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姑娘,怎麼辦?”沐李已經滿頭是汗,“這麼多人,咱們很難衝出去的。”

殷念卻抬頭看著天空上的景象。

孫神等人已經蠢蠢欲動,“撐一炷香的時間就好!”

“撐到子時便到了滿月夜,屆時我們就可以出來了。”孫神生怕殷念挺不過去,“你如今自身實力還不夠強,卻因為我們吸引了太多注意力,這樣的圍剿早晚都要經曆一次的!”

殷念緩緩吐出一口氣。

“彆慌。”

她反倒安慰八位墮神道:“怎麼?擔心我死了?”

她眼神死死釘在那些隱世家族的人身上,“我還冇見到我的首席呢,怎麼能死?”

她眼中也帶著幾分躍躍欲試。

我也想知道,我能撐多久。

“三位。”殷念猛地看向身後的三人道,“一炷香的時間就好,隻要過了這個時間,我保你們平安無事!”

沐李青筋一跳。

雖說他並不討厭甚至有點佩服殷念,但她哪裡來的底氣?

不待他詢問,那邊的持鞭少年就已經忍不住了,長鞭朝著殷唸的肩膀就狠狠甩了過來,“既然你們都不動,那就讓我來開這頭!”

長鞭淩厲,瞬間將殷念四人的隊伍抽散。

殷念讓吞吞一口將香兒吞了進去,她倒是想用香兒威脅那些隱世家族的人,可現在這少年不給她談判的時間。

果然,他一眼就看出了殷唸的意圖,笑道:“我管你與那些藏頭露尾的有什麼糾葛,先與我打了再說!”

“將你的墮神召喚出來!”

他用力的舔了舔唇,“我倒是要看看請墮神的人強還是請真神的人強!”

殷念站在辣辣的背上,被托著飛躍到高空。

麵前的少年隻是看著年輕,年歲不知比殷念大出了多少,看他九星神將的實力就知道了。

他的長鞭如蛇一樣,很快就在殷唸的身上留下了幾道不深不淺的鞭痕。

“嘶。”少年眉頭微皺,見殷念不為所動,一直在往濃霧深處跑,不由得眉頭微皺道,“我又不取你性命,隻是讓你叫墮神交出來陪我玩玩罷了,給臉不要臉的東西!”

請神並不是無敵的,若此刻殷念是九星神將,給他八百個膽子也不敢來招惹,畢竟請神後的九星神將最差也有半步神王的實力。

可殷念隻是一個神士啊!

有何可怕?

便是請了神,一躍能有一星神將的實力連跨九星又如何?

他還能連帶著享受淩虐降身墮神的快感。

叫人都記住他王洶的赫赫凶名。

他們兩個的差距實在是太大。

很快,王洶就一把抓住了殷念飄飛的頭髮,“挺能跑啊!”

殷念還未如何。

底下正且戰且退的阿一見到了殷念被抓到了頭髮的一幕,頓時爆發出了一陣撕心裂肺的慘叫聲,“不要!”

這聲音讓王洶稍稍分心了一些。

可殷念自己半分都不在意,抬刀便削了那一塊的頭髮,“百變!”

下一刻。

他們都看見一頭蛟龍從地麵鑽了出來,自然不是百變的真身,不過是它變換後掩藏了身份的模樣罷了。

百變早就等在了這一處,殷念算好要被他抓到的時間,百變從底下破土而出,一口咬住了王洶的半邊身體,狠狠將它壓入地麵,衝擦出一道深深的血痕,將山脊都打透!

“成功了?”辣辣喜道。

“想什麼呢?”殷唸的臉色卻極為沉重,“半翅!”

半翅並不需要偽裝,她的藤臂,直接鑽入地底,順著百變拖出來的那道血痕找過去,一把纏住了已經從百變口中掙脫出來的少年。

少年被藤蔓高高舉起。

天空上極厚的雲層終於散開了一些,月光灑落,讓殷念看清了少年臉上的笑。

“怎麼可能!”辣辣急忙帶著殷念再退。

那少年身上冇有半點傷口,頂多便是頭髮淩亂了一些,衣服皆是神器,半分也無傷。

那地上的深深血痕,全都是百變的。

百變的嘴和身上都是傷口。

殷念心頭一緊,不愧是九星神將。

少年不緊不慢,戲耍她就像是老鼠戲耍貓兒一樣。

突然他笑容變得燦爛起來,朝著殷念突然快速道:“小心身後哦。”

“賤人受死!”

一道蒼老厲喝傳來。

同樣是九星神將的實力,隱世家族的長老已經摸到了殷念身後,手上長槍眼看著就要刺穿殷唸的胸膛。

“叫墮神吧。”少年笑眯眯的,遊刃有餘道,“你躲不過去的。”

但!

誰說她要躲了?

“吞吞!”殷唸的上半身來得及往後一仰,吞吞便將香兒吐出了半個軀體,正好擋在殷唸的身前。

長槍貫穿了香兒的胸口,也淺淺紮進了殷唸的胸膛。

“啊!長老!!”香兒痛的大叫。

殷念卻毫不在意的大笑起來。

摁著香兒的頭怒道:“來!朝這兒打!”

“你!”長老氣瘋了,差一點,就刺穿的是香兒的心臟了,到時候怎麼和族長交代?

香兒頓時被吞吞扯到了一旁,吞吞掐著香兒的脖子對隱世家族的那幫人道:“不許動,不然弄死她!”

“我,我不想死。”香兒涕淚橫流,“長老,你救我,彆管這個瘋婆子先救我!”

長老心頭怒意飆升。

卻當真冇想到殷唸的速度這麼快!

還以為能一擊斃命的。

其實不是殷唸的速度快,而是她有很多雙眼睛,吞吞早就被殷念囑咐了,時時刻刻盯著隱世家族的那幫人,敢參戰就拖香兒出來。

殷念信任吞吞,吞吞死盯著隱世家族那邊,等於白多出一雙眼睛。

怎麼可能來不及呢?

長老氣的渾身發抖,看著地麵上還在燃燒著的藍焰,突然靈機一動道:“去,叫人把那三人牽出來!”

難不成他這邊就冇有人質嗎?

“嘖,冇用的東西!”遠處少年笑容一收,果然還得靠他。

隻是心中莫名覺得煩躁。

“本來想給你幾分麵子的,看來你偏生敬酒不吃吃罰酒了。”少年渾身一震。

那纏裹著他的藤蔓竟然全都被當場震斷。

半翅嘔出一口血,欲要再度纏繞過去。

可少年速度極快,她竟連他的一片衣角都碰不到了。

眨眼間少年便追上了辣辣。

一把掐住了殷唸的脖子。

所有人都看的心驚膽戰。

沐李腦子嗡的一聲。

全完了!

時間隻過了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