬚牢牢的盤纏著。

早已經吃夠了生命力,恢複了一些精神的小苗使出了渾身解數,深根將殷念那顆已經停止跳動的心臟死死包住,他的每一根鬚之上都塗滿了殷念這些年累積得到的神枝汁漿。

靈力。

魔元素。

精神力。

三種顏色不一的糰子難得的平靜相處,圍繞著殷唸的心脈不斷的輸送能量飛舞著。

殷念準備了一場大戰。

不是外頭的大戰。

而是自己身體裡的。

她確實是死了。

不是裝的。

從之前殷念明明可以升級卻強行壓下升級的**時,她就在往一條‘死路’上走。

強壓著不升級,臨到頭隻有爆體而亡一個解決。

她的天宮甚至都開始崩潰。

路妖桃和蛇妮兒抱在了一起,這兩貨看著天宮開始粉碎崩塌,尖叫的抱頭逃竄,“殷念死了!真的死了!”

“救命啊!”蛇妮兒冇法兒跑出去。

路妖桃倒是馬上撇了它打算跑了,可是跑出去之後意識到,她若是死了,作為仆從的他也得去死!

路妖桃渾身發抖恨不得上去踹殷念一腳,哭的眼淚鼻涕一起下來,“你害死我了你!”

他崩潰大叫,以頭搶地恨不得穿回去打死招惹殷唸的自己。

可砰砰的撞了三次之後。

卻聽見蛇妮兒突然道:“天宮停了!”

路妖桃一愣。

抬起頭,那碎掉的天宮一角真的撐住了,碎片黏連卻冇有繼續擴大。

它急忙從殷唸的天宮跑出去,找到了蝸蝸一把抓住它的手問:“到底怎麼回事?她還活著呢?”

“你們有辦法解開我們和她的契約嗎?找死彆帶我啊!”

蝸蝸抬手就狠狠將他扇飛。

“誰死了?”蝸蝸站起身,一隻手掐住了路妖桃的脖子,“你是什麼位置,我們是什麼位置,誰給你的膽子讓你來指點我們?”

“彆忘記你自己的身份!”

“若不是殷念心善,你早就死了!”

路妖桃這才發現蝸蝸這個素來最淡定的獸都一臉猙獰,完全冇有方纔人前的從容。

他猛地扭頭看向了躺在床上的殷念。

恍惚之中彷彿聽見了海潮翻湧,掀島撕地的動靜,有血腥氣從胃裡反湧。

這段日子積攢下來的所有汁漿牢牢的護住了殷唸的心臟,汁漿裡蘊含著十分濃鬱的生命力,而這些數量到達一定數量之後,便是一口氣冇接上,也能給她強續上。

但速度一定要快。

不然便一切玩完。

咚。

咚。

它又死灰複燃般跳動了兩下。

小苗像是披甲掛帥的大將軍,非常利落的往前一指道:“準備好了嗎!”

它的麵前,一排魔元素糰子大軍,一排靈力糰子大軍,一排精神力大軍,已經準備就緒。

小苗壓下心底的害怕和顫抖,厲聲道:“衝!”

三軍糰子無聲卻凶狠的從心臟處朝著小腹儲靈之地狠狠的攻殺了過去。

殷念剛死而複生。

她體內的儲靈之地也跟著甦醒過來。

正是最為脆弱的地方。

長槍直入。

“噗!”

躺在床上的殷念猛地抽搐了一下,痛的失去理智,兩手死死往前僵直伸去,十指彎曲痙攣,嘔出大灘大灘的鮮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