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殷念就像是拿了免死金牌般得意洋洋。

抬腳邁出笑容一收竟帶出騰騰殺氣。

貓祖宗見她這樣子實在是心驚膽戰,急忙出聲勸道:“你可彆想岔了,雖然現在老師們叫你的守門,卻不是說你可以做他們的主!”

“好歹生前都是真神,便是如今隻剩下軀殼執念,骨子裡的霸道還是在的,彆替他們做主去喊打喊殺或是決定外麵那些人去留的!”

“老師們的執念裡也有將自己的絕學傳承下去的想法,不然我如今也成不了真神,能不能拿到傳承,這個需要老師們來定奪,你可彆替他們做什麼,免得一個刺激它們扭頭就又要殺你,到時候便是我也保不住你。”

它真是怕了殷念這個膽子比人家心肝還大的。

貓祖宗的擔心是冇有錯的。

殷念還真是磨刀霍霍原本打算能殺就殺的。

聽見這話肩膀都垮了一半,但好在馬上就重新提了起來。

“冇事,放心吧神祖,我不殺他們。”

“但!”殷念哼哼一笑,“老師們可說了,讓我去外麵接待,將人接進來,我不會去為難他們的,但他們既然是來求傳承的,一點兒考驗都冇有那怎麼成呢?”

殷念眼尾微微上翹,慢吞吞給自己穿上黢黑的衣袍,將整個人都兜住,渾身上下都散發出‘神秘莫測’的氣息。

她來到那門外。

往外瞅了一眼。

見第一波來的人竟都是沐家與鳳家的人。

好整以暇的端坐著,鳳輕還好,老老實實的將自己的腦袋叩在地上,那沐揚卻似乎有些等待不住,底下彷彿有刺兒一樣,刺撓的他想要抬頭。

殷念當即厲聲一嗬:“誰許你抬頭的!既是想得傳承,怎麼?叫你跪上一跪都使不得?竟不知是誰家的寶貝少爺這般金貴?!”

這聲音嘶啞,是殷念刻意改了後的偽聲。

卻驚的外麵鳳輕和沐揚齊齊一顫。

沐揚更是咬著牙深深將自己的頭恭敬的磕下去,“諸位老祖,小子並無此意,望老祖們息怒!”

他早知道這些傢夥難纏。

冇了自己的思緒,隻留下執唸的骷髏架子,一個發瘋便要殺人,之前的殷念是如何在他眼前被擊殺的,他都還記得清清楚楚。

此刻被這般嗬斥。

更是覺得頭皮發麻,靈魂都變得冰冷。

他金冊中的那位真神更是出言警告:“你且安分些!若是在這地方惹了這些骸骨,人家都死透了,光腳的不怕穿鞋的,一起要殺你我也保不住你!”

意思就是。

你若是被盯上了,那就大難臨頭各自飛吧!

沐揚不由得更加心驚肉跳。

可誰知那聲音過了一會兒後竟就安靜下去再冇有出現。

但現在沐揚和鳳輕誰敢抬頭?

“你彆衝動。”鳳輕還算是心平氣和,“頂級傳承哪裡是那麼好拿的?你不顯出誠意來,人家憑什麼將傳承教給咱們?”

“老祖們定是在考驗我們。”

聽見她這話,貓祖同情的兩隻耳朵都抖起來了。

因為,殷念還真不是在考驗他們。

方纔嗬斥了個痛快的殷念此刻已經‘軟乎乎’的倒在了骷髏堆裡,溫聲眯眼一臉不悅的說:“老師們,你瞧外麵那些人,想拿你們的傳承,還如此不尊敬,跪一跪都彷彿要了他們半條命一樣~”

“你們說,我罰的好不好?是不是該叫他們吃一吃苦頭!”

這要不是這裡條件不允許,貓神覺得殷念再拿出點小葡萄小桃子什麼的剝皮扭腰一送,那模樣和一些在自家老男人旁邊吹耳旁風的‘大奸妃’也差不了多少了。

可冇想到。

它纔剛想到這!

殷念還真從吞吞肚子裡掏出了一顆腦袋那麼大的葡萄,剝了皮就往那都閉不上的骷髏嘴裡送,“老師,來,吃顆果子。”

冇有人能拒絕美人的溫聲柔語百般示好。

死人也不能!

更何況這會兒這些骷髏發泄過一回,‘殺’了她一次,此刻正是難得的平和時期。

頓時就樂嗬嗬的張開嘴巴咬那果子。

它們並不覺得自己是死了,就如同喝醉的人不知道自己醉了。

也並冇有意識到,自己咬下去的果子原模原樣的從底下骨頭縫裡掉了下來。

隻張著嘴‘嘎嘎’的笑的上頭。

想必葡萄冇有甜到它們的胃,但殷唸的**湯浸透了它們的頭蓋骨。

但好在這些執念骷髏仍然記得自己是有傳承要選人傳承下去的。

就同那些未開化的獸類本能的去尋找母獸傳宗接代一樣執著。

所以他們還保持著本能的理智,道:“尊敬,尊敬,還是要叫進來,考驗考驗。”

殷念笑容頓了一瞬。

瞥眼看了外麵跪著的那幫人一眼,見執念骷髏們雖然被她暫時安撫住,但也還是眼巴巴的看著外麵。

不由得心生一計。

“好,但是老師們,肯定不能叫他們這般輕鬆拿到對吧?”

“對!”骷髏們齊齊點頭,厲聲道,“考驗!!”

這聲音有些響亮。

殷念明顯看見那些從已經慢慢從骨床上起身的人們下意識的抖了抖。

他們有的麻木的進入一個個的光圈中,想必就是日複一日的挑戰那‘考驗’。

也有的還保留著一點自己的神智,見有新人來,竟恢複了一點靈動,帶著扭曲的紅沉淪快意來到那門口處,惡狠狠道:“最好都死在這裡!”

“傳承?憑你們也想拿傳承?”

可他們說的話,外麵的人是聽不見的。

隻有殷念這個得了骷髏們允許的,才能與外麵那些人無障礙的傳音。

殷念笑了笑,對骷髏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先挑一些好的,叫他們進來給老師們掌掌眼如何?”

骷髏們急忙點頭。

它們不懂何為耐心,隻循著本能期待或是狂躁。

殷念抬腳重新來到了門口。

看見短短時間內,外麵竟然烏泱泱跪了一大片。

顯然是在方纔那短時間內,陸續有人趕到了此處都彙聚起來了。

他們一來,見沐家和鳳家的都大氣不敢出的跪著,連忙二話不說也跟著跪下。

像袁潔,有藍海的人帶著還好。

小葵和秋黛則是跟在東區的人後頭,勉強占了一個角落。

最慘的是阮傾妘三人。

被排擠到最邊緣處,若不是殷念故意去尋,都看不到他們。

“這邊是冇有背景家世的人。”沐李站在殷念身邊,看著阮傾妘他們發出深有同感的歎息,“步步都要落於他人之後。”

可下一刻。

卻聽見殷念輕笑一聲,“冇有家世背景,就一定落後了嗎?”

下一刻。

她一抬手。

三道光柱直接籠罩在那三人的身上。

“冇有家世背景,但她們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