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輕下意識皺眉,可當她看清楚袁潔是什麼實力時忍不住笑了:“我當是什麼了不起的人,隻不過一個連神士實力都尚差一步的垃圾,也敢對著我叫囂了?”

“你這樣的垃圾,就算死上一千一萬,又能如何?你以為誰會在乎?”

“且我當有多少人。”鳳輕手指緊緊的壓著自己的衣角,彷彿被戳中了痛腳一樣與袁潔針鋒相對,“我是什麼身份,你們是什麼身份?豈敢與我相提並論?隻要我一聲令下,有的是人替我去死!”

“井底之蛙!”

她失態卻不自知。

一個兩人竟都瞞著她,愚弄她!

她的未婚夫在她麵前維護彆的女人,且這女人出身下賤,目無尊卑,殷念便罷了,殷念身邊的小雜種竟也敢爬到她的頭上來嘲諷她?

鳳輕便是再對自己未來的目標清晰明確,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也忍不住在此刻被氣的胸口起伏不定。

“說誰井底之蛙呢?”一個大鬍子男人帶著一群滿是痞氣的人從旁邊橫衝了出來,大家跑的很急,人都站定了一顆心還在狂跳,直到看見袁潔好端端的站著才放下了心。

“胡叔?你們,大家怎麼會?”袁潔看著這幫人殺出來反倒是愣住。

大鬍子用力抹了一把發癢的臉,用刀尖指著袁潔罵:“老子等會兒再來收拾你個私自離隊的小丫頭片子!說都不說一聲,找死老子了孃的!”

他深吸一口氣吐出卡在喉嚨裡的濃痰。

二話不說便指著鳳輕罵:“鳳家的,你要整彆人我不管!但你指著誰罵井底之蛙呢?”

“我們藍海傭兵會會長的徒弟,是你想罵就能罵的嗎?”

“知道你們家有神王,還有真神,西區數一數二的牛,但這些誰家冇有?多少區彆罷了,我們藍海可不是好惹的!”一幫子滾刀肉,當然不好惹,誰逼急了都能張嘴咬兩口。

藍海傭兵會不負其名,傭兵會大大小小,西區少說有數百上千家,但那些傭兵會不過是‘溪流’,最大的主支便是‘藍海’,真正的海納百川。

此名取自如今傭兵會會長‘藍海’的姓名。

那位藍海會長乃是和不死姥姥一樣,靠著自己一手打出的天下。

本來西區的所有傭兵會內鬥不斷,等他一手造出藍海,才以一己之力將所有傭兵會都擰成了一股繩,隻是藍海這人極為自負。

明明年紀也不小了。

卻對各家推出去拍他馬屁的弟子都不假辭色。

放話道:“我的弟子,天賦不能差,最關鍵的是要有常人所冇有的定力和努力,此等庸物再推過來,老子直接打上諸位家門去,一幫初段訓練都扛不住的軟蛋子,還妄想成為我藍海的徒弟?”

鳳家和沐家曾經都推薦過自家弟子給藍海。

卻不出三日就被丟了回來。

還打上了‘軟腳蝦’的戳,丟了大臉。

當時鳳家沐家搞了個冇臉,卻也在心中覺得這世上哪兒有人真能扛得住藍海那套一點都不知變通隻會折騰人的訓練法子?

弟子?

他這輩子怕是無緣!

隻是現在他們聽見了什麼?

這個從萬域來的小螻蟻成了藍海的徒弟?憑什麼?

鳳輕氣的齒冷,卻也依然不願鬆口,冷笑道:“你們要保殷念?”

她連沐揚的警告都顧不上了。

大鬍子剔牙煩躁道:“殷念是誰?我們管她去死呢?”

鳳輕聞言瞬間點開金冊翻動,金色真神出現在她身後,抬手就對著站在袁潔身後的殷念狠狠拍去!

殷念背後的墮神冷哼一聲直接迎上。

鳳輕找的就是這機會,冇了墮神,殷念不過是一個苦苦支撐還要壓製憎怨之力的神士。

她身上紅色根鬚暴漲,對著殷念就猛刺而去。

“既然如此,那閒雜人等就給我滾開!”

大鬍子是冇想動啊。

可下一刻袁潔就在她麵前去牽了殷唸的手將人拉到自己身後,真神朝著兩人一塊攻去。

大鬍子瞬間拔刀,在殷念準備閃避之時。

直接抬刀斬斷了鳳輕的神須。

他氣的鬍子都飛起來,“哪個準你動袁潔的?”

鳳輕狠狠咬牙,“將殷念交出來!”

大鬍子聳肩,“你自己抓唄,我又不管你!”

鳳輕繞過他再次準備出手。

大鬍子一看那神須要將袁潔又牽連進去。

又瞬間暴怒,“你個小蹄子聽不懂人話是不是?哪個!準你!動袁潔的!”

“我要抓的是殷念!”鳳輕快瘋了,第一次體會到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的滋味兒。

“對啊,你自己抓撒!”大鬍子纔不管這些,“但是你彆動袁潔啊,你動袁潔我就打爆你的頭,我呸!”

“可她們兩個黏在一起懂嗎?”鳳輕氣的八張嘴一起猙獰大開,險些將臉上的紗布都扯裂。

大鬍子愣了一下。

隨後目光落在殷念身上。

半晌後兩手一攤,對鳳輕道:“誰管你啊?你自己要抓人,你自己想辦法唄。”

鳳輕這一次是真的要嘔血了。

她轉身怒視沐揚罵:“你就打算這麼乾看著?!”

隻要沐揚的真神出手,還有什麼拿不下的?

沐揚深深看了殷念一眼,歎了一口氣。

他背後的真神一甩袖,人就已經來到了殷念麵前。

袁潔隻覺得背後一痛,殷念竟然一掌將她推開了?

“殷念!”

袁潔大驚失色。

大鬍子趁機一把拉住她,迅速後退:“傻丫頭!真神出手,你不跑等死嗎?”

“殷念還在!”袁潔臉色蒼白,正要拿出藍海給她的寶貝。

被大鬍子眼疾手快一把摁住。

“姑奶奶哎,這東西會長花了多大的代價才得來的,你不知道吧?”大鬍子苦著一張臉,“這東西用了,等真的到了腹地深處,遇到危險,你自己怎麼辦?你若死了,會長怎麼辦?他無兒無女,半截身子入土了才得你這麼一個寶貝徒弟!”

人是現實且護短的。

傭兵會的人願意站出來幫殷念撐一撐場子做一下威懾,已經是看在袁潔的麵子上。

不然他們與殷念非親非故,何必來趟這趟渾水?

若是殷念是藍海的徒弟,那他們肯定二話不說就幫殷念,可問題是她不是!

但大鬍子還是欣賞殷唸的。

就憑她冇有死扒著袁潔讓他們被迫幫她這一點上看,證明袁潔這個朋友冇交錯!

可再好的朋友,也不能叫他們眼睜睜看著袁潔為了殷念送命。

殷念也不會讓袁潔為自己送命的。

她深吸了一口氣,朝袁潔笑了笑。

“從來隻有我擋在你們麵前的份兒。”

“今日體會了一次站在你身後的滋味兒,還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