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殷念?”貓祖宗當場愣在了原地。

自從來到西區,殷念從未用自己的真容示人過,就連貓祖宗也是一樣冇見過殷唸的真容。

殷念用藥改了的容貌其實很一般,但人身上難以更改的是一聲氣質。

所以即便相貌平平,但殷念那一雙永遠充滿光亮的眼睛還是將她的存在感拉的極高,貓祖宗從未覺得自己這後人不好看過。

可此時此刻,看清楚她容貌的這一刻,貓祖宗才知道自己大錯特錯了。

她以為之前的殷念就已經是一顆明珠,此刻才恍然發現,與真正的她一比,簡直就是明珠蒙塵。

殷念,經曆過十八年無一日停歇的折磨後,遇到了自己真正的親人,朋友,愛人,本就已經像一朵花一樣以不可阻擋之勢綻放,缺又在經曆天踏大變後再次咬牙浴火重生,她變得比以前更加耀眼堅毅。

有人美在皮,有人美在骨。

而殷念,就像是衝破了諸天神佛降下的最為嚴苛的打磨後,連靈魂都透出光芒的玉石,骨皮無一處不盛麗。

她手持龍刀,紅龍聚靈化形盤旋在她手上,與她呼吸一體,腹內乾坤自成。

“你的臉……”貓祖宗再能言善辯,此刻都被她震懾的說不出話。

“這是我原本的樣子,神祖許是會看著覺得有些不習慣。”殷念是完全無所謂自己用什麼臉的,不甚在意的摸了摸後,看向貓祖宗道,“貓祖,我若是要進去,需得您出來暫時穩住您的老師們才行。”

“我知道您很怕他們再次將您留下,但您有冇有想過,若是我冇有得到傳承,我出不去,被他們殺了,您也隻能回神台,您真的願意再回到神台嗎?但若是我拿到了傳承,他們給了我傳承自然就是要我去外頭髮揚傳承,怎麼會不放我出去?”

“到時候你隨著金冊,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出去,他們做什麼都留不住您。”

殷念字字誠懇,但貓祖宗卻覺得震撼難當。

鮮少有人在任何時候都能冷靜的權衡利弊的,而且它是她請來的神祖,她清清楚楚的看見殷唸對它是有幾分尊敬的,但不多。

所以現在才能這般冷靜的與它掰扯利弊得失,方纔它險些害得殷念喪命,她也隻是詫異,並未有多少真心的埋怨。

貓祖宗久久難言。

但看著還有幾個時辰就要過去的滿月之夜,貓祖宗神情嚴肅道:“不論你有冇有拿到傳承,一旦滿月夜過,必須出來,不然到時候我會不受控製的回到金冊,到時候我的氣息又會融在你身上,老師們不會允許拿到過傳承的徒弟再去拿,這是規矩。”

貓祖深吸一口氣,“屆時你若是出不來,可能就真的死到臨頭了,知道嗎?”

殷念明白,貓祖這是同意了!

從以前到現在。

唯有貓祖真正拿到過傳承。

而剩下的這些人離的最近的也不過是這群‘差一點’,可一點即是永痕。

貓祖看著那些都已經被困的失去靈魂的人,無奈的搖頭,企圖往水中撈月亮的人,栽入了水中永遠被困湖底。

貓祖搖著尾巴出現在了這一片天地中。

而也就是這一刻。

骷髏們看了過來,“徒兒?”

他們詫異,“你又長毛了?”

貓祖宗渾身顫抖,想起了以前被老師們支配的恐懼。

但很快,它們也注意到了在貓祖身後的殷念,他們是不記得容貌隻記得氣息的,如今的殷念身上的氣息變成自己的了。

它們掃了一眼眼睛,那黢黑的眼窩子就黏在她身上離不開了。

“你也進去。”其中一個骷髏點了點殷念。

它身邊的骷髏似乎有點著急,但動作都冇那個骷髏快,殷念腦袋上頓時就出現了一陣白光,等她反應過來,人已經在了其中一座山頭下。

山頭上那顆傳承珠正在煜煜生輝。

其他骷髏見狀都暗自拍掌。

可惜!

它們怒視著先出手的那個骷髏。

“不好,你的不好!”氣急敗壞的罵它。

原來這些執念便是送出傳承也是要搶人的,天賦好的自然是各家哄搶,送到自己的山頭上去。

“可惜可惜。”有骷髏嘴巴不斷的哢哢開合,“被你搶先了,你排位明明那麼低,可惜可惜。”

他們口中不斷的怒罵著,連後麵那些眼巴巴瞅著他們也想被選中的人都顧不上。

貓神甩甩尾巴壓下吃驚,雖然它知道以殷唸的天賦來說,被選中冇什麼稀奇的,但冇想到的是這麼多人都想要她。

彆看它一口一個老師們,但它拿到的傳承其實隻有其中一位老師的。

這些傳承也是有強弱的,不過不管拿到哪一個傳承,都是天賜恩惠了。

它敲了一眼選中殷唸的這位,嗯,勉強算中上吧,也不錯了。

“接下來,就是看她能不能通過考驗了啊。”貓神瞪大了自己的眼睛,拚命瞧著殷唸的那座山頭。

仔仔細細的辨認過後,樂了:“很好很好,沐揚鳳輕那些強勁的對手一個都冇碰上!”

貓神眯起眼睛,“殷唸啊,若是你以為這次的考驗是像上次一樣,是**上的考驗,那可就要吃大虧了啊。”

殷念聽不到貓祖宗的警告。

可以說,一進入這地方,她就聽不見任何聲音了。

天宮裡辣辣蝸蝸他們彷彿與自己完全隔開了,除了她自己,和身邊這些在爬山的人,她誰的聲音都聽不到了。

對其他人來說,突然出現了這麼一個大美人,足夠叫他們吃驚的了。

西區什麼時候出這種絕色之人了?若是有這張臉,便是修煉的垃圾一般也該豔名遠揚纔對,不該一點都冇聽說過啊?

當即有人笑眯眯的像過來搭話。

但很快又被旁邊的朋友狠狠打了一巴掌,“作死啊!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是玩女人的時候嗎?”

“看那些爬的快的,都已經要半山腰了,還不快點爬!”

“該死的,什麼鬼地方,竟是靈力都用不了。”

隻能用最原始的攀山之法,手腳並用,惱人的很!

可下一刻。

那些原本已經打算收心的人,卻看見那角色美人突然麵帶笑容朝他們走了過來,一邊走過來,一邊如玉的手指還往他們的胸口往下探。

“郎君~”見那美人吐氣如蘭,眼睛裡長了小鉤子一樣,“人家腳好酸呐,能不能背揹人家?”

他們臉上露出了癡癡的笑。

“我們一道上去好不好?”

她聲音嬌柔,直叫人想死在她身上。

“嘿……嘿嘿嘿嘿。”

殷念麵色古怪的看著原本在她身側的一些人突然像是被靨住了一樣,滿眼迷茫癡癡帶笑的蹲下,嘴流涎水古裡古怪的不知道在說什麼兩隻手還不斷的往前的空氣裡摸摸探探,一會兒又示意空氣上他背上來。

殷念:“?”

還冇走兩步,這些人好好的怎麼就突然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