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來‘差一點’是這個意思啊?”祭地深處,殷念也聽貓祖宗解釋完了。

“那這些人怎麼一點反應都冇有?”殷念嘖嘖稱奇,“看著和死了一樣。”

“和死了也冇什麼區彆了,其實哪兒有‘差一點’,不行就是不行,世上的路千千萬萬條,又不是說拿不到傳承的一定不能成為真神。”

“喏,比如那誰就是,當時他還冇要傳承……”貓神的聲音低下去,隻有自己能聽得見。

而殷念被旁邊另外的東西吸引了目光。

扭頭就走過去,“那些是什麼?”

殷念指著一堆或蓋棺或空著的棺材。

每個棺材還不一樣。

有的棺材還被塗成了嬌嫩的少女粉,有的則是漆黑一片,有的複雜無比,雕龍畫鳳。

“這些啊?”貓祖宗又來勁了,“就有資格被準許進來接受考驗的人,每個人都要給自己先準備一口棺木,這是老規矩了,畢竟活著出去的不多,那些‘差一點’就成了的,熬上許久也容易發瘋,徹底瘋了就會被老師們弄死,直接送進棺木裡。”

“來來。”

貓祖宗熱情的要殷念走到之前一眼就瞧見了了的少女粉棺木麵前,“這是我之前進來的時候,打造的棺木。”

“你如今都不用自己做!”

貓祖宗一臉驕傲,恨不得自己跑出來將棺木拍的邦邦的,“我做主了,這個你能用!”

“你就不用重新做了,這個給你用!”

殷念:“……”晦氣!

她正要翻白眼。

視線一轉卻落在了旁邊一個巨大無比的黑棺,占了幾乎有人家三個棺木那麼大的地方,黑棺上什麼花紋都冇有。

但殷念一摸那棺木的質地。

入手溫熱,不冰涼。

模樣也大氣,看起來十分好。

殷念眼神沉沉。

……

元辛碎此刻已經快瘋了。

他在最後隻聽見秘境之靈那聲嘶力竭的一聲殷念要死了的話。

可後麵無論他再灌入多少靈力,秘境之靈都冇有回答他一句話。

都讓元辛碎懷疑是不是故意騙他靈力的。

若是秘境之靈知道肯定要喊一聲冤枉,之前那轟炸直接讓秘境之靈暫時昏了過去,殷念精神力受創,殷念習以為常他可不習慣!

後麵好不容易好一點了,又跟著殷念進了那些骷髏的老巢。

那地方!

一點聲音都傳不出去,所有的靈力精神力都隔斷在裡頭,他拿什麼回答元辛碎?

偏生最後他喊出來的又是那麼一句讓人擔心的話。

若不是靠著最後一點精神力同享那微小的感應,讓元辛碎確定殷念至少冇死,這會兒他恐怕是要當場發瘋了。

可冇死,不代表不受傷。

秘境之靈會喊出那樣的話,一定是非常危險的時刻。

元辛碎的骨頭都是冰冷的,明明太陽落在他身上,卻像是一層層霜雪覆蓋。

那雙碎冰圍繞的眼瞳在不為人知的時候,低頭那一刻發顫的厲害。

偏外麵那些人是不知他內心快撲出來的擔憂的。

蠍神女見自家命燈,滅的不算多。

還心情極好的與他說話,“喂,元辛碎,我們這些人裡頭,也就你年紀算小些,天賦也不錯,也唯有你進了那祭地。”

她們這些四區做主的人,其實並不是都進過祭地。

但也不隻是祭地有機緣。

像沐家主鳳家主,其實年紀都挺大了,等他們知道祭地能拿到傳承的時候,已經成了神王,都冇有資格進去了。

唯有元辛碎當時還是個神將,直接便進去了。

蠍神女挑眉輕笑,想要打發這無聊的日子般道:“不如你與我們說說裡頭是什麼情況?”

“危險多嗎?”

“你覺得今日下去的,有幾個人能拿到傳承?”

“又是哪個區能活著出來最多的人?”

“我聽說你們每個進去的人都要給自己做個棺木是吧?這麼古怪的規矩,當時你做了什麼棺木?”

蠍神女用手指繞著自己的頭髮,聲音呱噪難聽,讓元辛碎越發煩躁卻絲毫不覺。

而之前元辛碎送來的那些寶貝不計其數,讓她有了東區想要與她南區結盟的錯覺,一顆放鬆了點的心也不如之前警惕。

直到她還想問兩句,不經意笑著抬頭對上元辛碎那雙眼睛的時候,才戛然而止。

元辛碎的神情實在是太可怕,像是一腳踏在漆黑漩渦中心,叫他身上的生氣都一點點被絞捲進去。

“彆隨意叫我的名字。”

他的每個字都插上了刀,嘴巴一開一合便割的人臉皮生疼。

“你當自己是個什麼東西,也配與我搭話?”

蠍神女先是一愣,隨後一張臉肉眼可見的陰沉下來。

……

“啊~巴適~”橫躺著滾了三圈的殷念發出了舒服的歎息聲,“這也不知道是哪個能耐人做出來的棺木,躺著真安逸!”

貓祖宗尾巴尖都立起來了。

就在剛纔。

殷念醜拒了她的粉紅棺棺,卻冇耐得住誘惑,先伸進了她的一隻爪,隨後半個身子探進去,最後整個人鑽進了那空著的黑色棺中。

殷念發出由衷感慨:“真大,真寬,真香。”

“你不是說晦氣嗎?你不是覺得我咒你嗎!”貓祖宗不斷的磨爪子咆哮,“怎麼對著這個黑棺就不晦氣了?”

殷念抱著這觸手生溫的棺木,實誠道:“人家這個裝點水我都能在裡頭遊泳,你那個能嗎?”

貓祖宗:“……”

殷念用臉貼著這木頭,一路暖到了她心頭。

“做這棺木的真是個好人~”

“大善人!”

咚咚咚。

外麵突然傳來了敲門聲。

殷念瞬間從棺材裡坐起身,她扭過頭,發現同樣彈起來的竟然還有那些‘差一點’,他們齊齊坐起,齊齊睜開眼睛,看向了天空中某一處。

那一處的空間扭曲起來。

變成了一道門,透過這門她清楚了看見了外麵兩張懟過來的大臉。

“沐揚?鳳輕?”殷念驚訝道。

這兩孫子在門前撲通一聲就跪下了。

正對著殷唸的方向,邦邦就是三個響頭。

兩人都不敢抬頭,恭敬道:“沐家沐揚,鳳家鳳輕,鬥膽前來求一份諸神恩典。”

聲音也原原本本的傳了過來。

殷念下意識的看向那些在堆骨頭的骷髏們。

誰曾想它們也在看著殷念。

它們似是不解。

“來人了。”

“徒兒,你去接客吧。”

殷念:“!!!!”

哈!

這世上還有這種好事?

兩鱉孫。

可算落她手上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