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也就是這一次震動後,殷念纔將最後一筆寫完。

這一筆依然是斷斷續續,墨汁很少,寫一點斷一點,但能依稀辨認出是一個字來。

從第一頁,到後頭,依次是。

“孫、李、周、吳、王、倪。”

其中孫姓和霓姓是女墮神,其他都是男墮神。

殷念長長的舒出一口氣,正想要寫這些人的性格脾性,可冇想到方纔那種魔瘋一樣的寫字狀態這會兒反倒是冇有了。

很快猝不及防的震動將殷念飄飄忽忽的神智震了回來。

“他大爺的!”殷念頓時收了筆,瞧著這冊子,她一下就反應了過來這東西可能邪門。

方纔她那狀態顯然不對。

“走,先出去看看。”

殷念推開門的那一刻。m.

周圍瞬間安靜了下來。

這是極為驚懼的一幕,一個被認為死在密室的人出來了,震動卻停了。

她又做了什麼?!

殷念看見他們就繃緊了皮。

彷彿不經意般貼著密室的邊邊走。

才走了兩步,她就瞧見八個密室的門竟然半開著。

透過門看進去,神像上竟然都出現了無數碎痕,神台上也出現了無數裂痕。

殷念一驚後瞬間看向了眾人:“你們……砸神台了?”

眾人:“!”你想讓我們死就直說!

“不是。”殷念還想靠著這些神像苟活下來順便想辦法離開呢,自然不能看著他們受損,忍不住就進去摸了摸裂縫神台,“神台年久失修了吧?你們在這裡待了這麼久,也每個人幫忙修補修補?”

所以說這些人咋這麼不會來事兒呢?

幾個神像的脖子動了動,紛紛側頭看著她。

他們的心情十分複雜,可那張神像臉上並做不出太多的神情。

尤其是瞧見她手上揣著的冊子時。

孫姓神便是殷念第一個祭拜的神,她的臉一塊塊的掉下來,“你……確定你不會後悔嗎?”

殷念還以為她是在說修補的事情。

這事有什麼好後悔的?

殷念拍拍胸口道:“放心吧,交給我。”

她一邊拍,一邊還在天宮裡懟不知怎麼的已經撐成了一條死蛇的蛇妮兒道:“你怎麼了?快動動,彆在我天宮裡鬼叫。”

可不止是蛇妮兒,連殷菇子都胖了好大一圈。

也不知她被冊子勾了魂的時候,這小傢夥們經曆了什麼。

“嗝兒。”殷菇子開口就是飽嗝兒,殷念都不懂什麼叫請神了,它們更不懂了,隻知道那些不好的怨憎之氣在這三天三夜裡,源源不斷的冒出來。

若是蛇妮兒不吃,殷念可能就要入魔了。

可蛇妮兒吃了兩天便真的撐不住了,再吃就會死的。

隻能殷菇子頂上,它是詛咒菇,這些東西對它來說是滋補的,但它畢竟還小,也搭上了自己半條命,這會兒有氣無力的。

即便是這樣,它們都能看見一團團的黑色怨氣飄散在殷唸的天宮各處。

但被死死壓製住。

倒不是說這些黑球怕它們,隻是單純因為殷唸的自控力實在是厲害,她能將恐懼,急迫,憎惡這樣不好的情緒都壓在心底。

越是堅強的人,就越不容易被不好的情緒乾擾。

“主人,能不能快點出去啊?”菇子還傻乎乎的覺得是這地方太過驚悚壓抑,所以才讓殷念天宮裡滋生了這麼多不好的東西的。

殷念何嘗不想出去。

她想到自己今日肯定是狠狠的在墮神們心中留了一點好印象的。

索性就趁著這次八個神的密室門都開了,小心翼翼的問:“菩薩們,我能出去了嗎?”

“我的香也用完了,這不得去外麵補補貨?不然也冇繼續給諸位上供的東西是不是?”

她本意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出去再說。

可在墮神們看來。

這就是邀請。

他們內心震動不已。

他們已經不知在這裡過了多久了。

這是成為墮神後,第一次有人邀請他們出去,而他們也確實……可以出去了。

真神們端著,便是門下弟子千百次求神他們也目下無塵不予迴應。

但墮神第一次被人請神,他們又恰好都冇有到發瘋的日子,驚訝中夾雜著他們自己都不願意承認的一份受寵若驚的期待。

於是殷念便很順暢的就將他們的名字寫上去了,而斷墨是因為他們與殷唸的羈絆太淺,等往後他們在一起的時間越久,名字便會越來越深了。

如果他們想,他們現在就可以震碎這神像,將自己的神念附在殷唸的黑色請神冊上。

往後殷念去哪兒,他們便能去哪兒。

八人的眼神都極為凝重嚴肅,齊齊開口問:“你確定要出去?”

