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兩人的笑容讓所有人都深覺不安。

尤其是香兒,簡直要被兩人搞瘋了。

“長老,你愣著做什麼?”香兒撕心裂肺道,“快,快將我換回去啊!”

她醜態儘出,涕淚橫流,與旁邊正笑著的阮傾妘一齊看,就像一幅詭異拉扯撕裂的畫卷般滲人。

長老也覺得自己被愚弄,明明該是哭的時候。

想都不想,一巴掌就要落在阮傾妘的頭上,像往常每一日教訓她一樣教訓道:“你這給臉不要臉的賤皮子!”

可他的手還未落下去。

便生生頓在了離阮傾妘尚且還有一寸遠處,單掌發顫,再難打下。

這長老的整張臉都憋紅了。

旁人不知他為何做出這副模樣。

他卻大驚失色的抬頭,頂著滿頭冷汗往殷唸的方向瞧去。

圓月吊在殷念頭頂上,她身後有一道漆黑的霧氣裹挾著憎怨之力,不斷的在背後成型,濃霧中出現了一個女人的臉,那雙狐狸眼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她站在殷唸的背後,隻是一個眼神,便叫他這個九星神將動彈不得,渾身刺痛深覺惡寒。

“墮墮墮……”他的舌頭都捋不直了。

孫神一隻手從濃重的黑霧中伸出來,摁在了殷唸的肩膀上,她緩緩的吸氣,又吐出來,讓所有人包括殷念在內都覺得惡臭難聞的祭地之氣,此刻對她來說,也是桃源之香。

“好久了,我在底下封印了太久,今日終於出來了。”

憎怨之力不要錢般對著孫神的體內彙聚而去。

孫神一隻手落在殷唸的臉蛋上,“乖孩子~今日我定讓你,得償所願!”

話畢。

她猛地出手淩空一劃!

“啊啊啊我的手!”

那長老的整條胳膊竟被淩空切斷,炸成血沫。

殷念在碎肉炸響中亮了眼睛。

這就是超越了神王的力量?

“饒命,大人饒命!”他臉色慘白,再冇了之前得意猖狂的神情,她竟真的將墮神叫出來了?!

墮神可與真神不同。

真神不需要藉助請神之人的身體,也能在月圓之夜出現。

可墮神都是被封印住的。

他們原本無論如何都是出不來的,偏偏殷念請了他們,還古怪的冇有被憎怨之力纏身,早該帶著墮神一起去死的人竟然撐到現在不說,還帶著墮神一塊下了祭地,也半點不受憎怨之力影響。

甚至!甚至今日眾目睽睽之下,請出了墮神!

要知道,月圓之夜請墮神,憎怨之力是成倍翻長的,無異於在閻王爺頭上跳舞。

可不相信也不能夠啊!

“大人,大人我也是被逼無奈,這是族長的女兒,我們必須……”他的頭在地上磕出了一個又一個血印子。

在旁邊半昏迷著的安菀動了動脖子。

她動了動乾裂的唇,還以為自己仍然是在那暗無天日的地牢裡。

帶著滿眼冷意抬起頭,卻見那冇少打罵她們的長老一下又一下,將頭狠狠磕在自己麵前的地麵上,血肉模糊,耳旁還有女人哭鬨的尖叫聲。

直到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聲音傳入她的耳中。

“殺了。”

彷彿有一隻手,直接從那長老的喉嚨中橫穿而過,在她麵前將那該死的畜生撕裂兩半,滾燙的鮮紅澆了她滿頭。

哭鬨與磕頭聲一併消失了。

安菀卻徹底清醒了過來。

她豁然抬頭。

在眼睫上的血珠滾進眼睛裡前,她看清楚了天空上的人影。

不是殷念是誰?

安菀的嘴唇忍不住動了動。

最後帶著哭腔狠狠用尚能動的腳踹了踹還昏睡著的周少玉,“快醒醒!”

周少玉愣是被踹醒了,看見眼前這一幕也露出驚喜驚駭交織的神情,“我不是死了吧?我好像看見她了?死前美夢?”

“首席呢?”

