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是?”鳳家主眯起眼睛,越想越心慌。

“鳳家主日理萬機,生來高貴,不認得我也很正常。”殷念笑了一聲。

殷念手指緩緩在那一顆顆的傳承珠上點過去,“盤中界,小小螻蟻。”

“不值一提。”

“啊!是你!”鳳家主在那熟悉的神情中終於找回了記憶,“殷念!你竟然還活著?竟敢出現在我們麵前!”

與此同時。

不死姥姥和不換老頭同時詫異出聲:“什麼?殷念!”

鳳家主整張臉都扭曲了起來,“你竟然出現在我們麵前?想來是已經做好了覺悟了吧!”

他一揚手,“來人,將她給我拿下!”

赤狐王正血紅著眼珠子看那些傳承珠呢,這個叫殷唸的女人實在是……長得也比她好,關鍵是這麼多的傳承啊?!

她心中抱著一絲絲陰暗的想法。

打吧打吧。

左右傳承落不到她手上,這些被上天眷顧的人最好都倒大黴。

可她冇想到不死姥姥竟然直接從旁邊一躍而出,“你敢!”

赤狐王:“???”

“姥姥!”她一把抓住了不死姥姥,根本控不住聲音怒叱,“您瘋了?之前護著那丫頭就算了,現在這個陌生人也幫?你要上自己上,我赤狐街可不會幫忙。”

“蠢貨!”不死姥姥用力甩開的她的手,“她就是殷念,持花無常,本名殷念!”

赤狐王完全愣住了。

但不死姥姥和金不換已經衝到了殷念身邊。

“又是你。”鳳家主怒極,指著不死姥姥道,“說什麼狗屁的隱世家族,原來竟是從盤中界逃走的罪人。”

“正好,速來受死!”

他自己的女兒與殷念形成了一個非常鮮明的對比,不由得怒火中燒,將自己的不順儘數發泄在了不死姥姥和殷唸的身上。

他背後出現金色神影,雖然如今滿月已過,召不出真神,但普通的神降之力依然強大。

他二話不說便直接一掌掌對著殷念轟殺過去,被不死姥姥牢牢擋住。

“殷念,退!”

袁潔更是著急的對那大鬍子道:“將殷念接去深藍不行嗎?你也看見了,她有這麼多的傳承,她的潛力毋庸置疑!”

大鬍子兩隻手都快握出血來了。

“袁潔,她的天賦確實好,可太好了,你懂嗎?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那麼多的傳承,你知道代表了什麼?代表了她深不可測的潛力和無窮無儘的麻煩,她這樣的人,若是帶回深藍,不僅護不住她,反倒是會將深藍也一起推到整個四區的對立麵。”

袁潔握著大鬍子的手猛地一鬆,臉色徹底慘白。

同時,沐家家主冷笑一聲,精神力如蛛網般黏鋪出來。

“你要退去哪兒?!”

沐家的所有人,還有沐家的走狗勢力,都將殷念附近圍了個水泄不通。

“殷念,我冇想到你能走到這一步。”沐家主手上出現了金冊,這是第一次在對付盤中界的人時召喚出金冊,打破了他一貫來的習慣。

“不得不說,你總是能做出讓我覺得很吃驚的事。”沐家主長長的歎了一口氣,這般平靜對比那邊暴怒的鳳家主,卻平白讓人覺得更加可怕,“但若我是你,我就不會在使了不知是什麼陰謀詭計拿到傳承後,還大搖大擺的走出來,你是真的人傻還是對自己自信極了?”

“陰謀詭計?”殷念挑眉。

“不然呢?靠你自己嗎?”沐家主微微困惑,“你這樣的人,定是使了陰招才能拿到這些傳承,或者是……”

他看向了自己的兒子沐揚,“還是說,你憑著我這個蠢透了的兒子對你的一片癡心,利用了他,達到了你的目的?”

“噗,哈哈哈哈。”殷念是真的冇忍住,“老畜生,我倒是不知道你這人這麼擅長往自己臉上貼金呢?就憑你兒子?他能拿到一個傳承那都是我手下留情,偷著樂吧!”

沐家主高高在上的俯視她,“隨你狡辯吧,但不屬於你的東西,你也偷不走。”

這一次,沐家主話音落下,背後齊齊出現了三個神影。

一口氣請了三位真神前來助他。

可見他想要將殷念當場斬殺奪寶的信念有多強了。

可即便是這樣,沐家主也依然要做出一副‘正義’的模樣,“這些傳承你拿不住,本就該是屬於我們這樣既有底蘊又有人才的大家族的。”

他冠冕堂皇道:“既是不屬於你的東西,便將他歸於本就該拿之人,就彆再像之前想偷走我兒的‘涅槃’一樣,動了那上不得檯麵的賊唸了!”

那密密麻麻的精神力如千萬細針,直刺殷唸的各處大穴,密密麻麻的惡意更是直接朝著殷念手上的那三層玉盒纏去。

咚!

殷念麵前升起了一個巨大的空氣牆,殷念定睛一看,這牆竟又是一件防禦型的靈寶。

“噗!”不換老頭手持著靈寶,吐出一小口血,氣急敗壞道,“你個傻子,就這麼愣著讓他打?你倒是跑……算了,你也跑不掉!”

不換老頭開口,唇舌都血紅,怒吼道:“赤狐王,愣著乾什麼!”

“來接人啊!”

不換老頭一把握住殷唸的肩膀道:“等會兒我在裡頭為你衝開一條路,讓赤狐王在外麵接應你,一回到赤狐街我們就……”

可他的話還冇說完。

那邊雙手微顫的赤狐王就已經尖聲道:“我不要!”

金不換猛地扭頭。

赤狐王唇色發白,看著被層層圍住的殷念連退三步,終於抓狂道:“你們兩個老瘋子要護著她,彆帶著我!”

她是人渣垃圾彙聚一街的領頭人。

從很久之前開始,就知道該如何趨利避害,之前的殷唸對她而言有利,她願意去幫忙,但現在的殷念卻是被整個四區盯上了。

看看那雖然過不來但是已經麵色難看的蠍神女還有白眉神老吧。

以及西區所有人。

就連另外三街的大統領都一臉‘饞相’的盯著殷念。

她就是一塊巨大的肥肉。

四街已經擰不起來了。

再護著殷念,真的會死!

“殷念,你彆怨我。”赤狐王用力的閉了閉眼,平複了呼吸,聲音發抖的道,“我總要顧著自己先活命的。”

縱然之前有許多次,赤狐王與殷念之間並不算得上相處融洽。

但終歸,她是殷念來到這個西區之後,第一個選擇投身的勢力之主。

那點本就少的可憐的交情,此刻也被風吹散了,從赤狐王那張猙獰不甘的臉龐中徹底剝離了下來。

更讓殷念顯得愚笨淒涼,不知死活!

赤狐王的舉動大大取悅了沐風兩家。

沐家主更是一把捏住了金不換的脖子,“老東西,你還要護著她嗎?”

“金不換!”

沐家主步步緊逼,“若是你願意不插手這件事,我就恕你無罪!”

“讓開!”

沐家主冰冷的看著殷念,就算她捧著那甚至連他都妒忌的一堆傳承出來又如何呢?

殷念,你以為你能得到世上所有人的崇拜嗎?

錯了。

太過拔尖的人,會被其他追趕不上的人敵視,排外,掠奪!

他今日就要殷念,徹底眾叛親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