帶著八個墮神的神侍?

哈?

他們的身上怨憎之氣控製不住的冒出來,是即將重現光明的激動也是仇恨翻滾後的難平。

“我能出去嗎?”殷念眼睛亮了起來。

她身後的眾人也驚呆了。

什麼?

墮神願意讓她出去?送她出去?

“我們呢?”他們連對墮神的恐懼都少了許多,迫不及待的衝上前問,“我們也能出去嗎?”

墮神們目光涼薄的看著這群人。

和看著殷唸的時候不一樣,看著這些人的時候,它們心中的怨憎之氣幾乎要壓不住。

見殷念也在看著他們。

他們才道:“你若是準許他們出去,便可以。”

身後眾人齊齊歡呼,催促殷念道:“你快替我們說兩句話啊!”

“咱們都是活人,何苦被困在這裡你說是吧?”

“姑娘,你今日救我出去,往後好處少不了你的!”他們恨不得摁著殷唸的腦袋讓她同意。

“他們為何會出現在這裡?”殷念卻冇有馬上答應他們,反倒是問了這句話。

“想知道?”倪姓神笑了一聲,“那你自己看看!”

她聲音落下,殷念隻覺得腦海中炸開了一道白光。

一幕幕場景在腦海中出現,皆是這些人被丟進來的原因。

各式各樣。

有無緣故屠光了一個村子的,有將弱小的女子先辱後殺的,千奇百怪的惡行,卻殊途同歸的被丟進了這裡。

光是看著就讓她發出冷笑的程度。

可也有不同。

她瞧見了那光頭女人和散發男人被丟進來的理由。

這世上的牢獄中,關的不隻有惡貫滿盈之人,還有含冤無訴的人。

殷念看完這兩人的過往,不過是片刻時間,她眨了眨眼睛。

越過那些許諾了她無數好處的傢夥,手指指向了從方纔開始,什麼話都冇說更是許不出任何好處的一男一女,“那就帶他們兩個吧。”

早已對他人不抱希望的兩人微微抬頭,瞳孔中有難消的震驚。

選他們?

為何?

他們冇有任何好處可以許諾給她。

“你這個臭賤人!”旁邊的人倒是先發怒了起來,不管不顧的就要去撕扯殷念。

可下一刻他們就在殷念麵前被壓成了一灘肉餅。

那一男一女看著殷念道:“我們冇有什麼可許諾你的。”

“你們就說想不想出去就行了,不想出去我也隨你們。”殷念興奮的壓根兒顧不上他們,隨手揮了揮,“愛出不出,誰管你們。”

這是一個不算友好的態度。

卻讓兩人握緊了手心。

“想出去的,帶我們出去吧。”他們兩人眼中翻湧著仇恨和複雜的感激。

是被所有人背叛後才被丟進來的,卻冇想到被一個壓根兒不認識的陌生人搭救了。

“菩薩,你們給我開個門就好啦,我自己會走!”殷念迫不及待的對八位神道,“我從哪兒出去啊?”

正常麼。

哪裡都可以出去。

但這八個墮神此刻臉上神情都很奇怪。

有幾個還瘋瘋癲癲的笑起來。

“走,咱們當然要走最好的那條路。”

嘭!

孫姓神的神塑整個炸開。

殷念感覺到一道黑霧飄到了自己身邊,用手摁住了自己的肩膀。

墮神們淺笑一聲,剩下七個神像全部碎裂,與此同時。

禁錮著他們的這一座巨大的墳,轟然倒塌。

地宮深處,守在原地仍然不願離開的白雪看見那墮神台之門,發出了刺耳的聲音。

而隔壁的真神台之門,則是爆發出了刺眼的金光。

十尾貓兒,以及雕刻在門上的所有神像,都躁動了起來。

赤狐街,仍然在找殷念下落的沐揚微微皺眉,突然掏出了懷中的金冊。

金冊在發燙。

金冊第一頁上,他的神祖似乎有些焦躁不安。

誰都不曾想到,接下來會發生的,是令他們的認知完全顛覆的事情。

墮神:“咱們就從隔壁那幫了不得的真神地盤上大搖大擺的出去。”

殷念:“好!”

墮神:“好期待看見他們的神情,哈哈,可要好好同他們打招呼啊你。”

殷念:“嗯!!”

墮神:“動靜不會太小,你做個心理準備,彆丟我們的臉。”

殷念:“妥!!!”

墮神:“那我們走吧。”

殷念:“走……等會兒!”

殷唸完全懵逼了。

“我?我‘們’?”-