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李臉色通紅,握著果子的手很是用力。

他看了一眼殷念。

人家不知比他年輕多少,竟還要被自己的小輩教導,偏她說的都是對的,更讓他覺得無地自容。

殷念纔不管這些。

說完就去欣賞沐家畜生那五彩斑斕的臉了。

沐家主氣的就要對殷念動手,不死姥姥將殷念往後一拉。

卻不料南區那邊的天壑先亮了起來。

“天呢!”周圍再也按捺不住發出了一片驚呼,“四門同開?這是……這是要死祭了?可還冇到時間吧?”

死祭?

殷念下意識抬頭看向元辛碎。

一道聲音卻橫插進來,這聲音冰冷粗糙,根本聽不出男女老少,傳入耳中隻有一個感覺。

難聽!

“不錯,真是死祭,你們西區的可要好生感謝東區神尊。”冇想到,這一把難聽的聲音背後竟是一位極為美豔的婦人,婦人與其他三人不一樣,她是橫躺在一隻巨大的毒蠍子上的,背後同樣跟著一群神王,“本來吧,四門每次開啟後就要百年時間來納靈才能再次開啟。”

“可架不住東區神尊心急呢。”

她笑著看向了元辛碎,“竟然巴巴的給我們送來了無數珍寶,說讓我們用這些來提前給四門補充靈力,以陣推門。”

“啊,當然。”她看向沐家主,“沐家主這邊肯定是冇有的,畢竟西區這般強大,不需要這三瓜兩棗的,而三門已開,最後一門是必須開的,不然你們的西門就會不斷的吸收西區本源靈力,到時候豈不是傷了你西區根基?”

鳳家主同樣神情難看,他衝著南區那女人道:“蠍神女得了便宜還賣乖的這一套做的可真是一年比一年好。”

這三人簡直蛇鼠一窩!

不是,元辛碎是瘋了嗎?他出錢出力去幫其他兩區開門?圖什麼啊?

這幾乎是所有人的疑問。

東區自己的人都不明白。

而沐家幾乎是下意識的就想到了殷念,難不成?

就在這時,元辛碎才慢慢的開口:“你們眼線不少,想來也知道,我生來便有的功法大成,情絲儘斷,我心情好,我東區也需要再添些新鮮的神王血液,等不到二十年後,你們有什麼意見麼?”

東區的人聽見這話頓時恍然大悟,先是狂喜,後又擔憂。

神尊怕是馬上就要突破成為真神了,可他們東區人少……隻有一個神王啊,真神是厲害,可真神隻有月圓之夜能出手,天道製約可不是開玩笑的。

偏生他們僅靠著一個神王能存活,是因為元辛碎比任何神王都要強,甚至實力是直逼真神的,往日有他鎮守著才勉強讓東區能有喘息之機。

可若是再不快點出現接班的神王,怕是……

有人歡喜,有人愁。

不死姥姥戳了戳金不換小聲道:“看見冇,這纔是真正的理由。”

金不換覺得哪裡好像不太對,又說不通,但小姑娘聽見這話莫不會覺得傷心吧?

他安慰的拍拍殷唸的肩膀,見她麵色難看忍不住歎了一聲。

可誰都不知道,殷念臉色難看,是因為她用自己的眼睛看見了差距。

東區隻有元辛碎一個人,而其他區都有許多神王。

一個人對一群人,要強到什麼地步才能護住這麼大的一區?

東區那些人是覺得躲在元辛碎的保護傘下就能萬事無憂了嗎?怎麼一個能打的都冇有?莫不成都殘廢了?不能修煉?

元辛碎一人高坐神台,在東區那些人眼中是保護神,是不可撼動的最強者。

可是殷念知道他睡覺都要人陪,不喜歡一個人呆著,像條尾巴似的跟著她,最怕孤單,喜歡看話本子,甚至看不得悲話本,隻看闔家團圓的,是個活生生的人而不是無慾無求的神。

“好機會啊念念!”不死姥姥一把推開長籲短歎的金不換,“現在哪兒有功夫兒女情長呢?隻知道兒女情長的都是一幫心心念念談情說愛的小傻蛋,死祭,你彆聽這稱呼可怕,但卻是求著進去都難的一個地方。”

“死的都是一幫蠢貨,你肯定不是蠢貨,而且你還有墮神護著!”

殷念勉強將自己的目光從元辛碎身上抽離開。

“什麼地方?”她問道。

姥姥激動不已,“真神埋骨之地,你莫不是以為真神就不死不滅了吧?真神除了那些變成墮神的,還有便是真正身死道消的,這些人冇有墮落,但真神之間並不是不會爭鬥,你看東區原先也是有真神的,可都被另外三區的真神屠殺完了。”

“那些真神是死了,可他們的傳承卻還在,保不齊就能得到一份傳承,有那傳承,纔有突破真神的希望,你莫不是以為修煉到真神和我們平常修煉一樣吧?那不然我不早成真神了?”

不死姥姥激動道,“你如今還用不上,若是真的,真的能拿到一份傳承,我不求你送與我,隻給我看一眼就行!”

誰不想成為真神呢?

雖然限製多,但也是真的強大,能活的更久。

“我們進不去,但你可以進去,裡頭是九死一生,那地方怨氣重煞氣也重,所以百年一次需要用活人血去鎮暖,本來都是投些重犯進去送死,可誰想到有一位重犯竟然誤打誤撞拿到了傳承,一躍成為瞭如今的真神。”

不死姥姥唏噓的很,“大家才知道那恐怖的地方還有這等際遇,這才從人人不想去都變成了搶著去。”

殷念點頭。

“那重犯運氣可真好。”她感慨道。

“可不是?”不死姥姥帶著幾分羨慕道,“聽說是隻長著十條尾巴的貓兒。”

殷念:“……”

與此同時,元辛碎眼尾餘光一直在掃殷念,見殷念聽見他說的那些話後臉色變得無比陰沉,頓時抿唇緊了唇。

那些原本開的旺盛的黑花都喪喪的垂下頭,自閉了起來。

偏生秘境光團還出聲道:“你真要成真神了?神台裡那幫子真神都要嚇死了吧?”

“主人?你咋不出聲呢?”

“主人???”

“閉嘴!”元辛碎的聲音格外冰冷,讓光團瞬間就安靜了。

過了好一會兒,它才試探著問:“四門開了,您,您不高興?還有哪裡不滿意的?您的心上人殷念也能進死祭拿傳承啊。”

元辛碎憋了好半天才憋出四個字,“她不知道。”

光團:“不知道啥?”

“不知道我為什麼開四門的原因!”元辛碎聲音僵硬,說出這句話後又透著幾分憋屈,“會誤會的。”

光團:“……您,您為啥來啊?不是為了開死祭?”

元辛碎再不開口了。

光團想到了金不換那擠眉弄眼的樣子,還有不死姥姥一口一個談情說愛小傻蛋的話,突然悟了,不敢置信的問:“您,您不會是為了看她一眼吧?”

誰料元辛碎瞬間掐住了它的命脈,氣急敗壞道。

“我不是!”

“我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