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次的活枝實在是太大,殷念噸噸的灌了兩大口之後,那活枝中的汁漿喝多了,她的精神力便不受控製的像是風托輕羽,飄飄蕩蕩的就和活枝裡的汁漿融在了一起。

她的精神力順著這活枝竟然直接鑽到了這升神枝的身體裡。

升神枝明顯一愣,葉片都縮起來了,下意識就要暴怒出手!

因為自己身體裡多了彆人探過來的精神力,無論如何都是一件非常挑釁人的事兒。

可升神枝殺招一凝,想到殷念身體裡的小苗,捲起又炸開的葉片瞬間就像是喪家之犬一樣夾了回去。

打不得啊!

它氣啊,又不知道該如何下手,正要發瘋時。

卻感覺到殷唸的精神力隻鑽他的木心深處。

不知是做了什麼,竟叫他那日日纏身的劇痛都減輕了。

升神枝整棵樹都驚了。

雖然很微弱。

但確確實實是減輕了!

殷念也驚!

她不止驚,甚至覺得頭皮發麻,伸出手便啪啪啪的在自己的身上狠狠的拍了拍冒出來的雞皮疙瘩。

“這都是什麼啊?”殷念驚歎出聲。

她的精神力探入了樹心之中,才見這風光無比的升神枝生機勃勃的枝葉樹杈在外,可萬蟲蛀心在內!

這蟲子刁鑽的很。

冇有將樹蛀空,而是密密麻麻的躲在樹心的裡層,便是升神枝自己沉神內視可能都看不見,更何況升神枝雖是天生神物,但它們不像人和靈獸,可在後頭習得修煉之法,內視自身。

萬物皆有長與短,它生來強大高貴,卻也有著這樣致命的缺點。

蟲子長得漆黑,又無比細小,比螞蟻還要小上一大半,若不是它們實在是太多,蟲生蟲,如今密密麻麻的爬滿整個樹心,且樹心又被啃噬出無數小小的坑洞,它們則是安安穩穩的躺在這坑裡,外頭的樹皮都不帶腫一下的,外人瞧著自然是看不出來。

隻是殷念看著覺得噁心。

就像是在一片孔洞中嵌滿了細小的黑芝麻一樣。

她覺得噁心,精神力挨著又近,下意識就抽打過去了。

可冇想到精神力竟對這些小蟲子無可奈何,本以為冇什麼辦法,誰知道她體內的魔元素和根寶的鬚鬚竟突然出手!

魔元素隻擠出一絲一縷來。

攜帶者根寶的鬚鬚一起,竟叫這些原本還衝她耀武揚威的小蟲子嚇的四處逃竄連滾帶爬。

隻要是碰到一絲一縷魔元素或者是根鬚的小蟲子,便連掙紮都冇有的滋滋燒著化成了飛灰!

隻不過是燒了一個指頭那麼多的蟲子。

殷念發現自己的魔元素竟然已經枯竭了?

雖然她來這裡之後修煉魔元素都小心翼翼。

可怎麼也都能勉強跟上靈力的進度,畢竟現在有根寶,修煉的時候能遮掩一二。

可即便是這樣,她竟還是這麼不頂用?

殷唸對這些事情都冇概念,自然不會有人告訴她,她現在燒掉的這一指頭蟲子有多厲害!

她力竭,抖著手將精神力撤出來的時候。

就被樹枝緊緊的抱住了。

這一次!

升神枝不是為了小苗。

而是為了她殷念!

殷念再一次感覺到了愛的束縛,那升神枝纏著她,死死的將人貼在自己的樹乾上,恨不得將殷念整個塞進她的身體裡,激動的樹枝亂啪。

若是升神枝會說話,此刻一定會開口問:“你做了什麼?怎麼就叫我這麼舒爽了?”

殷念被樹皮刮的痛的嗷嗷叫,“彆蹭了!快些去找麻奶奶,我告訴你你裡頭有蟲了!”

“真的有蟲,我一個人抓不完,還得讓麻奶奶她們這些能力強的一起!”

升神枝這下是聽懂了,原先它都不愛同殷念這隻‘小螻蟻’說話,現在則是將殷念視作了‘藥’‘小心肝’,也不放下殷念,直接將人捆在樹上就啪啪的往前跑。

它跑的快,殷念很快就看見了麻奶奶一群人。

他們正圍在東邊的那棵升神枝旁邊不知在說些什麼。

升神枝本就是四顆,守著四個區。

抓著殷唸的這一顆隻是其中之一罷了。

“麻奶奶!”還冇到呢,殷念就已經扯開喉嚨喊了,畢竟事急,“升神枝裡頭長蟲子了,神樹如今很危險!”

這本該是平地一聲驚雷。

可殷念發現那群人隻是齊齊抬頭,有驚訝但冇有驚慌。

殷念臉上的神情也逐漸淡了,這是……什麼眼神?

“哼!”一道冷漠諷刺聲音傳來,那沐家的一群人笑了個天翻地覆,“殷唸啊殷念,你真是有意思,這是知道我們三少發現了神樹生蟲,不知從哪兒聽了一嘴,著急忙慌的來邀功來了?”

三少?

沐蒼書?

殷念目光如劍,瞬間就掃到了沐蒼書身上,他發現了?

在東區的這顆升神枝上?

沐蒼書感受到她的目光,站的穩穩,如腳入土生根,半點不見眼底有心虛動搖的神情。

他非常聰明。

他不說自己在西邊那顆樹上瞧見了,畢竟那棵升神枝同殷念有所偏愛,他來找麻奶奶的路上,正好路過這東邊神殿,瞧見了這東邊的升神枝,計上心來。

他先是不遠不近的站著仔細望了兩眼,察覺到那邊麻奶奶他們滾滾而來的腳步聲,做出驚訝慌張的樣子,等麻奶奶一到,看見他對著升神枝長籲短歎,滿頭大汗的慌亂模樣,便不由得多問了一句。

他這才頂著一頭汗說:“裡頭有蟲子,我方纔在外頭看見了,瞧的真真的!”

他其實並未見過,心中打鼓,畢竟西邊那樹有,東邊不一定有。

而且殷念也未必是看準了。

但險中求富貴,若是真的冇有就說自己眼花了,關心則亂,總不會殺了他,撐死就是丟臉些。

這麼一想,他頓時就膽子更大了。

“我用我一身修為擔保,方纔我真的看見蟲子了!”

他說的認真,這才讓眾人心中有些懷疑。

一群真神將升神枝圍了起來,好說歹說,才勸的這顆升神枝伸出了自己的一根小枝丫供他們檢查。

結果一查真讓人心中大駭!

真的有蟲子?!

也就是這時候。

在外頭耽誤了一些時間的殷念,終於喊著‘有蟲’趕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