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家兄妹這會兒也拎著法器衝出來。

周少柔見周圍這些傷痕累累的普通人一臉迷茫的樣子,頓時眼睛一瞪罵道:“若是你說交就交!那以後哪個修靈師還敢殺修邪師,五洲哪兒來的安寧!”

“要打就打,老不知羞的玩意兒,等本姑娘成了小神境,一定將你個老東西扒皮抽骨,拿老皮貼在本姑孃的尿桶子上,日日滋養你這二兩不到的臉皮,呸呸呸!”

邪千麵眼底戾氣橫生,抬手就是一掌,“撕了你這小丫頭的嘴,扒了你的衣服丟給我的弟子輪番享用時,你就知道什麼叫做你不能惹的人了!”

他怒極。

可週家家主硬生生擋下這一掌,自豪道:“不愧是我閨女,罵死他!動我閨女,征得老子同意了嗎?我閨女拿你滋尿那是看得起你!”

周家家主老驕傲了。

閨女隨他,有種!

周少柔還想罵呢,想拿漂亮姐姐過來抵槍?

問過她同意了嗎?

還是周少玉猛地扯了她一下,神情凝重的道:“你待在周家,你還冇到人靈境,我去外麵戰鬥。”一秒記住

天一洲還是有很多人甚至都冇有修煉到三重靈體的,那基本就等同於廢人了,完全冇有戰鬥力。

這種時候周少柔也冇嚷嚷著要出去,她出去那就是添亂。

立刻縮回了大門裡麵,“哥你小心,我會讓護衛們護好咱們周家的大門,家裡的老弱婦孺你不用擔心!”

周少玉笑著摸了摸妹妹的頭,壓下心底的不捨。

他拿著長槍的手心裡都是汗,但心底卻有難掩的激動湧上來。

戰鬥中突破纔是絕佳的機會,他周少玉從不是孬種。

周少玉拎著長槍就帶著一幫周家弟子衝了出去。

周少玉麵色沉重道:“在優先保證自己安全的前提下,再去救人!”

周家護衛們齊齊應道:“是!少爺!”

同一時間,五洲其他的大大小小的勢力全都放出了紅煙。

袁潔看著那滾滾而起的紅煙咬牙道:“若是其他四洲的人看見,一定會前來支援,大家可千萬要撐住啊。”

“師姐!”有人眼尖的看著那些紅煙竟然升到了那層金碗的屏障上就被堵住了,再也無法出去,“不行啊,紅煙出不去!”

袁潔死死的咬住了唇。

“師姐!”有弟子氣喘籲籲的衝了過來急忙道:“不行,整個天一州都被圍住了,大家出不去,我們被困住了!”

袁潔心猛地一沉。

天空頂上,老宗主帶著天一洲所有的小神境強者牽製住了邪千麵帶領的強大修邪師。

可底下仍舊有不少修邪師在肆意的屠殺,當場吸人精血的。

他們越殺越強,甚至已經紅了眼不管不顧的。

“不!”一位母親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白白嫩嫩的六月大的女兒被撕成了兩半,她聲嘶力竭的發出尖叫。

她的女兒,剛還在對她笑。

煉獄,屠殺,刺鼻的血腥味讓人難以接受。

袁潔拿出了自己的長劍,滿身煞氣的召集了所有的內門弟子,“隨我出去殺敵!”

她還看向了外門弟子,聲音凝重道:“這次的修邪師是有備而來,所有到了人靈境之上的外門弟子,來一半和我出去禦敵,剩下一半留守在宗門內!”

外麵的人,要救!

自己的家門,要守!

可就在袁潔這話落下之時,那些外門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然都往後退。

袁潔眼神一震,就聽見那些人低著頭輕聲說:“師姐,我,我實戰技術不行,我不去給你們拖後腿了。”

“我,我也是,我留下來守著咱們家門吧。”

“我也。”

“師姐我也……”

袁潔不敢置信的看著外門弟子裡竟然有九成的人都選擇後退。

那一刻,她的一顆心如墜冰窖。

外門弟子們也快哭了。

他們不敢,他們也不想出去。

“這就是你們的回答?”袁潔氣的雙手發抖。

幾個外門弟子正好是一星人靈境的實力,被袁潔陰冷的眼神一逼,再被外麵那哭喊聲一刺激,當眾就嚎啕大哭了起來,“我,我也不想的,為什麼要我去送死,我這樣的實力一定是去送死的,我不像死!”

“外麵那些人和我有什麼關係?為什麼一定要我們去救他們?”

“那個修邪師不是說了嗎?隻要把殷念交出去,就不和咱們計較……”

啪!

一聲脆響。

說最後那句話的弟子被袁潔一巴掌扇飛了出去,袁潔雙眼赤紅的盯著那人,喘氣質問:“那是不是有朝一日,我殺了的修邪師的長輩來,要求把我交出去,你也會把我推出去!”

那弟子傻眼了。

袁潔如墜冰窖。

她還以為,這些弟子是教導的回來的,卻冇想到。

袁潔心底一陣酸脹,“她殷念殺了那修邪師,無形之中救下了多少人你知道嗎?你又知道,你們這群人之所以能好好的在這裡享受這日複一日的太平,扯著盛山宗的虎皮過日子,就是因為我們盛山宗的內門弟子!”

“周家,上官家,乃至於封家那些最精銳的弟子,在外麵一直在追捕那些修邪師!”

“給我動動你們的腦子吧,為了一個殷念,能引得來這麼多的修邪師,她不過就是邪千麵的一個藉口,要挑事兒的藉口!邪千麵要殺的就是我們這些人,為所有死在我們劍下的修邪師報仇!”

“今日你們推出一個殷念,那那些還在戰在鬥的千千萬萬個‘殷念’也要被你們推出去嗎!”

“我讓你們出去戰鬥,不是要推你們去死,你們指望誰保護你們?其他家族的孩子們現在都在外麵浴血奮戰,這時候不互相幫助,你們等著修邪師放過你們嗎?”

袁潔這一次真的是失望透頂了。

她不欲多說,振臂一揮道:“誰與我出去殺敵!”

“我!”所有內門弟子齊齊上前一步,冇有遲疑,滿眼戰意!

“好!我盛山內門無孬種!”袁潔轉身,大步朝前邁去,“跟我走!”

身後的外門弟子裡,也有一些有血性的弟子,他們狠狠的朝著那些軟弱弟子瞪了一眼,跟著師兄師姐們一起走了。

雖年輕,可胸中一把火已經點燃!

剩下一群外門弟子咬著唇,看著他們昂揚的背影,覺得害怕又羞愧。

他們心中明白。

從這一刻起。

他們,與那些站出去的弟子,就明顯的有了一道分界線。

以後會是兩種完全不一樣的人生。

老宗主大笑了一聲,“不愧我盛山弟子,老夫之傲!”

至於那些外門弟子,從這一刻開始,老宗主就已經不再承認他們是盛山宗的弟子了。

無數大小勢力最頂尖的那批弟子們都拿著法器衝出來了,和袁潔他們彙合在一起,直奔煉獄而去!

天一洲!

全民抗戰!

而此刻,已經徹底消化完兩種靈術的殷念,猛地睜開了眼睛。

一瞬間,靈力呼嘯而止。

五星修靈師!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