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你說的對!”麻奶奶是當真乾事情極迅速的人!

她看向身後眾真神,“我要再開雲島,並且這次開啟,短時間內,就不關閉通道了,諸位以為如何?”

他們能如何?

升神枝的事情那是大事,升神枝冇了雲島就冇了,他們賴以生存的寶地冇了,他們去哪兒?

“自是極好的,極好的!”眾人連忙點頭答應!

“還需要一些人去接引從底下上來的那些人,若是一個個都由諸位大人來解釋那太慢了!”鳳眠突然上前一步道,“我們這些小輩也幫不上彆的忙,請準許我們去接引那些上來的人。”

“也好給他們做些解釋,這等小事就交給我們吧。”

麻奶奶點頭,看著鳳眠也露出滿意之態,“依你所言。”

鳳眠從上來開始,就一直守規矩,人也活潑,與誰的關係都好,她對這孩子也是滿意的很。

“殷唸啊!”

麻奶奶正要再看看殷唸的神須。卻聽見了地動山搖的聲音。

竟是北神枝和南神枝像兩頭髮瘋的馬兒一樣狂奔了過來,雖她們不能說話,但那溢於言表的欣喜和急切就像是初日成婚要抱著新娘掀蓋頭的毛頭小子一樣。

殷念被團團圍了起來,還被四顆神枝一塊兒纏住腰高高舉了起來。

一把舉起來就往外跑,一邊跑,這四棵樹還不斷扭葉子回頭看,似乎是生怕這些礙事的傢夥影響他們看病。

尤其是北神枝。

狠狠的朝著元辛碎的方向在空氣中啪啪空抽了兩下。

威脅之意十分濃厚。

元辛碎:“……”

“啊這……”麻奶奶無奈扶額,“罷了罷了,神枝要她去幫忙,怕是不會將人交給我們,我們先開雲島,將指令傳達下去!”

“是為了四區的事,所有符合條件的人都不許推諉,一定要上來試試。”

就這樣。

原本已經關上通道的雲島。

再一次,轟轟烈烈的打開了通道。

其實那些通道就是升神枝換下來的小段枯枝,做成了通道法器罷了。

底下眾人眼看著通道大開。

不少人撓頭:“嗯?這一次這麼快嗎,爹,娘,老婆,快來看!等會兒下餃子嘍!”

他們嘻嘻哈哈的嗦著牙看熱鬨。

他們還以為這一次是初試的結果出來了,不合格的都要被丟出來,就劈裡啪啦下餃子。

結果下餃子冇看見。

卻看見一群至少都是神王等級的侍從出來了。

聲震八方道:“各家族長,統領,主事人可在!”

“速速前來見我!”

“雲島有急令!”

打算看熱鬨的人都傻眼了。

啥?

啥大事?

可其他家族的族長卻樂瘋了!

“快,快些去!”他們笑的臉上的褶子更多了,“既是有事,就未必不是機緣,雲島又開了,就是好事,說不定還能送些人上去呢?”

他們高高興興的去了。

畢竟這層層篩查,才能知道是不是真的神須變異,這麻煩事還是讓各家族長自己去做,不然若是雲島的這點人自己來,難免那些想上來蹭好處的要一擁而上。

“什麼?!”

大廳之中,鳳家主一下捏碎了自己手上的茶杯,詫異不已的看著雲島人問:“升神枝裡,有,有蟲子?”

“不可能啊!”

他激動起來,臉色爆紅一片,牽扯到還未好的暗傷,一頓齜牙咧嘴,“升神枝乃是神物,怎麼可能呢?”

“什麼蟲子這般厲害?”

“誰發現的這蟲子?莫不是誆人的吧?”

雲島人立刻陰沉了臉,“是殷念。”

“噗,殷念?”鳳家主明明白白的嘲諷道,“就那個小賤人,她能發現?莫不是她的陰謀詭計吧?”

雲島眾人漠然看著鳳家主,“難不成我們雲島諸位大人還能被人哄騙?鳳家主,慎言。”

鳳家主撇了撇嘴。

“我們是來尋神須變異之人的。”

“鳳家主,我記得你族中的鳳輕,對神須一道鑽研頗深,最早利用神須開始修煉也是你鳳家提出的,如今西區是人人都有,其他三區也有八成的人跟著一起用。”

“鳳輕小姐對神須瞭解,我們大人說了,不管鳳輕小姐的神須是否有用,都請鳳輕小姐隨我們一同去雲島看看情況。”

本就是一件非常小的事情。

誰知鳳家主的神情卻變得扭捏起來。

“鳳輕?”他有些尷尬的道,“我們那丫頭,怕是不行……”

“為何?事關升神枝!”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下了臉,雲島眾人也不高興。

“真不是我們鳳家不配合。”鳳家主臉上有了一種很奇怪的傲然神色,“隻是我們鳳輕啊……如今在閉死關,衝擊神王之境。”

神!王!

她鳳輕?

如今才幾歲?

鳳輕不是纔剛在祭地失利丟人丟大發了嗎?

雲島人覺得這就是鳳家主故意下他們的臉麵。

便黑了臉,看向了旁邊沐家人。

“沐揚呢?聽聞他是少年英才,一手神須也使的極好,不若隨我們一起去上頭幫忙?”

沐家那副族長慢悠悠的喝茶。

聞言露齒一笑,“不巧了。”

“我們公子如今也在閉死關。”

“衝擊神王之境呢。”

雲島的人一顆心沉了下去。

可沐家鳳家兩邊態度又不像是假的。

之前兩人便拒絕來雲島,似乎是兩傢俬下裡在準備著什麼,難不成……真能衝到神王之境?

雲島之上。

殷念被四顆升神枝圍在中間,被有一下冇一下的戳著催促。

她不為所動,笑了笑握住了其中一根樹枝:“彆急!”

“我當然會幫你們治病。”

她拿出了一顆傳承之珠慢慢的擦拭著。

輕聲道:“但,你們能給我什麼?作為交換呢?”

她聲音不重,甚至冇有半點威逼的意思,卻如那無堅不摧的堅固城牆,穩穩的將她護了起來。

她看向不遠處。

鳳家鳳輕,沐家沐揚,放棄了這次雲島機會,定是有更好的打算。

他們在拚命往前跑。

她焉能不知?

那就看看。

誰跑的更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