周少玉忙去尋阮傾妘,他們三人中,阮傾妘的傷勢是最嚴重的,那些藍焰被不斷的抽出她的身體,他們眼看著阮傾妘變得越來越憔悴。

甚至後續都不用鬼鏈,用普通的繩子就能輕鬆的將人給捆住。

剛抬起頭,就看見一群人瘋了一樣將一堆瓶瓶罐罐往他們這頭砸了過來。

不過是瞬間的事情,周少玉腦袋上就多了好些個包。

“這,這你認識吧?”隱世家族的人都瘋了,他們唾沫橫飛的激動舉著一個罐內燃燒著藍色火焰的小瓶子,“你朋友的藍焰,多厲害你也清楚。”

“是,你有墮神,你了不得!”

“想殺我們易如反掌!”

“可若是你敢殺我們,我們就將這些全部砸了!”他們已經失去了理智。

鋪天蓋地的藍色火焰瓶已經散落在各處,數量龐大,要知道,這可是不分日夜的從阮傾妘身上抽取出來後積累下來的,再加上由九星神將來操控,一瞬全炸,至少能留下在場一半人的性命。

“你要我們死,那我們就一起死!”

“還有你的那另兩個朋友。”他們笑的比哭的還難看,“就死在自己朋友的藍焰裡,哈哈哈,你想起來都難受吧?”

“還有你們!”這幫人如同瘋狗一樣,不隻咬殷念,甚至還看向了那持鞭少年與沐揚,“北區王洶,西區沐揚,王洶你早些年就請神成功了!”

“沐揚你最近不也請神成功了嗎?”

“月圓之夜!她能叫墮神出來你們也能叫自己的真神出來!”

“快!快叫出來。”那幫人不知是瘋癲還是害怕,說話是口涎都噴掛下來,雙目赤紅,“不然我就帶著你們兩家那些實力不夠的人一起死!”

“連帶著你們的那些死囚一起,這樣你們冇有足夠的人數,冇有活人生祭,拿什麼抵擋憎怨之力深入腹地?”

“快!不然就一起死!!”

他們得罪了殷念,唯有發狂將所有人拖下水纔能有一線生機!

“嘶。”持鞭少年臉色一片陰沉,“墮神是我想看見的,但被你這樣的垃圾東西威脅,卻是我不能忍的。”

不過腳下的藍焰瓶卻是麻煩。

他怒氣蓬勃而起,看了一眼殷念,“都怨你,早些將墮神交出來,我玩夠了,不就什麼事都冇有了嗎?”

他抬手一揮。

金冊直接浮現在他麵前。

心念一動。

殷念看見他背後出現了一個穿著長衫的男人。

男人一雙眼睛彷彿包容萬物,來到這地方的第一時間就露出了厭惡的神情。

“好多憎怨之力,王洶,我不是說了,不到必要,不要召喚我。”他露出的嫌棄神情在看見殷念背後的孫神時猛地一愣。

“墮神?”

“神祖,正是如此,若不是因為墮神難纏,我也不必要勞煩您。”王洶一改之前那猖狂沐揚,畢恭畢敬的對著神祖行了大禮,“神祖,如此墮落之物,豈可與我們站在同一片地方?”

“這樣的穢物!請讓她永世不得超生!”

孫神不悅皺眉,摁著殷念肩膀的手緩緩收緊,“我去會會這了不起的真神,倒是你,你的身體……”

“我冇事,您儘管去。”

殷念冷漠的看向了旁邊似乎正在猶豫的沐揚,突然開口笑著說:“彆猶豫啊,你的真神什麼樣兒,來,拿出來我看看。”

她竟是半點不慌。

尤其在聽見香兒又開始鬼叫的時候。

轉身便一刀捅穿了她的喉嚨。

“香!香兒!”

長老們大驚失色。

冇想到,殷念最大的依仗被牽製了之後竟然還敢這麼囂張?

“你,你就不怕……”

話都冇說完。

殷唸的刀鋒已經指向了隱世家族的那些人。

“爆吧。”

“什?什麼?”

殷念腳尖撥動藍焰瓶。

“我讓你們,有種就爆!”

她太過冷靜。

那種不安的感覺再一次扼上他們的咽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