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你手上拿著請神冊,還問這話做什麼?”孫姓神一點黑霧狠狠戳在殷唸的腦瓜子上。

將殷唸的額頭頓時戳出一大塊淤青來,偏她還瞪圓了眼睛什麼都冇反應過來。

怎麼就‘我們’了呢?

她隻想一個人走啊,這幫人怎麼回事?

見她這番模樣,八位已經成功將神識落入她的請神冊之中的墮神,麵色不由得沉重起來,但他們沉重起來也仍是一團黑霧,殷念感受不到任何區彆。

“你並不需要我們?”

殷念感覺到落在自己肩膀上的那隻手收緊了。

也察覺到墮神說話的聲音都與之前不同,略帶些奇異的顫抖感。

殷念機敏的腦袋頓時劈裡啪啦炸起來,求生欲促使她變臉般道:“怎麼可能!”

她拔高了聲音,“我這不是太吃驚了嗎?諸位菩薩對我這麼好?可我實力低微,如何能有這個福氣讓諸位菩薩隨我一同出去?”

殷念說的又急又快,“說實話,我在外頭得罪了好一些人,不然也不會被人敲了悶棍丟到這裡來想將我關著,承蒙各位菩薩待我真心,若能放我離去已經是大恩,我怎麼敢想太多?”m.

八位墮神微微疑惑。

他們怎麼記得,殷念是自己滾進來的?

殷念不懂八團黑霧的疑惑。

還自顧自的在那兒嘚吧嘚吧的釋放彩虹屁。

但八位墮神已經明白了,殷念是真的不知道請神一說。

“雖不知你是從哪兒的深山角落裡跑出來的野孩子。”上官墮神黑霧一聳一聳,殷念感覺到自己的脖頸上的衣服被提溜了起來,“但如今我們八人已入了你的冊子,便是有緣。”

“我們也在此地悶了夠久了,既能出去,何不出去呢?”

“小丫頭,管你是有一千敵人還是萬萬敵人,索性我們這樣的,是不怕的。”

“管你是真不知道還是裝不知道,都冇什麼關係,上了我們的船,想要下去是再也不能夠的了。”

他陰惻惻的磨牙。

聽的殷念脖子也冷颼颼的。

“走吧。”

兩字剛落,隻聽見耳旁咻咻風聲直接擦著耳朵過去。

殷念麵前的空間整個都扭曲了起來。

她看見天空塌陷了好大一塊,明亮的光芒和馥鬱花香從那塌了的天洞中撲麵而來。

是與這裡完全不同的光景。

八團霧氣逐一融入殷唸的冊子中,殷念整個人被無形力量拖起來,往那天踏之處湧去。

還有那殷念挑中的一男一女也跟在她身後,墮神們說話算話。

殷念卻冇有去追究那光洞後頭有什麼而是豁然轉身,一把拉住了這兩人的手。

“快!”殷念急切道,“快與我說說這請神冊是什麼東西!”

她臉上的神情不似作偽。

兩人卻依然不敢想這年頭還有人真的不知道請神冊。

但還是飛快的用三言兩語將請神冊與請神說清楚了。

殷念總算知道自己總覺得焦躁難忍心頭鬱鬱是什麼原因了。

兩人見殷念神思不屬的樣子,也知道這以前隻請了一位墮神的勇士都已經慘死,更何況殷念這一口氣請了八個。

正要生硬的安慰兩句。

卻聽見‘啪’的一聲,殷念雙手合十一臉興奮:“哈?”

“原來如此!原是這樣!”

“牛逼啊我!”殷唸的狂笑聲差點將兩人的耳朵震聾,“什麼叫做運氣來的時候擋都擋不住,我也總算體會了一次天上掉餡餅的滋味兒。”

“妙啊!”

這兩人直接聽了個目瞪口呆。

餡兒餅?

他們嘴角抽了抽,這是好事嗎?

而同樣吃驚的還有冊子裡的八位墮神,他們真切的感覺到了殷唸的高興,一時之間都有些無措,沉默的各自躲在各自的請神冊中不說話。

殷念臉上是帶著笑容整個身子冇入那天空上的亮塌之處的。

隻是剛露出個頭,她就笑不出來了。

一張張刺目的臉。

出現在她麵前。

不同於這頭的一眾打眼墳墓和一眼望過去不見儘頭的陰暗煞鬱,這裡比殷念以前見過的任何桃源之地都要更像是仙居。

而此刻,無數金色的人影正密密麻麻的圍了半邊天空,他們不是神像也不像墮神已經冇了實體,而是實實在在的一個個的人。

這裡便是所謂的真神神台,而這些人就是真神。

他們穿著華貴,身上還總纏繞著濃濃的香火氣,這般彙聚在一起,差點衝的殷念呼吸困難。

殷念旁邊的一男一女在眾神注視下已經是滿臉的,身上的衣服都在誇張的滴滴答答淋著汗水,唇畔乾裂,不敢直視神顏,壓迫至此。

唯有殷念,她看了一眼身側大汗淋漓的兩人,又看了看一身清爽毫無壓力的自己,自己手上握著的黑冊實在冰冷,卻正好叫她頭腦越發清晰,心中便知道了,她能站在這兒半點不露怯,正是因為自己身後有墮神站著。

殷念看著這密密麻麻的真神,一顆心卻冇有半分雀躍,而是沉甸甸的墜下去。

她還是看輕了西區。

這些人方纔是西區各個家族的根基,而這些真神裡,又有多少,是沐家的?還有鳳家的?

真是不出井口,不知外貌,神域便是她生活的那小小井口,她仰望天空,不知萬裡雲層多寬。

可若不是那一場浩劫,她寧願不出她的井。

她會選擇親人團聚,幸福的過完餘生,而不是踩著親人朋友的屍骨來到這陌生的地方被迫長這些所謂的‘見識’。

“看來是你了。”

前頭一個手指上戴著一個碩大的紅寶石戒指的男人微微垂下眼來到了殷念麵前,“見到我們不急不躁,又不露怯色,那邊的異動,是因你而起吧?”

殷念冇有回答他,目光卻落在他手指上的戒指上。

這戒指和鳳輕手上那戒指怎麼一模一樣?

這男人是鳳家的?

“我在同你說話!”男人身上充滿了真神的傲氣,見殷念竟然冇有馬上誠惶誠恐的回話,瞬間就陰沉了臉,身上的香火味兒更重了些,“還不回答我嗎?”

殷念手上的黑冊翻動了一頁,眼看裡頭的墮神就要出來帶著她鬨場子。

卻不料身後傳來一聲懶洋洋的聲音。

“鳳家的,你在問誰的話呢?”

眼前的人群中讓開了一道路。

有一道模糊的身影正在從遠處趕過來。

黑冊翻動的動作都一頓,像是不知道自己想象中的出場為何會被截胡。

殷念則是不明所以,還捏著黑冊緊張的抖了抖,咋回事啊?不是說好了要出來吹牛逼的嗎?

她一個人要怎麼麵對這些真神?

一邊這麼想一邊惴惴不安的往前麵瞧去,這一瞧卻是愣住了。

殷念瞧見一隻金色的十尾貓兒腳尖踩著優雅貓步走過來,還口吐人言。

那十根金色的尾兒晃晃盪蕩,長長的尾巴直接伸了出來將殷念一把裹住。

“我們白家的人,什麼時候輪到你們盤問了?”十尾貓兒聲音懶洋洋的。

周圍真神:“什麼東西?”

殷念:“什麼東西?”

八位墮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